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明月咒(长诗) (阅读1412次)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苏轼
 
 
一轮明月照九州,一步三回头
每一座州府是一口水井
水中飞出,银翅的婵娟
随风化为风声,遇云唤做云中君
逢人与人别,双双抛洒相思泪
飞呀飞,爱恨落
大地的车间批量生产幻影
游子背着故乡行吟
书生和狐妖尽情洞房
戍边的将军,琵琶弹尽热血
羌管吹到冰凉,吹得只剩胸中
不愿暴露的单音节
老僧散去门徒,坐地回收莲花
口中吐出:再见
一座空庙,一卷残经
跑出咒语和赞美诗
明月高悬空中,历史撕开白袍
哀乐,生死,盛衰
是人世中,难以预报的天气
 
 
今宵杯中映不出明月
人间遍地债主
空气里埋伏仇家,通缉令上
明月的画像涂朱红的胭脂
这空荡荡的中秋
任人捣腾,河山无人打扫
阴摆出周年庆典,晴在天外播放烟花
月饼隆起的腹部
雨点击鼓,一会擂出一串问号
一会擂出一排感叹号
缺角的戏班在演出
坏份子在集合,围观群众
亮出火把的本性,甄别知己和异己
高堂上,明镜高悬处
只剩一幅草书
惊堂木拍出阵阵惊雷
拍到死寂
坐堂者扶住高帽
往堂下抛出一双醉眼
大喝:明月何在?
 
 
月上柳梢头,为人卜卦
柳树下的男女,还在苦等解卦人
曾扮邮差,不远千里,给人
寄送相思,而回信迟迟
也入人梦境,照短松冈
念悼亡词,孤坟上长满断肠草
曾立岸上,让大江奔流
而今江水停驻,不知该往何方
亦有山鸟惊飞,惊于寂静
说来仿佛前朝事
或中蒙汗药,蒙上了黑面纱
得手者借风掩杀,八十万禁军
都是睁着眼睛呜咽的瞎子
入秋,入北方,入青霜
让诗人抬头,却啥也看不见
只有低下头去,继续作绝句
把故国写进波涛的平仄里
 
4
 
夜夜不夜城,不夜的是人民
月光满身风尘,找不到落脚地
凭空看繁华,比火灾壮烈
一夜高昂于一夜,已容不下
多余的身份。欢歌,热舞
人民俯身享受,撑起了GDP
海上升明月,无人期待无人吟
词赋在广告屏上苟活
卡拉永远OK,人民在对口型:月亮
代表我的心。不管月亮是否答应
无人仰望。无需仰望?
群发短信装模作样,雪片般
寻找亲人和故人
无独酌,无对影,无三角戏
清水江边,垂老的巫师
打上一盆清水,把月亮和自己
装了进去
 
5
 
失踪的明月,和追踪者
各走各路,互为目标
河南,河北,山东,山西
湖南,湖北,广东,广西
天南,海北,河东,河西
幅员何其辽阔,天恩浩荡啊
陆地上,砍伐者在砍伐
树木哼都来不及哼一声
有的成了栋梁,有的成了棺椁
挖掘者在挖掘,一些人挖出金子
一些人挖出巨大的墓穴
海洋上船队浩浩荡荡
捕鲸者捕鲸,钻探者钻探
出殡者出殡,领头者为自己预约了国葬
建造者建造,海水后退
一寸一寸让出陆地,海市蜃楼
跑赢了市政中心的秒针
月亮,这硕大的泪滴
翻滚在开发区的人工湖上
 
6
 
明月其实从不缺席
在舞台上空,冷看风云演义
看山中猛兽,在进化论里穿戴衣冠
看人在江湖,用一生解一道申论题
帮派,部落,国家
给出不同分值的答案
一个人去江湖当老大,得拜师,拜码头
会几手拳脚功夫,装一身英雄气概
一出手,得降服对手和兄弟
一个人去庙堂当老大,赴任路上
逢山,杀戮开道,遇水,权谋搭桥
一出手,就拿下了总冠军
每一届都成王败寇,狡兔死啊走狗烹
一人独享这太平盛世
前有粉丝千千万,后有后宫万万千
中间堆满白骨和白银
一个国家去世界当老大,政治的头脑里
左边揣着和平论,右边横着兵工厂
玩三十六计,耍冷兵器
言必称主义,亮出航母和核武器
一出手,就想统一物质和精神
 
