伊沙 ◎ 新作(2017年12月)之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伊沙 ⊙ 伊沙武器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伊沙 ◎ 新作(2017年12月)之二 (阅读1715次)



截句集《点射》
 
 
哦,我的青春偶像
迭戈•马拉多纳
被岁月无情的杀猪刀
砍成了跳广场舞的
马大妈
 
 
 
不要有意无意
把口语诗称作"口水诗"
丢的是说者的脸
你有几张脸可丢
 
 
 
写作中最小的优势
是语文的优势
诗歌中最小的优势
是写作的优势
 
 
 
你知道
你好我好他好她好
的结果是什么吗
——我自己坏
 
 
 
有些屁
都不是屁股
能放出来的
空对空
 
 
 
我所关心的永远是
咬合力与胃酸
是否最强
而不是王的光环
与虚名
 
 
 
我最近欣赏的
一个装置+雕塑是
两辆车叉在一起
两个人扭在一起
在冬日的街头
仿佛被冻住了
 
 
 
兀自挺进
伟大诗歌王国的
秘境
 
 
 
我们这一代中国人的艰难
生于马里亚纳海沟的沟底
前半生的努力
只是不断上游
力争浮出海面
 
 
 
鬣狗:草原上
奔跑的活棺材
 
 
 
鬣狗是在与豹子
分享一头羚羊时
看扁了对方的
与自己正相反
它先拣软的吃
 
 
 
大陆有个参会王
台湾有个办会狂
 
 
 
中国的诗歌翻译家
怎么长得都像
抗日神剧中的
翻译官
 
 
 
感谢伟大的
活性的现代汉语
(小名叫"口语")
让这样的表达存在:
"正经写诗的"
 
 
 
新译布考斯基
好多诗都有种
译过之感
事实上并没有
 
 
 
 
中国人崇拜的狼
在鬣狗面前
好娇小啊
中国人的新宠藏獒
在鬣狗面前
不过是一团乱毛
 
 
 
是谁在语言上
追赶上了世界
除了口语诗人还能有谁
是谁在意识上
追赶上了世界
除了先锋诗人还会有谁
 
 
 
官方诗人与民间诗人的区别
就是戴牌子的家养宠物与野生动物的区别
学院诗人与民间诗人的区别
就是戴眼镜的家养宠物与野生动物的区别
 
 
 
啥是川渝人
吃柚子的时候
像吃肉
 
 
 
父亲的口音
是带武汉味的重庆话
他偶尔会说普通话(川普)
我估计他这辈子得罪的人
至少一半是在他说普通话时
得罪的——因为语气太过生硬
 
 
 
坏诗令人难堪
 
 
 
佳篇千言成
坏诗一语陷
 
 
 
每次经过
裤带面门口
吃不吃另说
我都要暗摸一下
腰间的皮带
 
 
 
他在一年前开私窗问我:
"《新诗典》怎么投稿?"
一年后又问了一遍
这一年中《新诗典》
又新增了一百位"新人"
 
 
 
梅西出场
延缓了
我一首诗的写作
 
 
 
只有鬣狗说:
"我生吃你!"
不是说着玩
 
 
 
硬汉怕软
与海明威相似
布考斯基怕的东西
用中文描述更形象
江郎才尽
 
 
 
惟独写诗
不能"进入角色"
 
 
 
我第一时间的担心
面对诗他并不敬畏
一只海子鹰
就可以藐视天下吗
这是中毒后的幻觉
 
 
 
有人写诗
自带吉他
是为丑角
 
 
 
金斯堡打着手鼓
开始朗读
我掉头而去
 
 
 
在你长城的毎一块砖头上都刻上诗
 
 
 
什么是"历史感"
滴滴打车平台显示
今晨载我的司机
两周前曾载过我
 
 
 
未尝冻哭于冬夜的人
不足以语人生
 
 
 
只有在北方的严冬
呆过的人才会知道
在臭哄哄的温暖
与赤条条的寒冷之间
不存在选择
 
 
 
烂好人坚信
撸奖跑不来
 
 
 
坏人死了
你才发现
他有那么多朋友
貌似都是好人
 
 
 
鲜活的例子
在归来者中涌现
昨日朦胧或晦涩的诗人
一旦写明白
便暴露了鸡汤作者的本质
 
 
 
对抗式写作
是掩盖思想苍白的
最佳方式
 
 
 
被遮蔽的诗人
天然地热爱着
遮蔽他们的人的诗
对同样被遮蔽的诗人
由衷地瞧不起
 
 
 
现在
我逮空就打盹儿的时间
是过去用来读书的时间
 
 
 
与西安违合与长安大合之诗人——我!
 
