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6—2017年诗选 (阅读644次)



《录:第二夜晚》
 
暗夜:
当神瞬息间熄灭了祂一天的光
梦的特权领空上
行星如乌托邦一样的微生物
在碰撞后的灰尘中产生
夜晚是有力量的
平原静静地长着它的麦子
豆荚在收集全世界的眼泪
此刻,在布满星星的地平线上
你遥远得像一粒带有咸味的饥饿的细胞
 
2017.12.25 凌晨
 
 
《录:恋曲2017》
 
醒来后的我们,仿佛隔着茫茫几个世纪
太阳当空
躺在平原上眺望天际的海滨
它像宇宙带给人类的裂缝
在时间的隧道
力量和线条
和一条河流划分着集合的我们
我必须孤独
像小船静静地停靠在海湾
像麦粒躺在麦秸的宝座上
 
2017.12.22
 
 
《录:冬日》
 
清瘦的早晨静止在山冈与山冈之间
两汪泪泉收容着山坡被冬日放大的悲伤
在你的周围
一根草茎代表着世界的维度
地平线代表着经度
很美的阳光照耀着
不远处被树干镂空的墓地
此刻我开始赋予这首诗以新的意义
然后画上彼此照映的人类
仿佛天空和芦苇有着相同的太平洋
 
2017.12.8
 
 
《录:仰望星夜》
 
夜晚的树木孤僻得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
它映衬着由星星构成的河渠和
在漆黑的水镜安静地躺着的月亮
我闭上眼睛:
一个死去多年的人开始在宇宙中游弋
他的往事渐渐被旋转的星座照亮
像呼吸短促的历史
像一个难以分割的国家
然后渐渐缩小成括号里的寂静
好让所有的梦都选择在早晨离开
 
2017.6.24
 
 
《录:始终如一》
——兼致M.C
 
在梦游的大陆和广阔的天空之间
夏天秋天风霜雨雪与升高的树木
在无数个流淌的白昼和停滞的黑夜
你的声音像光穿射我失眠的钟点
在我的脉管里安静地流动
在山坡在公园在湖泊在岛屿
太阳周而复始地照耀着
在它的周围聚集着遥远的天体
在它的周围你是拥有两个名字的诗人
和一个妻子
 
2017.5.11
 
 
《录:那些一》
 
翻开白天这一页
那些细小的云朵如同邮戳记录你
动作的太平洋:那里是今天
削尖的象形文字衬托着昨天的消息
像午后的鸟群飞过蔚蓝色的海
永恒的时间在流动图像上
焊接着昏睡和梦和每天的面孔
天空在你回声的几何学中只剩下夜晚
它的神经细胞在无垠的银河系中蠕动着
而于我们这幻景源自一个真实的湖
 
2017.4.29
 
 
《录:落日颂》
 
看太阳朗照你的大脑喧叫着
你眯着眼睛像晨星渐渐熄灭它的光
已然是静止的时间
风安静地躺在被阉割的草地
芦花减轻着黄昏的痛苦
像你的一天还没有开始
温暖的洋流在不经意时越过大陆
你的双眼阅读着一平如镜的湖面
如同我梦见落日中祖辈们都已逝去
平原上生长的燕麦依旧代表着他们的饥饿
 
2017.3.31
 
 
《录:但丁的陷阱》
 
在遥远的地方夜晚沿着城市的轮廓
渐渐收拢我们的声音
意识的斜坡上有竖着小碑的坟
和被一垄土地覆盖的姓名
辗转难眠的我们在焦虑中保持着
词语的力量像刚刚诞生的海
你的想象没有被立刻否定
你躺在熟悉的环境之中
记忆里穿插着房间带来的寂静
你幻想的眼睛如同海等待火山喷射的频率
 
2017.3.30
 
 
《录:引渡》
 
落日的金黄照亮琥珀色的麦浪
我们像山坡上的桉树孤零零地立着
映衬着远古时充满幻想的天空
当声音渐渐熄灭了脉息
夜晚安静的只剩下它的脚注
辗转难眠的我们
喜欢仰望变冷的星座在冥冥未知中消亡
预知广袤的海一点点覆盖我们的名字
然而在一针见血的记忆中
我仍保持着对你天长地久的热爱
 
