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人的责任 (阅读909次)



你没说话,
你成了未写出的那一首诗:

雪又来了,好像多余
你不是诗人,却挣扎着穿过雪地
无雪。天鹅无需装饰,
李白写诗之前
必定还有很多的雪,
举头望山月,
地上还是心思里面的白

月亮也是一种假象
一个星球上让我们失望的,
或庆幸的孤独比我们更深
他们的坚持,也是多余
诗歌的遗忘比朝代更快
还是享受雪,又一种伪装
白色固态的累积,没有多温暖
连着你的思念,可能也是
没有哲人或者说责任,
艺术家把垃圾当美,
诗人招摇,没有什么可以拯救
除了那十字架。
我的善良,你的俄国诗人都一样
脆弱

雪可能虚假,雪地里面觅食的鹿
可以是真实的

2018.1

 

克莱门蒂协奏曲


他弹的时候,没有听见其中的跳跃
“你看这是初春时分,我们来到山上
看见松鼠觅食,野兔雀跃,
水流(非真实的,不如星球大战
或堂妹的婚礼真实,抑或庆婚表伯

毛体的书法飘逸,遒劲)欢畅,也许这里
或此刻,我们累了,坐在山巅休息

山风吹来,远方一片寂静
安静的古城堡,以及农家
延长的青烟从烟囱升起”
他的曲子和我的叙述几乎同时
抵达终点(随着诗歌也近了
文字的虚拟,因为音乐和节奏
还有想象力的无知,显出准确的
诚实),翻译的习惯
让我分辨不出来谁在剧场
等候他的情人,哈瓦那还是西子
湖畔

2018


 

冷的猜想

冷不是一种态度,
而是一场天气,冻死了昆虫
冻住了那些声音
你的语言随着气一出口
就僵住,变成固态的片段
思念冻住,因为河水
从头到尾都结冰

(没人去喝冰封的长江水

水管也冻住,不是因为季节性专制
那些剧本台词使用
的“白色恐怖”)
神经元也冻住的时候,
思想也停了。惟有病毒
那些自由的结构
在冰冷湖面滑冰,滑雪
沉默也不是一种选择
而是适应性的习惯
寒冷中本来不该远行
手脚冻着,那些伪装的
与未知的猎物,(或许我们不知觉
已经成为被文字困住的猎物)
被带到坛前,火
就要从天来临,一团霸气
而慈爱之火

2018
 

扯蛋

天文学家眼里,
宇宙由星云,星系构成
诗人眼里不是这样,
每一颗星上住着一个诗人
以自己花草,树木,山川
或者国度居住
各有各的语言,欢迎参观
谢绝品论(不喜欢的称之扯蛋/淡
究竟是淡而无味,还是
蛋埋葬太久,有了自己未知
黑洞),不懂的或是懂的
可以环绕,如云如雨

2018

 

刀的写法

致梁雪波


其实是一个词的精神探险:
穿过那些锋利,你没有伤痛
它的坚韧与精神无关
单纯而韧性,没有社会的柔软
这个社会里面每个普通人都
藏着一把刀子,储藏在最深处
那些无知的坚持拉扯着这伤痛
所以,你发现刀法不是问题,
痛才是。捆绑在史书中的疼痛
在文字中寻找平衡,驾驭本身
证明无奈中的挣扎,或者说,信仰
雪豹,其实
是一头,一把善良的刀
跃过,切过黑夜的冰冷,
刻入无声的凝固的词句

多么的年轻,如同夜晚
温暖的雨,融化雪豹的慈善,
熔化刀锋里面宝贵的坚硬

 
2018

 

慰籍
 

现在懂得雪埋葬的是什么,
那埋葬不了的,
惟有那无人问津的铁轨
冰冷的,从我的悲伤延伸到你的

你的悲伤,还是悲怆
无处判定,冰凉的光线
照亮加州的窗台如此陌生

一切属于他人,这个世界亦变得陌生
泪水,稀少的黄昏,多余的慰籍

201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