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活着(外一首) (阅读549次)



活着

雨从山上落下来
走过大大小小的河道
倒入大海的浴池里
然后光用木桶提到天上去
再倒下来

在这期间
你出生了长大了
然后埋到地下了
然后众生包括你的儿女
又一轮循环
荒凉并且熙熙攘攘

似乎万劫不复没有人能逃过
然而却有人在文字里活下来了
或在人心里不断地活着

这是一些什么样的人呢
一些比山高的人
高山记住了他
一些比秋水清澈的人
镜子和混浊记住了她
一些怀抱大海的人
孤帆和广阔记住了她

那个背负十八层地狱
爬到山顶被光芒照耀的人
那个在十九层地狱
播散净土的人
那个一生失败着却胜利地活着的人
神记住了他们
恶也鲜明地活着
但只是为善打着灯笼
以便走在历史剧场里的人不会迷失

我和老楼在尚湖边喝茶
有意无意间不断说起
已经离开人世十余年的唐滔
此刻他活在自己画的虞山里
半山腰的一汪水潭是他的眼睛
我们的言说就是他在尘世的行踪

能永远活着的
都在人心里
没有其他秘密




道县
一一致幸存者周群

所有的悲剧都要索取现场
所有的悲剧都是死亡铺就的舞台
在道县 现场是一眼天坑
一万个一个挨着一个的死亡
只有一个起死回生的人
被缓缓地按排着爬了出来
他就是今天的来源
他就是我们民族的母亲
他就是言说的秘密和秘密的言说

所有的人请闭嘴
所有的风雨请停息
所有的骄躁的文明请沉默
听那个回来的人说:
天坑是上苍的眼睛
一个接着一个涌出的死亡
是上苍的眼泪
基督和佛陀只能在眼泪中复活

道县是没有人首的地域
道县是亡灵昌盛无道的城
只有在道县并且亲临天坑
你才知道 上帝在哪儿
佛祖在哪儿
苍茫的人世间 你在哪儿

幸存者周群恍然间说出上帝的话
"要有光 于是黑暗涌出了光"


*“跪下!”身后的民兵一声么喝。周群立即被民兵强制按在地上,后脑门猛挨一钢钎,然后被一脚踢入那无底深渊。不知道过了多久,周群在洞里忽然听到有人叫妈妈。这时,她苏醒了过来。原来已经扔下好多人,她摔在了别人身上没死。
第二天,有人不断往硝眼里扔石头。周群和她的大女儿原本躺在洞的上层,被石头一打,又跌到了底层。这时,她惊异地发现丈夫和另外两个孩子都在那里,旁边都是尸体,但他们都侥幸活下来了。这家人团聚了,团聚在死亡的魔窟洞里。洞里又黑又冷,一家人只能坐在尸体上。丈夫被铁丝绑着,怎么也解不开。三个孩子又饥又渴,直叫肚子饿。周群急得手足无措,想叫丈夫想办法,可这时丈夫蒋汉正已经神经失常了,一个劲地在堆积如山的尸体旁来回走着,嘴里不知叫着什么。
这里不分白天黑夜,也不知熬了多少天,孩子们渐渐不发声了。先是大儿子,后是小儿子,周群紧紧抱住女儿,但还是无济于事。丈夫要水喝,周群脱下一件衣服,在水里浸湿,拧着给他喝。他喉头动了几下,却喝不下去,头一歪,死了。
七天七夜之后,周群的两位学生设法将她救出了硝眼。此时,五口之家就剩下她一个人活了下来。出了硝眼,一身血痂子,却还要遭民兵追捕。
这次道县惨案,涉及10个区36个公社,468个大队,1590个生产队,2778户,共死亡4519人,其中被杀4193人,被迫自杀326人。另外,受道县杀人事件影响,道县所在地区零陵十个县市,以及外地区的毗邻县市也出现滥杀现象。在文革期间,该地区非正常死亡9093人,其中被杀7696人,被迫自杀1397人。被杀者最大年龄为78岁,最小的仅出生10天。经查,与杀人事件有直接牵连者达14000余人。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