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荒地新年 (阅读456次)



 
绕坑散步
 
 
我绕着一片正在施工的工地
深坑中的机器轰鸣
新挖的土沿着坑壁堆积
散发着泥土内部的信息
 
我走向一堆已经干了的新土
土块在我的脚下
发出从内部突然倾塌的声响
轻微得像人心中的一阵纠结
 
坑的边缘上还有一棵高树
落日之中它的叶子更加茂密
不知为什么,别的树都挖走了
它还独自站在原处
 
但愿它可以永远站在那里
不用流浪,迁徙,或就此死去
但愿我不是一厢情愿
没有看错它的命运
 
但愿我可以继续往前走
在圆坑的另一边遇上另一种植物
植物上有一个花蕾或一朵花冠
我看一看它们,可以继续赶路
2018.01.01
 
 
未达之地
 
 
一片没有人迹的树林
多年来
没有人进入
也没有人从那里面出来
 
一片无人光顾的树林
没有人对着它喊话
也没有人曾在里面应答
位于一个山包下去的山坳内
 
它看上去比别的地方更加茂密
那应该是根更加安静、发达
或者是覆着厚厚的落叶和梦
一直在那儿沉睡
 
或许那树林的存在一直就是真的
我和别人都曾站在高处眺望
都曾想试着接近、进入那片密林
都在半路上折途而返
 
回来的路上,每个人的原因各不相同
有的是不想走那么远的路
有的人是惧怕了那没有人迹的去处
那么我?我是因为什么
 
也许我只是偶尔想象着有这么一个地方
离人不远,但人迹罕至
于风雨之夜,于深深的劳顿和倦意之中
有一处未达之地,让心有所属,而渐渐沉寂
2018.01.01
 
 
荒地新年
 
 
新年后,要去那荒地上种上一畦青菜
去那儿给闲着的种子安个家
不用怕有虫子会在夜间吃掉它们
也不怕半夜会有更大的动物走过来践踏
 
给那地上没有生机的荒凉
添上一些新的事物
一些有根和花的事物
一抹新绿,等到春暖花开时
 
要听听那荒地它说,好,行,可以
要听听铲子培土,而根开始
 
那荒地,它在你每天都要走过的路边上
已经在那里荒芜了一个漫长的冬季
荒凉得有些让人心疼的一块空地
好像风一吹,就可以把它吹散
 
它已经好久都不被人选择和涉足
也无人再在那里找出梦、叶子和果实
如今它需要锚、根、希望、力
和一份干净的勇气
2018.01.01
 
 
我想给你说
 
 
妈妈我想给你说
我很快乐
 
我想给你说一到晚上
我就会梦到
那些夏日的豆角田
那些豆角又细又长
在夜晚不停地生长
还有那些鸭子
它们在水塘里,不停地
点头,觅食
向着清澈见底的水面
蒲公英飞着,好像是
被谁大口吹着
宁静的小路
被月光照着
草叶上的露水,一滴一滴
像真的一样
反复打在我的小腿上
那是我和你
一起扛着铁锹
去我们的麦田
和你的另外两个
更小的儿子
 
妈妈我想给你说
梦到这些我很快乐
2018.01.01
 
 
有些事我记得
 
 
有些事我还记得,我们
一起去那溪流入海的地方
钓鱼,或者
沿着泥泞的海滩,捡石子
或挖蛤蜊,我们一起
住在一栋离码头二百米远的
房子里,二楼
一人一个房间,台风总会
吹掉玻璃,有一扇窗户
正对着大海,可我们很少从窗子里
向外探望,我们只是偶尔
会去码头走走,看看落日,会
发抖或是一言不发,被退潮后的
海底吓住,或是感到
海面上的落日有些圣洁
在那样的时刻,我们必须
伸手去抓住什么,可我们
什么也抓不到,就如后来
我们曾一起又去那个海岛
你带着你爱的人,我也
带着我爱的人,或者
我不去,只是躺在床上
待在如今这个更大的岛上
拉上窗帘,又回到那里
我什么也抓不到,在满屋子的漆黑之中
但有些事我记得
我记得从码头离开,去向
隧道的路,一条布满杂草的小径
可以到达的山顶,我记得有个女孩
喜欢上了我,你说你更爱她
你后来睡了她,但她
每年都会给我一次电话
她喝醉了,她爱我
我记得我和另一个女孩做爱
先是在海边的一块礁石上,后来
去了她的家里,她年轻的母亲
带着雨伞从外面回来
她皮肤一样柔滑的丝绸内衣
我记得我曾想死在那里
青春像海水一样,曾
在黎明时分就将我们淹没
我记得那时每个人的名字
但他们都消失了
好像消失的东西,并不存在
我记得我们又去的时候
那座房子已经不在,但那溪流
还在,但多了一块
禁止钓鱼的牌子
但那牌子提醒人们,有人
曾在那两种水流的交汇之处钓鱼
是的,此处曾有人钓起凤鲚和鲥鱼
海水里的鱼顺着温暖的溪水
逆流而上,我们曾在那里抛下鱼竿
在那岛上将它们轻轻钓起
有个周末,我们曾沮丧地空手而归
但下个周末我们又会奔着那溪水而去
新年的钟声刚过,你在焰火和鞭炮之中
如旧打电话过来,说,师傅
我们的友谊长存
兄弟,我们那些旧日子里的友谊和爱长存
2018.01.0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6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