2017.2.19 凌晨
 
 
《录:时间的进程》
 
在宽阔的世界一角
你的生命平铺直叙地来到预定的时辰
太阳一点点洒向广袤的海平面
你像初生的婴儿那般干净
你的动作没有尽头而转瞬
即逝的事物构成了世界的进程
比如航海者来到安全的岸上
休息于隆起的草冢
他们感受着日渐缩短的白天和霜冻
或者发怔在一座单眼皮的湖
 
2017.2.16
 
 
《录:行程序列》
 
日晕下模糊的山脊托举着我们
它的斜坡上攀爬着树木和一条气息的河流
而时间像是视网膜中被渐渐拉伸的远景
当太阳低过你头顶的帽檐
当夜晚焦渴成半圆形的肚子
宇宙中一些燃烧的星星正在熄灭
在扁平的地球之上
人类的双脚紧贴着狭长的陆地
一些干净的孩子才刚刚打开双眼
一些亲人已长眠于漆黑的地下
 
2017.1.20
 
 
《录:海滨小渠》
 
正午炽热的日光已迫在眉睫
海的呢喃不在眼前而是竖立在赤道背后
我们像失踪者在另外的地方
在时间的洋流下面反复被删去
流亡在未知的岛屿和星群
我所触摸的球体正在形成
那里没有神经的火焰耗尽一生的旅程
和早晨铁轨旁分叉着浓密的草茎
正午的日光已然于脚下
我共鸣着一个对这世界充满敌意的自己
 
2017.1.19
 
 
《录:频繁的止息》
 
每一个在早晨醒来的都是大地的主人
在安静的叶子下面
我渡过的这一天什么也没发生
你沉睡了那么长时间
短暂的迷钝好像推迟了所有夜晚
让我来向你描述昨天
有时间有地点有破损的黑
它赤裸的腋窝静静地斡旋
它的枝桠之间闪动着人类的语言
像睁大的梦掉进你消歇的双眼
 
2016.12.25
 
 
《录:冥想的内核》
 
早晨地平线渐渐打开你的双眼
像切开一分钟带给你的无限
世界被勒令返回它熟知的过去
你开始回溯:沿着住址
你像一本书时刻被阅读着
你站在旷野眺望
阳光下具有某种广度的麦浪
它如同你蓝色的淋巴网络
如同这首诗
远远地在你的记忆中燃烧
 
2016.12.8
 
 
《录:1988—1991》
 
在一个小村庄
太阳照耀着
天空上有模糊的齿纹
昨晚下过一场雨
塘蛙开始聒噪
成吨成吨的蝌蚪
保持着它们的航程
和游泳的力量
像一群赤裸的女人
等待夜晚的来临
 
2016.12.8 改旧作
 
 
《录:复原或时间的地理》
 
你的声音——
如同语言与夜晚融合结晶
当大海还处于低潮时
你的阴影像环形山笼罩着安静的树林
眉宇间仿佛清晰可见
等待收割的庄稼和渐渐消逝的人们
在太阳系的第三颗行星上
我们渴望在复发的时间
每一个夏娃都能在伊甸园的早晨
邂逅一条友善的小蛇
 
2016.11.21
 
 
《录:存在晦涩如谜》
 
当树叶逐渐打开它的雨林
当房间慢慢容纳起你一生的直径
微弱的光透过玻璃
照射在你的毛细血管
仿佛炙热的火焰
仿佛一滴流淌的音乐正在形成
在夜晚漫长的根须中
水母繁生之水孕育着放纵的大海
你短暂的醒来
像睁大的眼睛搅动着体内不安的河流
 
2016.10.30
 
 
《录:在赫拉克利特的河流中》
 
夜晚,从移动的行星到熄灭的鸟群
夜晚,它的另一只眼睛阅读着
大麦剩下的年龄和盛在碗里的空虚
在夜晚与夜晚之间
繁衍着无数的黎明照亮发育的宇宙
它像旋转的唱片和延伸的海面
对岸永远是难以预测的未来
我们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
我们像单细胞和单细胞
在抬高的黑暗与圆润的母腹中蠕动
 
