邵小平 ◎ 诗一百(下) | 诗人专栏 | 诗生活网 邵小平 ⊙ 灵台意象



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邵小平 ◎ 诗一百(下) (阅读1150次)



诗一百(下)

/邵小平


在飞机上

 
在地上的人想到到天空去
在天空飞旧翅膀的鸟想回到地上来
 
顾不上空姐的一杯热咖啡
却迷恋窗外一朵霞光和万千云海
举起小小相机想揽尽云海奇观
 
想留下自己离开大地的模样
原来自己照自己
只能照见自己梦的翅膀
 
穿过云雾,机翼湿漉漉的闪光
爱是人类的机场,我们又是谁的机场呢
 
 
2008年1月4日
发表于《群岛》2010年第五期

 

在圆明园

 
一会儿她在别人的取景框内
一会儿别人在她的取景框内
反正是要有山有水有风景
 
在御花园、在坤宁宫、在交泰殿
在五凤楼前、在玉阶拱桥上
她摆出各种姿势和表情
她说她就是格格就是娘娘就是妃子
 
在圆明园大水法的洞门里
她也照了一张,仿佛她就是圆明园
长出的
另一个新的圆明园
 
抱着太和殿前的雕栏望柱
和那些可爱的蟠龙合影
她更像一尊眼里没有沧桑的小狮子
 
2008年1月26日
发表于2011年《长江文艺》第一期

 

梨园诗会

 
什川梨园和兰州城的浮华世界
只隔着一座山,百年老梨树悄悄地
结自己拳头般大小的果实
风来了,叶子后面露出一个个秤锤
秋天重了还是甜蜜重了
 
在梨园里,诗人们全都放松起来
饮酒作乐,谈诗论剑……
像梨树的影子摩擦影子叶子追捧叶子
其中一些诗人,溜出梨园
暂不在场,他们漫步黄河边
把目光从滚滚波涛移向别处
 
阳光穿过叶隙,从诗人
激动而泛红的脸落到绿色的草地上
梨园园主,只上茶不上梨
诗人没有尝到梨子,诗人遗憾
梨子是用来酿酒的,诗人还是醉了
 
发表于《中西诗歌》2007年第四期

 

我若是草原上远行的路

 
我摘折了草原上一朵花
我到来之前它就开了
且是怒放
 
我摘折它
因为它是草原上一朵花
我不摘折它
因为它是草原上一朵花
 
我若是草原上远行的路
左边是草,右边也是草
跟着我绿,跟着我疯
几簇小草从我的裂缝处
迎风长了出来
—这并不代表我内心的荒凉
恰恰证明了—
我对生活的热爱
 
2007年9月11日
发表于《诗潮》2011年第十一期

 

草原遇马

 
我遇到三匹好马,一匹雪白,一匹黧黑
另一匹为枣红色,其他两个在旁边吃草
它却对着小水洼照自己的影子
—我正要给它照相,它清澈的眼睛忽然羞涩起来
扭头一个漂亮的转身,扬起好看的鬃毛
 
跑向远处……玛曲草原在它蹄下逐渐展开
它腾跃美的臀体划出的弧线
就是天下黄河第一弯
“留下骏马,把草原骑走”—
我夏草一样的欲望被秋风很快平息
 
 
2007年9月11日
发表于《飞天》2012年第七期

 

官鹅沟的石头

 
云遮雾绕的官鹅沟除了青峰绿水
剩下的就是石头——
 
那松柏嵯峨的石山是自然的
那被挤压被扭曲的岩中石是自然的
那卧在水底的卵石是自然的
那峭壁上摇摇欲坠的危石是自然的
那被洪流冲上岸边的牛头石是自然的
那长满绿苔的扁石是自然的
那立着小鸟的巨石是自然的
 
人工湖边的那些石头,你们从哪里来
谁把你们搬到这里来的
对视的时侯,你们有点不自然
 
 
发表于《河南诗人》2011年第一期

 

拉卜楞寺的喇嘛

 
来到拉卜楞寺的大经堂前
集体念经正好散场,穿暗红袈裟的喇嘛夺门而出
壮观的场面,恰似一群牦牛
冲闯而来,我们急忙躲闪
一个趔趄——
 
其实,我对他们充满了敬意——
他们奔跑中的稳,淡定;他们稳和淡定中的
锐利,使我这个在滚滚红尘中自以为有点底气的人
顿时
慌张起来
 
 
2007年9月12日
发表于《河南诗人》2011年第一期

 