 
 
新诗教育多么强大
诗人们不断露出马脚
 
 
 
每次在街头吃早餐
都会想起黄海讲的
一个诗人的父母
卖了一辈子早餐
九点睡觉三点起床
最终双双死于胃癌
 
 
 
讴歌真善美
让人想去死的诗
是最末流的
直面假丑恶
让人好好活的诗
是超一流的
 
 
 
端与装
当然是不好的
但在黑白颠倒的中国诗坛
却是有必要的
 
 
 
我在奔赴伟大的途中
(这是毫无疑问的)
要更加甘于平凡
无惧磨难
 
 
 
只有我
能够从你们的诗中
看出你们确实是
毛泽东的红孩子
 
 
 
我近期的喉咙
像结满冰挂的
壶口瀑布
 
 
 
在医生口中
老舞棍的膝盖
是一个掌故
 
 
 
近期有两句话
自行跃入我的脑中
一句是严力廿年前说的:
"你不要停下来等任何人"
一句是我十多年前说的:
"诗最终拚的是人"
 
 
 
作为译者
我未来的罪名恐怕是:
"拔高了原作者"
 
 
 
由于你不够高大
所以有必要成为
巨人
 
 
 
译布考斯基时
总能感觉到他对
美国诗人、美国诗坛
美国文学史的瞧不起
他有这个资格
 
 
 
 
不管你是谁
只要当垃圾搬运工
我就把你请进垃圾站
 
 
 
狮子、豹子
都是天生的人道主义杀手
先咬断猎物喉管以毙其命再吃
他们有时候想跟鬣狗学生猛玩生吃
掏肛的动作往往笨拙可笑
就像传统派模仿先锋派
 
 
 
蛇要无毒了
也就是
一条裤腰带
 
 
 
被诗坛打造成人物
从此活得像表演
写诗成做秀
 
 
 
把所有硬件
都打造成最佳
然后看他们怎么说
他们怎么说还重要吗
 
 
 
摇滚是血液里的奔流
不是动静很大的响器
口语同理
不是技术上的口语化
 
 
 
宅未写好
行何以好
 
 
 
别跟鬣狗讲人道
便于掏肛的位置
被同伴占去了
它就生啃野牛脸
 
 
 
"肚子很快就饿了"
此句是王家卫
《东邪西毒》的台词
写出了鬣狗的灵魂宣言
 
 
 
发起进攻前
鬣狗又做不好意思状
垂头啃把草
装作吃素的
 
 
 
两头野牛争斗
牛角叉在一起无法分开
半小时后只剩一头野牛
低头向一架牛排
和一群鬣狗
鞠躬致敬
 
 
 
在中国
真正骄傲的
就是口语鹰派诗人
他们根本不关心
书面语诗人的死活
反之则不然
 
 
 
你也曾踏入歧途
便更知正道之可贵
你也曾写不出来
便更知诗如泉涌万金不换
 
 
 
诗,生活抑或生命的喘息
 
 
 
同行们
我们为诗歌与母语
所做的一切贡献
不该得到国家的奖赏
没人亏欠我们什么
 
 
 
西方人玩猫腻
更猥琐
他们在抽签(球)时
用温度不一的
塑料球
 
 
 
若以《诗经》分类
西方诗的传统是"颂"
毎一代先锋(史称大师)
都是将其朝"风"的方向
狠狠拉上一把
 
 
 
如果比西方人写得粗
我们就没有任何出路
 
 
 
灵感失
求诸人群
 
 
 
不懂国情者
不是国民也
 
 
 
擦肩而过
是一种错觉
其实相差
十万八千里
 
 
 
护士与治愈病人
的道别很酷:
"再见再见
再也别见!"
 