7
 
好戏总会散场,演员和观众
个个不愿离去,他们
一群表演学的瘾君子,一旦
回到现实,就落入巨大的空虚
从朝堂落入澡堂,从后宫
跌入冷宫
现实主义一直在呈现,呐喊
绝招是:重复,再重复
奥义是:永不结尾
明月审美疲劳,想离场,去国
还乡,去无可去,写下遗言——
眼药水。速效救心丸。
隐身术。安定片。
瞎子的眼睛,聋子的耳朵。
植物人的肉身和心跳。
精神病院的高干床位。
神话的代言人。过劳死。
死于轰轰烈烈的无声处
 
8
 
嫦娥嫁英雄,在荣耀中
活得只剩一个美谈
明月终是美人冢
吴刚执于修仙,抛下娇妻
却扛起了仇恨,去做月上的樵夫
时间的天平上,荣耀与屈辱
哪一个更轻
哪一种惩罚比得过
不死的孤独,和徒劳的伤悲
天上的西伯利亚,冰冷的秩序里
嫦娥捣药,捣着循环的广寒曲
吴刚伐桂,树上长出冷笑声
他们在语义上,殊途同归
归于存在主义,他们
带着人的罪,住进明月的虚无里
 
9
 
玉盘,明镜,金波,银钩
东方人把月亮抬高,高到天上
用词语作漫长的美容术
供仰望,望而生畏,望着出神
西方人惯于形而下
以阿波罗之名,以火箭的助推力
一抬腿就踩在月亮脸上
一伸手就擦掉女神的粉底
一开口月亮就成了月球
转眼间,一堆浮土,满地荒凉
神化被物化,秩序为秩序哭丧
五千年的文明泪,流到油尽灯枯
也填不满
这麻子寡妇一脸的陨石坑
 
10
 
承认了月球的身份,等于承认
真相杀死了假相,甩掉了
想象力这个替身么?那么
是无畏战胜了敬畏,还是无知
败给了求知?是悲剧结束了
还是喜剧开始了?观众身陷其中
该鼓掌还是仰面浩叹?
最后一声月亮,如一句悼词
从此是,你好,月球
正如我们说地球,不再说大地
说星球,不再说星辰,它们
从遥不可及的仰望中
落入科学之手,成为标本
和柜台上的纪念品
那么,当我们说月球、地球、星球
与说气球、足球、乒乓球有何分别
是不是这样叫出来,它们才像身体里
可以触摸的球体,那肉感的真实
才能让心中的石头落下来
 
11
 
从想象力的边界,到流放地以远
航天学继续在天文学上
修高速公路,头脑的杂念,脚的远方
仿佛坐一趟波音航班就可到达
仿佛串个门,就可进入的邻居家
开始有人说
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一群人接着说
邻家那么近,我也想去看看
观光客,拍个照,到此一游
脚还在路上,人已从望远镜溜进去的
是偷窥狂,和侦察兵
窃珠者顺手牵羊
窃国者打算住下来
在梦中,换下户主的名字
 
12
 
远离在远离,回望在回望
望一眼就想哭,哭出了
地图上空缺的故乡
黄种人的故乡在月亮里
黑种人的故乡在太阳广场上
白种人的故乡,隐藏在
拉丁字母里,默不作声
纸上的故乡何其远
一边崛起,一边陷落
人在为乡愁开发布会,那乡愁
是邮票寄不出、船票载不走的
一个废弃的球体
切掉的阑尾,扁桃体
炸弹取走的眼珠,结扎后的睾丸
癌变的乳房,尿毒症的肾
断流的心脏
是一块小小的碎片
小于一个贬义词
小到你甚至想忽略掉它
 
13
 
房地产在狂奔中溃散
每个泡影里,都发出呼救声
资金链的断裂处
开发商吞下资本的因果
房奴们高举横幅,洪水一怒
淹没了市政厅
科学家钻研天外的居所
投机者钻进联合国的漏洞
高高挂出,月球大使馆的招牌
小丑披上国王的行头
高声叫卖38万公里外的土地
美元,英镑,人民币,一阵风
从地球的各个角落,跑过去
拥抱骗局中的概念股
荒诞派的鬼脸,露出人的真面目
他们躺在契约里
坐等印刷体的花言巧语
变出庄园和墓地
 