关山之莽

 
黄帝来过土匪来过商队也来过——
关山之莽首先得有葳蕤的名木异草
比如得有桦树椴树松树青桐和漆树……
得有大黄丹参半夏铁棒锤和桃儿七……
还得有草木十面埋伏下的奔跑
比如金钱豹梅花鹿银鬃羊和穿山甲……
——没有它们的关山就不叫关山
关山因它们而高而大而逶迤而神秘
 
可是它们不知道它们的珍贵和稀有
它们不知道它们名在山外,在草莽间
很少抛头露面,比都市隐者还低调——
你出现它们就消失,你消失它们就出现——
出现在关陇北支道的幽谷险隘
比世俗遗忘了的诗歌还孤独
比血液里坚守着的高贵还孤独
红叶装饰了关山,关山装饰了你的梦
 
2008年12月27日
发表于《长江文艺》2011年第一期

 

香山寺

 
棋盘岭上无弈者
雷声峰上有烟云
爬索道登上天梯,气喘吁吁
才从朝天门到达隍城
 
香山寺在崆峒的后山
从胭脂河绕上来的叫香沿路
坐汽车可直抵混元顶
烧香拜佛路隐匿而通畅
 
朋友玩高兴了想许愿
燃三炷香,磕了三个头
朋友许的什么愿
佛没说,朋友也没说
许的愿与我有关吗
我没问,朋友也没告诉
 
面对佛和神
身后是巨大的空茫
崆峒大道消失在人间
——我在看与朋友的合影照时
发现来时的路
隐约在泾河川的大雾之中
 
 
发表于《长江文艺》2011年第一期

 

高铁火车头上的血迹

 
和坐在高铁上的人们一样,也许它们
在急匆匆回家哺育的途中,或者在赶往
聚会的路上,抑或在外出弥食时警觉的转弯处
 
也许它是一只不会唱歌的斑鸠
也许它就是那个刚报完喜的花喜鹊
也许它只是从这个会场
要吵嚷到那个会场去的麻雀
 
它们的上升,它们的滑翔
它们的俯冲,它们的弹射
它们划出流畅的弧线转眼之间
就变成了高铁火车头上
一朵溅开的血色之花
 
当高速度遇上高速度当飞遇到飞
当循规蹈矩遭遇自由自在
人与自然之间应该不应该有一个交警
有没有谁为这些遇难的翅膀立一块墓碑
发表于台湾《绿地》杂志2015年第三期

 

泡桐花开满中原

 
当火车进入河南大地
一闪而过的刹那
纷繁的花团把你的目光
撞成紫红或粉白色
 
一簇两簇三簇更多簇
绿色田野里捕获风沙的林网
也许昨夜摇摆的幅度太大
枝叶此刻显得异常安静
 
村庄前后是谁挥不去的梦
坟堆后边那几株最蓊郁
学校周围那几行像高年级和低年级
猪圈旁那棵枝头最吵闹蜜蜂最多
 
从豫西山地到豫东平原
白花泡桐光泡桐楸叶泡桐
听说兰考泡桐材质最好
做的乐器有大黄河的旋律
发表于台湾《绿地》杂志2015年第三期

 

嵩山游

 
有时会忽然形成一座山,之于一个人内心
情感的强烈冲突
而我眼前的这座山有七十二峰
峻极于天
经过数亿年被推被挤才形成的
 
一个人因为登临一座山而使自己内心
翻不过的那座山在忽然之间消失
而我眼前的这座山它的高度
来自于从黑暗深处亮出来的三块岩石——
一块是岩浆岩
一块是沉积岩
一块是变质岩
 
——携带不同的年代的温度和压力
 
站在嵩山脚下
用相机留下在此一游的纪念
灿烂笑容的质地
 
像是中国最古老岩系的“登封朵岩”
 
 
发表于《长江文艺》2011年第一期

 

从一个码头到另一个码头

 
大连和烟台之间是茫茫海水
是试图抹去时间的大雾
从一个码头到另一个码头
不是从一个怀抱到另一个怀抱
海才是轮船最后的归属
 
从海平面上出现又消失
消失又出现,不平静的不仅仅是海
轮船开足马力前行
感觉像海要把海抛到脑后
 
承载了太多的梦想,期望
轮船吃水很深,深到
翻开孤独一样的白色浪花
浪花上站着黑眼睛白腹的海鸥
 
恋着浪花还是追随着轮船,海鸥
咕咕叫着,在上升和滑翔之间停顿
轮船走了很远,海鸥跟随了很远
汽笛声坚挺而不迟疑,海鸥
继续扇动那双柔软的翅膀
 
 
2011年9月23日
发表于台湾《大海洋》2013年总第八十七期

 

