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樟树籽掉在头上、小调•器官缺失患者、小调•坐摩的过湘江 (阅读793次)



小调•樟树籽掉在头上
 
汤凌
 
小小圆圆的,黑色樟树籽掉在头上
弹下膝盖,滚落淡棕鞋面,温柔
如宠物猫亲昵。该回去啦
我们坐得太久,石凳冷却身子
体会到瘫痪世界无知无觉。最好
最坏的日子都过去了
浓密香樟叶漏出星星点点的天空
阳光在地上写着古怪符号
这些语言之外的语言预示什么
我们不知道;熟透的樟树籽
落在头上,它们想告诉我们什么
我们也不明白。我们和世界之间
隔着一道迷雾沟坎,遥远,相互孤立
却有着紫褐色的亲切感
 
2018.1.长沙


 
小调•器官缺失患者
 
汤凌
 
从衰败柳到嫁接桃
是的,你必须停下来
从左至右,从一件事转向另一件事
——按时的。未唱完的歌
未写完的文章,未上完的数学课
必须匆匆收尾,结束。小提琴正甜
指挥棒陡然转向调笑锣钹
响亮铃的命令,催呀催
权威,直接,暴力
时针挥舞剁骨刀,“哆哆哆”,在案板
把时间骨剁碎,丢在身上
庖丁解牛,分针剔骨刀细细分解
眼耳鼻舌身肢。家,办公室,街上
器官的彩色气球漂游
眼睛试图说服耳朵,鼻与舌合同
左手跟右手合谋,脚与胃联姻
纠结不清肠和肺。聚合,又散开
器官缺失患者,奔走在如山重的小寒
是的,直到最后一天
死亡也无法收拢,失去器官的人们
 
2018.1.   长沙
 
 
 
小调•坐摩的过湘江
 
汤凌
 
坐摩的过湘江,拉索桥
科技铁纤绳拉起水泥桥,力量
巨大,法规助于规避车祸
福元桥上,风割耳朵
疼痛往后飘散,砸中另一个人鼻梁
血流,咸,腥,堵塞泪腺车道
小寒阳光在江面跳动小鲫鱼,曾经
多么浩瀚,游过它,征服,意义深远
如今行驶在它们上空,寒冷
迅速,两分钟过江行程
洒下稀薄的疼痛和血液,或许,现在
该这样定义我们与它们的关系
 
2018.1.   长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