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杰 ◎ 诗三首:谒苏轼墓、在鲁山下洼(一)(二)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张杰 ⊙ 张杰作品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张杰 ◎ 诗三首:谒苏轼墓、在鲁山下洼(一)(二) (阅读1222次)



张杰:诗三首:谒苏轼墓、在鲁山下洼(一)(二)
 

 
 
《谒苏轼墓》
 
宋朝气味的空气,在清晨悄然佩剑。
赤壁怀古的策士飞出深径,立在檐上。
 
郏县空中,有一口祠殿的深井,
一只巨眼种下冬风的呼哨,
也是凹下去的一面大鼓。
 
天空被树枝、灰沙和铁屑擦亮。
苏轼在一条透明光带上走着。
松林蒙着一层细沙,被尘土管理。
 
松针说出了星星的语言,普遍的坦诚
胜利的贬谪,火箭言辞的电力和漂泊。
 
墓林培育出松风守墓的面孔,
古柏文章交错,老成望柱。
石马、石人让土冢隆起满园幽幕。
 
黑鹊跳上松林的高冠,
松枝的跷跷板荡漾。
唱反调的影子已长入元朝的侧柏。
 
光线的锯齿在吟哦游仙精神。
石供桌已开裂,
石瓶已听到广庆寺①的苏醒和飘起。
 
黑鹊叫着,震荡松林,
墓里笔墨探出来,在石虎上游荡。
小峨眉山②已坠入夜的小县。
 
我睡在郏县的寒潮棋局里,
棉被的白梦里,落进一位诗神,
 
他瞳孔里滑过一颗彗星,像酒神
洒落了一滴眼泪似的酒精。

 
——
注①:广庆寺,是苏轼逝后被僧人超度的寺院,位于河南郏县三苏坟。
注②:小峨眉山,三苏墓位于郏县西北23公里的小峨眉山下,是宋代苏洵、苏轼、苏辙三父子的葬地。
 
 
 
 
《在鲁山下洼》①(一)
   ——与冯新伟、南桥琴、北渡
 
冬麦苗寒风里颤动着珍珠
喇菜的绿手,对土地的贫乏做出评判
硬土块闪烁小村吞咽铁路的光泽
 
十二月的下洼,小河寄居在梦中
废轮胎沉入结冰的坑中行驶
 
新伟穿着两层棉袄,像截黑树桩
站在水泥路的镜面上
那就是他一生的镜子,冷而沉默
 
黑鹊喳喳叫着喷出火焰的朝阳
两只鹡鸰鸟在空中跳舞,飞远
 
废电线杆横在地上,躺成一杆大枪
废电线露出钢丝扭曲的灵魂
 
焦枝线上,火车奔跑的黑墙
残留下铁龙高速穿刺的美
没头没尾的车轮,不断释放残酷
 
高压电线架起天空的蛛网波浪
火车再次驶来,轰轰钻进麦田
 
你是一只凋落的“凤凰”
翅膀在你的心里,隐逸甚于歌唱
 
交错的火车,升高的麦地
在向你朗诵,世界向你身体的撞击
 
 
 
《在鲁山下洼》①(二)
 ——与冯新伟、南桥琴、北渡
 
地上烟头,一个被抛弃物
还在阳光下闪光,你不是废物
却连光也不闪一下
 
现实的诗神
被现实改造成木头人
在路面键盘上,麻木挪动
 
小村的防尘布,蒙着沙堆
屋影倾泻的黑布,蒙着你
倒车镜一样旋转的下洼
 
冬天的灯笼,像个铜锤
你像蒙尘的汽车行驶着
像风中出租的房屋,无人认领
 
县城外卖的蝗虫沿路乱飞
路口信号灯里的小绿人痉挛,催促
我们通过了高压带电的人民路
 
 
——
注①:诗人冯新伟在河南鲁山县下洼居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