在海边谈论死亡

 
今天我和海如此亲近
海蓄满了阳光
也蓄满了暴力
我叫着海的名字忘记了身后的一切
假如海此刻站立起来
假如这样的来临
不可抗拒
不能抗拒
难以抗拒
无力抗拒
那就只有被拿
那就只有被掠
那就只有被给得一点不剩
这样的灾难是幸福的
可是海只是摸了一下我的手心和脚背
此刻的海在海里
此刻的我在岸上
 
2011年9月29日
发表于《草原》2013年第十一期

 

小浪底的桃花

 
小浪后面是微风,微风后面是蝴蝶的翅膀
这样的季节适合游山玩水适合划船
不带很多人也无须一个人
 
一条大坝不是用梦建造的,拦住了它该拦住的
也放走了它怎么拦也拦不住的
白云白,飘过小浪,青山还是青山
 
坝下的桃花开得忧而不伤,让遇见的人想遇见
把脸放在桃花中间,比桃花还灿烂
唉,最幸福的一枝却怎么最没有安全感
 
 
发表于《延安文学》2013年第四期

 

孤山峡

 
逢石湖,一座小山三面环水
所以有了孤山峡
孤山峡并不孤单,与龙凤峡八里峡
成为黄河三峡
 
水下犀牛望月的故事埋得很深
崖壁上神仙洞的传说藏得很高
水映青山山绕水,相对于人心
滚滚黄河在这里就显得异常沉静
 
在孤山峡看什么都是成双对的
那远处的峰叫双轿峰
孟良寨守门的狮子也是一左一右
一艘轮渡刚在峡口转弯
另一艘就在清河渡口解缆启程
 
登上大河楼的人也不是孤单的
我比划远山的时候就有人指点近水
我说着峡谷的长就有人说索道的短
有人陪我上山来
就得有人陪我下山去
 
 
发表于台湾《大海洋》2013年总第八十七期

 

在祖国的高铁上

 
从腹地中原到潼关以西
从古都西安到商城郑州
白色的“和谐号”在两条铁轨之上
飞,贴着地面地飞
 
鸟追不上风追不上闪电追不上
一粒子弹
追不上
它的子弹头
 
飞在一场雷雨的前面
飞在一线电话的前面
飞在一次意外的前面
飞在一个目的的前面
 
愉快的心情在不断提速
坐在亲爱的祖国的高铁上
胸中也有一列动车组
——我跑在了我的前面
发表于《飞天》2012年第七期

 

西平高速公路上的柳树

 
在我不能停车的地方,你等着
在我不能下车的地方,你站着
在我错过的路口,你出现
 
我安静时,你摇摆
我下沉时,你飘拂
我枯燥时,你发芽
 
你和泾河之间有麦田,我和你之间
有个隔离带,我前进时你后退
在高速度上,你是慢,但不会倒下去
 
 
发表于《飞天》2012年第七期

 

黄 河

 
黄河从兰州城中穿过
我从黄河上穿过
确切地说是夏日的傍晚
我在雁滩大桥上看水中灯火
 
几年前逗留过的黄河
今天又来回味一遍
黄河从桥下匆匆流过
一路向东,一定不是逃离
 
我听见一个女人在打电话
“兰州的黄河——
没有我们郑州的黄河苍茫啊”
我听了偷偷笑她——
 
那黄河过了兰州以后
要经过青铜峡
经过河套平原
经过壶口
经过龙门
经过小浪底和桃花峪……
 
就像一个人一忽儿远一忽儿近
一忽儿高一忽而低,一忽儿宽阔平缓
一忽儿仄逼急促
就像一个人走多远耍多大……
 
 
发表于《阳光》2011年第十一期

 

爱上爱

 
“你是我的爱,心爱,最爱——”
爱字代称的是人或事物
爱字后面隐藏着幸福和快乐
 
爱山爱水,爱花爱草
爱路上的一簇小蚂蚁
爱晨光中的浮尘
爱朋友也爱对你深怀敌意的人
 
当爱不仅仅是一次心跳
当爱走出暗室
当爱变成你看世界的眼光
 
当爱不仅仅是一个称呼
当爱变成你对世界的想法和动作
你说:“我爱上了爱”
 