14
 
霍金蜷缩电脑前,看上去就是
一个年迈的外星人
左脑装着物理学,右脑散发毁灭论
地球在他身体的黑洞里
成为残疾的一部分
给他一件斗篷,他就是大巫师
给他一副墨镜,他会上太空练摊
摸骨、推八字,给地球
掐出200年的余额,一些人
还走在扶贫搬迁的路上
一些人排在领绿卡的长队里
头顶上又落下,太空移民的响雷
诤言和谎言在论战,事实上
败家子正掏空积蓄
拼命把口口声声热爱的世界
推向预言里
 
15
 
古人举头三尺,自有神明
今人自以为是
一群遗孤,头顶上只有浮云
和虚空,他们忽略了
月亮,黑夜的执灯者
身份证里,藏着闪电与雷霆
如果它是哨所,驿站
那背后躲着的是友是敌?
如果它是特工出没的大世界饭店
他们来自哪里?
如果它是华尔街,长安街
列宁大街上,高悬的
一只深谙伪装术的摄像头
坐在监控室那端的,又是谁?
我们对此,一无所知
 
16
 
物理学中,黑夜太黑
需要光的补白
哲学中,白昼太过刚烈
需要柔情的安慰
他们需要距离感,孤独需要参照物
大地需要相望的目标
他们从脑中抽出晶体
制造,命名,送入空中
月亮,月亮
这心灵的卫星,光的守墓人
忠诚于它的创造者
而他们是谁?
他们在史前?在星外?
在未知的时空里
一群低声部的朗读者
从时光里倒出流水的声音
 
17
 
往时间的银行里,存入
五千年,再往前
考古学又挖出了几百万年
活过来的骸骨,借走个体户
往钱柜里塞硬币的表情
有谁看到,一拨人,又一拨人
一次次从茹毛饮血,刀耕火种
到车水马龙,灯火阑珊
用光了生产力,制度,文明
一次次把地球推向峰顶
又一次次江河日下
西西弗斯推石头,人吹气球
慢慢吹大,大到无限
又嘭的一声,回到了虚空中
 
18
 
探月探出月亮的虚
月球的空。科学的胜利
推动了修辞学,让人不得不
重新打量月亮
它是一颗脑袋
皮毛之下,头骨的护卫中
它空,这被制造的空里,藏着什么?
它是一只蛋,轻钙质的伪装下
它空,水体的清澈里
是挣扎的心?是智慧的活体?
科学的锤子轻轻一敲
便有成群结队的子嗣
跑到阳光下来,大声地问
谁是自己的父亲
 
19
 
我们仰望月亮的时候
仰望什么?相思者看到了
自己服下的毒药
我们仰望月球的时候
仰望什么?末世人看到了
船状的避难所
弱肉强食的法则,从国际搬到星际
于是,有了非自然的生死
有了背井离乡
从秦往赵,从赵往魏
从魏往鲁,往齐,往楚
是春秋的法则
从屠杀区,到安全区
从阵前的子弹,到阵后的刺刀
是南京和奥斯维辛的法则
有人藏于深谷,有人流落海岛
渐渐忘却自己的前世今生
这是空想者的法则
末世的法则是,从陨落的地球
到冰凉的月球,得强渡一步之遥的天险
无法确定的是,月亮是否愿意
做一座山谷,一个海岛
那样沉默地面对人的去留
 
20
 
司马氏,祖籍地球村
坐在流星上,编写另一部村庄史
苍茫的星际,又有张骞出西域
一去千万里,每一里
都铺满月色和丝绸
钢铁喊冷,火药热烈
又有哥伦布,在航海志里
录入新大陆的纬度,和小语种海盗的口音
互联网从大脑里逃出
成为脑细胞的延伸
星球与星球,被道路、航线
商业、婚姻,一一连接
宇宙间的亲戚,喊共同繁荣的口号
混血儿们,诵读同一部教科书
黑夜拥着明月,行游太空中
 
21
 
一个人在美梦中跋涉
走着走着,就来到了噩梦中
一个人在家园的尽头醒来
哭着哭着,就学会了
说出懊悔和珍惜
宁愿慢,慢到不曾出走
永远活在一个词的半径里
慢到静止,和明月互不打扰,两不相欠
学会了爱,爱一滴水,一片叶子 
一粒尘埃,爱每一个活着
但终将死去的人
爱每一个分秒,爱此刻
学会了归还,物还给物
灵魂还给肉身
把时间从钟表里还回去……
终于两清了,只剩下墓碑上的
一句铭文:
“我来去两空,而歉意不曾减少”
 
2017、10、4—10、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