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大匠的构型(6首) (阅读962次)



空山,所造之山
 
是否到了该宣称山也是内在的?
拣一些石头,造一座假山
在书桌上?
在幕阜山麓,所居既久,所望既久
竟不察觉他的存在
我少时称为“南山”,在我年龄的囚禁中他是
“天边”
“不周山”
如果我有能力绕一圈,他将是“悠然之
烟岚”
 
我住在蛇山脚下,新军大炮的射程之内
思考一长串名字:胡林翼、张之洞、黎元洪、
汪精卫、毛泽东
我与抱冰堂、梅园1号为邻
循着家属区武斗的沥青,与造反派
凋零的元老有所交往(其中的一位,
我为他送终,他宣称他出狱后的理想
是民主社会主义)
眼见的事实却是一大湖消失,不远处
造出一片楼景而我竟懵懂不知
直到有一天,我打车经过,玻璃山的反光
让我震惊
我接受,被动,所思总不及所见
我被繁荣的镜像扭曲,荒凉如秋水
 
如果夜露是所采所得
吐出的蜜,在多植、广阔的江汉腹地
我愿把游移、散射的方向重聚
而沉积,原地不动 ,在九省通衢
将不理解和沉默抟成一堆,造出一座
空山
众山若断若续,我是



不是桥梁、涵洞。无路可通而
当下就是。在路灯下看不见
却在堵车时看见。我是红灯的绿
绿灯的红。所生长者是一切消逝。我造一座
气山
用长江涡流的吸力
我收集无何有的美德,在空气中积成仰止
 
 
注:抱冰堂,张之洞所筑。梅园1号,毛泽东在武汉的专用别墅。大湖,指沙湖。
 
 
天牛记
 
一只花天牛到了我家,在水磨石的地板上
静坐。
 
他从旧纱窗裂开的缝隙爬进来。或许他以为
这里有光,寂静,而水磨石的花纹
也足以隐身
 
他错了。他惊恐,后退,张开长须
像京剧中穆桂英戎装的翎子
他的脸却像张飞
 
嗯呀呀,他唱道,嗯呀呀呀,末将差矣!
原以为进入了树叶沙沙
却是两只鼹鼠,各自翻书,度生涯~~
 
 
新外王
 
时间的革命 在于时钟
给晷影嵌入钢
从此金属声在体内
嘀嗒作响 这是机械的纪律
在昃 太阳偏西的时刻
 
时钟打下刻度 时钟测算
海水和落日 将天地之气
输入云计算 一种直觉
以剃刀的锋利切入混沌
静候 一种浪费 突入功利
 
给世界划一道横线
以零作公分母 这是智者
凝望海平面的结果
智者撬开表盘下的零件
珍爱地 和着牛奶吸入
 
野性的步伐在单向的驱动中
靠近午夜转钟时刻
重新开始 开始又开始
无数个末日 在清算的会计师
无名指点出的小数点下
 
以十进位 忽大忽小
游走于拓扑的界面
服务区像本地居民
扔出的塑料袋 飘荡于宇宙
重者在下 轻者在上
 
有去无来的月 总是新月
廓清氤氲的空间 
无嫦娥 无吴刚伐桂 探测器
无情的轮子 阿姆斯特朗的第一步
在照亮地球的圆满中
 
除了人还是人 没有别处
自鸣钟——我 拍响胸脯
让万历皇帝惊叹 让康熙
迟疑不决的 坚船利炮的
我 落入雍正判教的手谕
 
非法之法——走私
非法之法——革命
非法之法——最近在南海
扔下一张废纸——时间之国
嘀嗒 如何由《春秋》开出
 
新外王 在编钟的音阶上唱
一种缺失 不是格式化积累的缺失
而是无为的满和有为的止
一种缺失 在缩小的国界内
在废金属荒芜的洛阳
 
此中心——总是中心 面向天下
挺入五阴爻重重的雾霾
愿你坚定地走一条正路
周道如砥 一个民族的生机
重新测算古青铜 新合金的比例
 
 
 