 
发表于《诗刊》上半月刊2009年第一期

 

好像在哪儿见过

 
“怎么这样面熟,好像在哪见过”
在陌生的城市熙攘的大街上
有人惊喜着跟你这样打招呼
 
是啊,好像在哪儿见过,怎么那么面熟
也许本来就是熟人
好多年没见,后来变得陌生了
 
其实从来就没有见过,突然遇见的
只是一个在心中描摹了千百次的熟悉的
陌生人,或者说是撞见了缘分
 
 
发表于台湾《绿地》杂志2015年第三期

 

抱着大病

 
用手臂围住叫抱,初次得到叫抱
结合在一起叫抱,心里存着想法叫抱
 
我以前最想做的动作叫抱
我现在最爱做的动作叫抱
 
不是抱残守缺的抱,不是抱怨的抱
抱薪取火的同时也抱着大病
 
我做得最夸张的动作叫抱
我做得最矜持的动作也是抱
 
我做得最轻的动作叫抱
我做得最狠的动作叫抱
 
抱得紧紧的,像念着咒符和佛经——
紧,紧紧,紧紧紧……
 
2011年10月3日
发表于台湾《绿地》杂志2015年第三期

 

在泰山上喊一个人的名字

 
泰山此刻在我心中,也在身体之外
把心不放在心中就不知道泰山的重
不来到泰山的脚下就不知道神站得高
它给了我们台阶上也给我们台阶下
 
越数千里奔赴泰山,像兑现一个承诺
在十八盘上,我后面的人挪到前面,前面的人
落在了后面,气喘吁吁,终于到达南天门
逛天街游碧霞祠,站上玉皇顶,遥望黄河——
没有“山高人为峰”的感觉,把泰山踩在脚下
却发现人在山顶和在山下一样的鄙微而孤单
 
只能在泰山上喊一个人的名字,使劲地喊
喊的不是赞叹“登泰山而小天下”那人的名字
喊的不是留下“会当临绝顶一览众山小”那人的
  名字
喊的也不是感叹泰山“高矣极矣大矣
特矣壮矣赫矣骇矣惑矣”那人的名字
 
在泰山高声喊一个人的名字,一个人远在天边
希望把一个人像泰山日出一样从云层后面喊出来
希望把一个人像现代书法一样从泰山石上喊出来
 
 
2011年10月10日
发表于台湾《绿地》杂志2015年第三期
 

 

梦见你

 
梦见你了,我像有一个好消息
要急着告诉人们,而最终
还是悄悄告诉给了远方的你
 
梦见你了,我碰到陌生人
也微笑相对,看见的仇人
也亲切了许多
 
梦见你了,你和我在梦中的
细节,已模糊不清
甜蜜的气息却久久不散
 
甜蜜不散,就像阳光
打扫尽了昨晚的夜色
只留下洁净的印花床单
 
梦见你了,第一次不是最后一次
若是最后一次,我宁愿
长梦不醒,沉浸于久久的欢乐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想 你

 
我用拨而不想拨通的你手机号码想你
我用你转发的一条短讯的问候想你
 
我用网络聊天窗口的月亮和星星想你
我用鼠标点一首爱情歌曲想你
 
我用一个夜晚的辗转反侧想你
我用一个梦和呓语加一次失眠和黑眼圈想你
 
我用三天时间想你。我昨天想你,今天还想你
而明天呀,叫我如何不想你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给 你

 
我搜寻打电话的女人,人群中只有你在打
——在约定的地点,我正在接你的电话
你红色的衣衫正好暗合我的心跳
你转过身的时候我就出现在你的身后
 
我们要到对面的快餐店去,穿越马路时
脚步有点慌乱,一辆出租车为何要对我们鸣喇叭
我们说着悄悄话。开始,我听着你说
后来,我只注意到你会说话的眼睛
 
你说在一起时你感觉你长得比我高了
我的想法有点奇怪:我们接吻的姿势,应该
变一变了:由你仰面我俯首,改为我仰面
你俯身……两片嘴唇像你姓名中的一个字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就像铁轨在暗夜里闪着微光