2016.10.20
 
 
《录:时间也将把我带走》
 
所有的花朵渐渐在草坡上休息
此刻它们与我有无尽的距离
重复的动作与辞
像在同一地平线上闪着缓缓的水流
渐渐汇入柔软的腹地
凌晨时分你的思维像
标本一样签署在睡醒的空间
你开始渴望一片郊区的雨季
调和血液中蓝色的暖流
登记下完整的人类和他留下的脚本
 
2016.10.19
 
 
《录:事物的两端》
 
我有丰富的记忆
阅读着飞行的时间和它沉睡的伤口
仿佛那时我刚刚长大拥有
黎明时分的眼睛
它遮蔽着在燃烧的太阳底下 
越来越低的树影
它的另一端陌生人在死去
他们缩小成一个点
闪动在摇曳的枝丫之间
就像你初见时的我
 
2016.9.26
 
 
《录:结束与开始》
 
蓖麻籽在黑暗的土壤中发芽
它拥有原始的力撬开你的视线
在这迷乱的夜晚给你的神经安装
等压线如同你熟透的胃在述说
我们孱弱的影子在慢慢萎缩
像密集的河流急着混入大海
像我们通过旅行的程式走进日历
像一个死去很久的人在梦里
和你谈论生存的意义有时间
有地址有毫无理由的天空让你苏醒
 
2016.8.7
 
 
《录:辗转反侧》
 
这样的夜晚由语言和圆规组成
在屏幕上浮动的画面是
大地上运行的列车
和来自太平洋的消息
广袤的天空之下         
你开始变得矮小
你翻开下一页
并在其中辗转
你短暂的记忆像移动的恒星
开发着思想的宇宙
 
2016.7.12
 
 
《录:梦的治外法权》
 
在没有思想的天空下毫无目的地
漫游如同我写一首
摸不着头脑的诗没有标点
保持着复杂难解的意识
我像大草原上的一个湖我呼吸着
我闭上眼睛并没有睡去但
我一直保持着要睡去的想法
在外面太阳会按时到来像往常一样
照耀在死者休息的地方
我悄悄地握住了这游泳的力
 
2016.7.4
 
 
《录:绘图指南》
 
虚构不同颜色的洋流注入太平洋
海岸线是夜晚和它的根须
还有遥远的城市和炽热的地貌
此刻,你的旅程像结束不了的时辰
它们睁大的眼睛刺穿安静的树叶
如刀刃,切割着你的窥探
斯言:在我们之前——
你的双腿被分隔
形成大地的符号
你的一颗牙齿脱落,构成你存在的象征
 
2016.6.13
 
 
《录:枫树和我》
 
在小路的尽头
在休耕的陆地
它的红犹如我十二岁的名字
 
阳光从亿万公里射下来
我和它并肩立着
它的叶子像我的巴掌那么大
仿佛是大自然的手稿
 
仿佛我和你彼此一无所知
但它却早已存在
 
2016.4.8
 
 
《录:岛屿的动与静》
——因为渴,我们远离了大海
 
大树用阳光显现它的根须
之上是闲散的鸟类
之下是移动的火蚁和流动的人群
 
在我的眼皮上
大海开始变得广袤
 
你伸长的手臂渐渐形成狭小的地平线
没有时间    没有记忆
你的思想像
 
胃里反刍的一道帆
它产生的水纹如同天空留下痉挛的呼吸
 
太平洋在慢慢地萎缩
仿佛我们避开了频繁的雨季    在稀疏的陆地
在多岩石的斜谷
 
现在地球还在旋转
你混入绿色的植物    眼睛眨动之间
 
被遗忘的细节脱离水底后开始逐渐上岸
我们沿着它的水脊
洄游至由海水和沙子组成的夜晚    属于你的屏幕是
 
晚餐时碗里小麦的行情
出发时多窗户的火车   和与星体联结的人类
 
早上五点钟   在没有名称的大海
一支棕榈叶刺破静寂的天空
海岸线被剔得只剩下骨头
 
从亚热带进入热带
当太阳变得宽阔
 
当你拖着行程上疲倦的身体
你的影子还在岸上颤抖
你舌头转动   你的声音像火焰一样干渴
 
此刻    在没有名称的大海
海水的脉搏没有思想    它就是我的思想
 
2016.3.2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