 
 
大多数人
都会低估
人生赌局
需要下注的
筹码
 
 
 
我所目击的真相是
荣誉的巅峰比
创作的巅峰
延后十年出现
走衰也有十年
时间差
 
 
 
野狗兴奋地发现了
一具大象尸体
刚要下嘴
从象肚子里出溜下来
一只鬣狗
草原三哥对二哥服透了
 
 
 
东施效颦
狮子学鬣狗掏肛
把头钻到死去母象的屄里
拔不出来
四蹄乱蹬
直到不蹬
 
 
 
准备上网课
找不到工作服
问妻:"我西服呢?"
答曰:"在网上挂着呢"
 
 
 
蜜獾追着狮子咬
狮子一脸迷茫:
"咱们非洲杯
不分轻重量级了?"
 
 
 
两条鬣狗
叼起一架牛骨
像扯起一条横幅
 
 
 
经常穿城而过的人
一定更热爱
这座城市
或者更恨
 
 
 
每次回到
我打小长大的街区
都有一丝难言的惶恐
 
 
 
背弃出身者
如断线的风筝
沉缅出身者
如被铁链拴住的狗
 
 
 
诗人
当是民族
乃至人类的
痛神经
 
 
 
诗人
是最无资格
玩老庄哲学的
但吊诡的是
假装玩这套的人
在诗坛混得最好
 
 
 
不知这一条
能动员多少人从业
诗人貎似比社会人
年轻十岁
 
 
 
有些当年的所谓"校园诗人"
其实连这个称号都配不上
他们是文学社长诗社社长
是学生会主席的部下
 
 
 
只有当流行诗人死去时
他们才会有所反应
以表明自己是关注诗的
 
 
 
垃圾派、废话帮、文艺范
其实和知识分子一样
都是概念主义者
全都是我厌恶的
 
 
 
铁丝上的一挂腊肉
提醒我:人类
就是用这种鬼把戏
自欺欺人:我不是
食腐动物
 
 
 
在茫茫黑夜中
坠落在大地上的繁星
是动物们饥饿的眼睛
 
 
 
他原本不该拥有
那么多读者
因为还不至于那么low
但自打被叫做"乡愁诗人"
两岸人民全都读懂了
 
 
 
中国大陆学界与读者之轻贱
从来都信奉"外来的和尚好念经"
从港台到海龟到国外
 
 
 
文人趣味
腐朽起点
代代相传
世袭罔替
 
 
 
以诗之名
玩过家家
也是一道
自挖陷阱
 
 
 
"⋯⋯都是梦破碎的声音"
哎呀,酸掉我大牙
不好意思:这就是我的青春偶像北岛
现在,我走在少年时代跑步的道路上
我庆幸年少时所有的梦
在实现或破灭之前都被置换掉了
 
 
 
中国诗人
最大弱点
正在于浅
去掉对立面
他们会更浅
 
 
 
不喜她的诗
是因为总让我想起
校广播站的播音员
 
 
 
在比你写得坏的人中
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在比你写得好的人中
你说什么都是错的
 
 
 
南方的诗人
在冬天里晒的照片
显然更有冬意
一个个穿得
窝里窝囊的
 
 
 
小时候生病
最大的快乐
是可以不上学了
但又被不能出去玩
抵销了
 
 
 
一个只能涌现
诗人、歌手、摄影家
的学校不能算好中学
正如只能拿到诺贝尔
文学奖与和平奖的国家
不能算强国
 
 
 
讣告越多
悼词越多
谎言越多
 
 
 
对死者过誉
对生者冷漠
是本民族变态之一种
 
 
 
网上忽左忽右的人
我还是找到其定律
在岗左派退休右派
单位左派回家右派
 
 
 
在官刊里
与一生没写通过一句的
官府诗人同刊
在公号中
与不作死也是死的
民间垃圾相见
 
 
 
论坛时代的残渣余孽
成了微时代后来者
眼中的先驱
 
 
 
气管炎=怕老婆
支气管炎=?
 