 
就像陇海铁路和京广铁路交会于郑州
我们日日渴望相逢,思念时时在延伸
我们的思念就像这两条铁路上交叉奔驰的火车
就像火车带给广袤大地无尽的震颤
就像震颤的铁轨在暗夜里也闪着微光
 
从爱出发,无论我们奔向哪里
无论我们从哪个方向返回
你都经过我生命的腹地,你都在我心中
就像郑州在中原的腹地,就像你走在
祖国交通枢纽之一的都城的大街小巷……
 
 
发表于《星星诗刊》2009年第十一期

 

温柔之乡

 
从温柔之乡挖掘出你
 
金子把金子淹没
你从金子里蹦出来
 
说“我就是金子……”
 
你有金子的容貌
同时蕴藏煤的温度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题 照

 
像一缕阳光明亮在湖边
湖中的天更蓝了
湖边的树更绿了
像一个梦温柔在湖边
湖中的云更白了
湖边的小路更悠长了
像一根柳枝婀娜在湖边
石头栏杆也温情起来
她清澈的眼睛里
吐着春天的飞絮
 
善于站立的腿放松下来
我把她绿军装包裹的青春
不叫青春叫青葱——
她的甜,她的辣……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国芳百盛

 
在一个叫国芳百盛的商厦——
我记得她春天的嘴唇
有着大荔西瓜一样的甜蜜
笑容有着莹石一样的质地
在熙熙攘攘的红男绿女中
国芳百盛,即使它集中了倾国芬芳
汇集了世界上所有的盛装
也比不过她对这个秋天的装饰
不能带走她,就像不是来带走
这里的一条漂亮领带一块名牌手表
以至后来我在小城的某个街道
仿佛看见她的身体正在前面拐弯……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梅花之约

 
听说桃花成了时尚的主持
听说牡丹走上了星光大道
 
我渴望变成一片洁白的雪花
去赶赴梅花之约
我要是一张宣纸就好了
我要是一笔水墨就好了
那样我才能留住她的寂寞之香
 
而我偏偏又是一根暖风里的枝条
我那敢,去碰梅的傲骨
 
 
发表于《中国诗人》2010年第二期

 

爱情短讯

 
爱情可以下载到手机里
遥远不再是遥远
等待不再是等待
 
少了羞涩,更多的是火辣
这样的爱感觉更像是爱——
 
可以群发
可以转发
可以复制
 
我给你的短讯是我手写的
唯一的笨拙,就像风中
飞向你的翅膀,那是我的
 
 
发表于《诗选刊》下半月刊2009年第四期

 

我从反方向奔向你

 
第一天不是最后一天
若是最后一天
我仍是第一天的热情
 
第一次不是最后一次
若是最后一次……
我仍有第一次的颤栗
 
第一眼不是最后一眼
若是最后一眼
我仍有第一眼的火苗
 
第一句不是最后一句
若是最后一句
我仍抢在第一句说出
 
第一杯不是最后一杯
若是最后一杯
你仍是我唇边的烈酒
发表于《飞天》2015年第九期

 

不叫宝贝叫宝藏

 
你是我深爱的人
我把你不叫宝贝
叫宝藏
 
叫你宝贝你就
令人想起抚摸、把玩、欣赏


就像大海捧在掌心翻腾在掌心
又丢弃在岸边的
那些东西
 
我还是叫你宝藏吧
叫你宝藏你就是大、丰、厚
你就是深和含
让我钻你探你挖你掘你
盘点你
 
你就埋在我心底
而我穷其一生
还在寻找和发现你
 
 
发表于《星星诗刊》2007年第八期

 

我从后面爱你

 
还是避开你的正面
我从你的后面
爱你
 
你的后面不仅仅是你身体的后面
你一个眼神的后面
你一句浑话的后面
你一次小聪明的后面
 
就像看一场乡村露天电影
我从白色映幕的反面爱你
——那是我一个人的故事啊
 
我从你的后面爱你
你的后面就是——
你的那些得意忘形的时候
你的那些放松舒展的时候
你的那些失色失神失意的时候
 
至此,我还没有看见你的前面
我从你的后面爱你
后面的爱,多么像爱
 
 
发表于《诗刊》上半月刊2007年第五期

 

帝 湖

 
两层小别墅和多层单元楼
一远一近站在水边
从另一个角度看
一个住宅小区把一片湖抱在怀中
就像我怀抱着她
 
从她的腰部看过去
那些棱角分明的楼房像肩靠着肩
在水中有倒影那么轻
而我身边的她
恍惚午后罂粟花
在水中燃烧
 
我确信正午蓝色的湖光
爬上过二楼的阳台
也逐级拍打过26层人家的窗玻璃
而我正一步一步走下石阶
沉入的却是她的湖底
 
发表于台湾《大海洋》2012年总第八十四期

 