万年藤
 
鸟的婉转
在满坡丛碧中
什么样的心
循着崚嶒 斧劈的石头
万年藤
也不能覆盖
美化的面目
这硬 这苦
 
风一样来去
湖光潋滟 诉说
钻戒的短暂
如闪电
箍紧的白骨
生命之舞
 

滑脱在最辉煌的锦缎
包裹的
落霞大裸体的
酣睡中
可人儿衰老
如黑咖啡
热烈 不加糖地期盼
伸手爱抚

 
琳琅的居所
折叠如
礼品盒
一些事的蛛丝
无粘性地
放松
 
满地尘埃发亮
痛唤
把我带走
不带走
 
 
南岸北岸
 
水 并不安静 只是深情地溢出 也不是怕打扰谁 这河 压抑的喧哗 输送一种影响 一种形状 一种合作的意识 
万物被水写 而水是无 创造一种关系后 就干了 水迹是别物(不是水) 是干货 被奇妙地提淬出来 
南岸是河的背 晒痛而俯向水的 熊样 猥亵地浸湿灼热的下体 水翻滚 溅出一声声呼救 激烈地让开 又撞过去 花花肠子在阳光下 历历分明地蠕动 激浊扬清 搅着裹脚的碎步 病态的美
怀孕 到薄脸皮的沙滩上 试图表明清白 水抠入细沙 颤颤地挣扎 
也不是一味地承受 北岸是河之阳 靠着自家院子 坦胸露乳 开放于夏日的金雨 这面受了 又翻过身来 草船借箭 阴阳合体的太极图 卷走了一切
 
水总是向下 躲让那有为者的攻击 在一种炙烤下满身龟纹 
龟裂 吉凶的迹象 天机乍泄而消隐 水文 一种文字 在坎陷中出现 静水深流的文化 源远流长 
水从两岸上升为云 云蒸霞蔚 看得见的庇护 在湛蓝的胸膛上变化 小雨珠的泪 为徒劳的纺织 大雨珠像连续的巴掌 每一次打击
都撑起小花伞 珍珠激跳 痛苦 何其珍贵 
水天的暴怒 窗框猛地合上 忧郁的忏悔 陈腐的气息 在无望的梅雨期 忽然云收雨霁 呆呆地望着 茫无涯际 北岸南岸都没有了 一种超出了哭的
广大 混沌的世间 万物脚下 就是它 收拢翅膀 严酷的测试 水 汩汩响着 回到界限内 成为之一
 
 
大匠的构型
 
大匠的构型 久已寂静
但它依然在繁殖 以白垩 砖块 零零碎碎
以清水的温柔和钢筋的怒骨
生长 钻入地下或高耸云端 最初的图纸
被反复窜改 走样 混搭的风格 
太多意图出入其间 各说各话 或给大门旋出
整齐的门钉 或给垂脊安上脊兽 仙人指路
瓦当的图案 砖雕挖空心思 窗棂朦胧
门楣高耸 柱础对抗白蚁 开斜路 走后门 
愤怒的烟囱在秋日下倾诉 
 
这里依然可以居住 朱廊画栋
画满涂鸦 卫阙像两把破伞
这建筑的梦 像海底沉船 附着无数赘物 
漂浮在晚晴颤动的 空气里 
它的结构 无数次改装之后 依然明显
它控制着地平线 背靠群山 面朝大海
它原地不动像囚徒 却派出它的四灵
(青龙 白虎 朱雀 玄武)巡视东南 
跟随郑和的楼船下西洋 循着海盗船和蒸汽船
犁开的海水抵达欧洲 美洲
泪花翻滚 巨大的轮廓 矗立在荒凉之上
 
也并非无人。这里住着富庶的遗忘 
饕餮的怪兽 失学的孩子在游戏的界面内看见
透过走廊的油烟 蜂窝煤冷却的孔洞看见
在外来户无情地使用 拆卸 搭建的石灰
在滴水的衣裤 空调 和善良的晾衣杆
空荡荡 光滑的包浆上看见 
像进出的招待所 影剧院门口持续曝光的
空地——它不得不自我清空 吞吃外饰 附件 
甚至内脏 肌肉 循环的血管 咬到只剩
骨架 而依然屹立 投下长长的阴影 
在它住户的梦里 地不分南北 人不分
老幼 一进去就是主人 一进去就懂得 
他们做了同样的梦 或模糊或清晰 同样地 
余韵悠长 像味精 微妙地调整 他们若
挺直一点 就会邂逅奇迹 在响亮的清晨 
他们乘坐大巴莫名地跨过障碍 像越野车 
在连绵不断的风景中 甚至满地泥浆
也瞬间变成高速路面(既然如此推崇) 
这平稳 所到之处都是新城 而新城
是不朽 何其宽大 何其自觉
 
大匠的构型 虚铺在原野 活的建筑 
恢复如雨后 悠闲的引廊 阶陛 清洗一空 
庄严的华表 如新近流行的发簪 
庑殿顶公正的线条延展 或大如宇宙 或小如
核桃的微雕 脑神经末稍的建筑 
它的住户 子孙 无论多么不肖 也可安居
 
 
丙申六月
 
注:此组诗发表于《读诗》2017年第2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