 
 
我咳
我咳我咳
我咳我咳我咳
一直把自己咳成
一只痰盂
被恶心死
 
 
 
虽不善饮
却有酒鬼的灵魂
是布考斯基附体
我看吊在空中的
注射液吊瓶
像小二
 
 
 
仔细想想
酒量小的人
比酒量大的人
更接近于诗人
因为更不借助于
酒精启动
 
 
 
鼻涕倒流进眼睛
反风度赶上鬣狗
 
 
 
二十多年来
自打布考斯基
越来越多地出现在中文世界
布罗茨基就越来越像学者了
被引用更多的是论文
以前他可是黑马在我们中间寻找骑手
 
 
 
此时我想起香烟
全都一股子恶痰的味道
抽烟在我眼里
已没有任何乐趣
但即便如此
我也不敢宣称戒烟
 
 
 
罪过    罪过
输液时
当液体的佛珠
一颗一颗
滚入我体内
我忘了念经
 
 
 
诗坛几多美男子
我眼中的叫化子
 
 
 
昨日在朋友圈
惊见一张照
佛系道德婊
与诗坛头号灾星
同框
 
 
 
毎一个世界球星的退役
都会引来这个不相干的
国家的电视台
送上一个肉麻的抒情小片
所用之词仿佛基友
 
 
 
 
我记得很多人跌入的陷阱
一位颇有才华的师兄
就是被乡愁诗人绊倒的
从此再也没有前行一步
 
 
 
在一部电影的评论中
又闻文革大批判话语
其中还有我认识的人
 
 
 
啥叫难受
你会忽然
不知自己在干什么
 
 
 
啥叫难受
让不难受的地方
舒服一点
你也愿意
 
 
 
诸事皆不顺
春风忽化雨
 
 
 
只有在藏族诗人
被推荐时
你才会出来点赞
你爱的并不是诗
 
 
 
有人质问:
这是谁的芳华?
废话!
老炮儿的呗!
 
 
 
当你身上散发出一种
陌生的气味时
就是病了
当你能够嗅到
就是快好了
 
 
 
忍看朋辈几多人
活成一张
意识形态的兽皮
悬挂在自家客厅里
你们反对的东西
最终获胜了
 
 
 
这是后来慢慢发现的
在《新诗典》诗人推荐给我
而我未能选出的人中
有好多都是拥有隐形权力的人
你们可真是"一片冰心在玉壶"啊
 
 
 
病后之躯
残垣断壁
 
 
 
病后第一支烟
像点燃枯树叶
 
 
 
开讲前不抽一支烟
课中还有伊沙魂吗
 
 
 
不出所料
黑白摄影
果然把如此之众的人群
统一成一种自囚的暴力美学
竟成口语诗人的集体行为
这是与口语诗天大的错位
 
 
 
没脑子的老文青
随时会把诗人带沟里
他们是一个人
 
 
 
黑白摄影
属于"像摄影"
最易蒙傻逼
 
 
 
我还不知道
他们想干什么吗
以"口语正确"立身
再去做一世唐伯虎
 
 
 
戴上医用口罩
才明白这些年
我们戴的防霾口罩
不该叫口罩
该叫一口闷
 
 
 
最牛逼的汉语成语之一:
蝇营狗苟
 
 
 
头戴棒球帽的老男人
戴到几岁就轻浮到几岁
 
 
 
 
黑白照一对
(像对黑话)
自己人
文青便找到组织了
有一种找到家的
安全感
 
 
 
本来哪一个不是
自带0:1上场踢球的货
还敢七大姑八大姨的过家家
在足球场周围架起锅
升起袅袅炊烟
 
 
 
平庸之人
每一个毛孔
都冒烟火气
 
 
 
平庸的消费者
必须有个保险的软件
来确保他们存在的合法性
口语诗、黑白照莫过如此
 
 
 
庸常之辈的专注力
集中在合格证
一旦拿到
瞬间崩溃
 
 
 
庸常之辈的表征
洞悉自己"对手"的毛病
却不能超越其半个身位
因为给自己挖了更大的致命的陷阱
 
 
 
想起一对
貌似很有洁癖的小夫妻
在写作上你们可没啥洁癖
瞧你们交的这些烂货
很激励你们的人生吧
 
 
 
布考斯基的结尾
大货司机的刹车
 
 
 
哦,《新诗典》
还出现过一例
老婆入选自己落选
于是大骂
湖南伢子
在长沙某报混饭
 
 
 
抽烟依然
抽出的是枯叶味儿
毫无乐趣可言
但有什么大不了的呢
今天是世上含金量最高的
国家德比日
 
 
 