在城墙上小憩

 
头脑中万里无云
眼里只剩下一个洁
古老的城墙上
我们背靠着背小憩
 
我们背靠着背
就像城墙的垛墙背靠着雉墙
你和我,我们——
城墙上的另一座城墙
 
我们的城墙上
也有东门西门南门和北门
也有闸楼、箭楼和正楼
我们的城池里
养着两个小宠物梦想的狮子
和激情的老虎
 
思念闪闪,我们的护城河
寂寞之诗,环城的花苑
发表于《中国诗人》2010年第二期

 

相见欢

 
相见在一首诗里
两个平常的词
一个激活了另一个
 
相见在一曲歌中
你低调吟唱
我就必须高八度
 
相见在一河水中
我的浪花
藏于你的涛声里
 
相见在一个夜晚
你前半夜是豹子
我后半夜就做老虎
 
相见在一窗月下
我们的灵魂赤裸着
肉体却在隐身
 
相见欢其实不是相见欢
相见欢的背后
也不是相见欢
 
 
2009年6月12日
发表于《中国诗人》2010年第二期

 

遇到你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QQ
号码,一串简单的数字
像黄金大盗与宝窟之间的
一句咒语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
声音,俯在耳边却很遥远
发自你的身体
你的身体春暖花开
 
遇到你,你只是一个视频
头像,面朝大海
东张西望
海被海自己囚禁
 
 
发表于《中国作家》2010年第六期诗歌专刊

 

假如我不想你

 
如果我想你
你会感到有一些压力
那是因为
你还未想着我
 
假如我不想你
你会感到有一些不安
那是因为
你已经想着我
 
都想着对方的时候
你也许还是有一些负担
那是你怕有一日
彼此一个不想另一个了
 
 
2009年6月3日
发表于《中国诗人》2010年第二期

 

写在照片上

——给WJ
 
 
指给我,飘飘长发下
白里透红的脸
湿漉漉枝条上的花瓣
 
指给我,偏向春天
一侧的脸,而非
眼的忧郁和唇的哑默
 
指给我,一个小酒窝
小小的欢乐
盛满甜蜜和幸福
 
指给我,也许是说——
“这里,只要你喜欢
可以亲一下”
 
指给我,仿佛在说——
“这里,如果你要
就给你”
 
指给我,指给你自己
一片阳光地带
却有月光的栅栏
 
 
2014年11月19日
发表于《金马车诗刊》2016年第二期

 

你是我的宝岛

 
就像台湾是祖国的宝岛
你是
我的宝岛——
 
你的日月潭
你的高雄市
你的龙山寺
你的大屯火山群
你的鹿港浴场
你的太鲁阁峡谷
你的外婆的澎湖湾
 
就像台湾是祖国的宝岛
你是
我的宝岛——
 
我的渔火照亮过你
我的航母靠近过你
我的飞碟夜探过你
我的飓风经历过你
 
就像台湾是祖国的宝岛
你是
我的宝岛——
 
深深的海峡不是海峡
长长的两岸不是两岸
 
 
发表于《酉水》2011年第一期

 

雪 狼

 
暴风雪之夜,雪狼把胡子拉碴的
男人,从山外追到一顶帐篷里
独守空屋的年轻女人,遭遇
屋外的雪狼和屋内的陌生男人
 
雪狼嚎叫着,面对寒冷和饥饿
女人和男人同时面对寒冷和狼的目光
劈柴烧光了,牛粪烧光了,衣物烧光了
男人去拆支撑帐篷的那些木条
 
“住手,帐篷要塌的,想死吗”
“我们只有脱光衣服,抱在一起取暖”
为了这句话,女人抽出做饭的菜刀
寒光反射在男人期待着生的眼睛里
 
男人冲出屋外,和雪狼抱成一团,搏斗
受伤。再冲出去,再受伤,衣服被撕破
男人说他冷,冷到骨子里了。女人
脱光自己所有衣服,和男人抱在了一起
 
雪山出太阳。在屋外逡巡的雪狼
逃去,女人搀扶着男人走出帐篷
 
 
2006年12月23日
发表于《群岛》2007年第九期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