他在诗中连甩大词
他的脸上写满穷酸
 
 
 
老少腐朽的共同点是
他们开始在日常中
轻易扮出他们昨天还
批判的模样
不以为耻
还一副真理在握的样子
 
 
 
克鲁伊夫比弗格森
高在何处
足球美学
瓜迪奥拉比穆里尼奥
高在何处
足球理想
 
 
 
中学同学孙夏旭问我
老马比梅西高在何处
我回答:敢于二
 
 
 
在有所为有所不为上
中国人是最无智慧的
智慧就像他们生来没有
所以才刻意强调的东西
 
 
 
二十来岁没当过先锋派
等于当了一辈子消费者
 
 
 
自带体系的先锋派
与填空式的被先锋
最终必然分道扬镳
 
 
 
"这是没有先生的时代"
好话说N遍就他妈烦了
保守地说我比你们民国
至少一半的先生更先生
你们坐在下面
玩手机的娃识得吗
 
 
 
在一部抗日神剧里
鲁迅怒喷蒋介石不抗日
此鲁迅就像鲁迅文学奖之鲁迅
 
 
 
网上忽见久违之人
我心中毫不做作地
喊了一声:"妖!"
 
 
 
每天做完一件事
就是岁末的节奏
 
 
 
他把汉语的腐肉
剁成馅肉
包成饺子
给汉学家吃
 
 
 
陕西文坛开官会
那可真是
生产队里开大会
 
 
 
移居美国已历18载的
妹妹做饭退步了
海龟或者海不龟
尔等写中文诗就是这么退步的
 
 
 
有个人疯了
把鬣狗当宠物养
哦,他没疯
给鬣狗按了付铁脸
每天把他驮来驮去
比马要好使
 
 
 
一点点小微风
齐刷刷催开了
老少文青心中
浪漫的塑造花
红卫兵红小兵少先队都是一代人
钟情的都是文工团式文艺
 
 
 
我为什么写得比别人多
因为我对世界要说的话
本来就比别人多
 
 
 
某个少数民族诗人
《新诗典》诗人
屡屡在来稿中
在其诗中发泄对汉族的仇恨
你他妈的忘了我是汉族
也太高估我的胸怀了吧
 
 
 
作为大汉民族的子孙
作为现代汉语大诗人
自五胡乱华开始的血债
文化上几番野蛮的逆流
我都记着呢
永远不会忘
 
 
 
人不过是一个概念体
我的亲外甥就是一个
"美国的一切都比中国好"的概念体
牛逼哄哄的美国教育制造
 
 
 
青春偶像张承志
是如何在我心中破产的
有一天我忽然读明白了
他狗日地想杀我
 
 
 
王朔者
下级军官子弟
发牢骚文学
之代表人物也
 
 
 
一想到今日之母校
北师大写诗的孩子
只会想到一个字:苦
吴雨伦是个例外
他在自己的世界里写
 
 
 
给几位长安90后诗人的寄语:
"给自己一个5年的写作规划"
给长安诗歌节同仁的赠言:
"我们更需要一套人皆遵守的制度"
 
 
 
"要学会吃亏"
最早是谁教我的
已经想不起来了
不管是谁
都是伟大的导师
 
 
 
毎进一群
都会撞见
一个坏人
他们像好人一样
八面玲珑
 
 
 
有一位故人
批评必抽象
赞美则具体
说话像放屁
 
 
 
哎呀,我的妈呀
你们展览了18岁
小土鳖爬了一屏幕
 
 
 
瞧瞧每个人18岁时的小土样儿
诗不前行就是那副样子
 
 
 
我们还没有太多的体面
可供回顾与展览
我们一展览就是
砢碜、寒酸、尴尬、难堪
 
 
 
何来天生丽质
连美人儿之美
都得仰仗
时代的发展
国家的进步
 
 
 
去了一趟钟楼邮局
发了一个顺风们
发不了的邮件
见到一张久违的
社会主义的冷面
 
 
 
一万首在即
一万首过后的口号是:
"毎月超越二百五!"
 
 
 
唯有人心装不像
 
 
 
每次看前苏联东欧
铁幕下的历历往事
老实说作为一名中国人
我一点儿都不觉得恐怖
更恐怖的事我们亲身经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