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土墙上,野艾曾经茂盛 、小调•冬至,树上的黄柚子  (阅读457次)



 
小调•土墙上,野艾曾经茂盛 
 
汤凌
 
土墙上,野艾曾经茂盛
冬至收割它们的生机,凋零 
如同思维枯竭的水井,缠绕北来南往的
褐色风,不时吹响环形的呜咽声
明亮的上午,一只
左顾右盼的老耗子,蹑手蹑脚折下
干枯的艾枝,拖回洞里,窃喜无人知晓
 
 
2017年12月 长沙
 
 
小调•冬至,树上的黄柚子 
 
汤凌 
 
社区景观树 
黄柚子挂在树上,一个象征 
一个羞涩的矛盾体 
在“严禁采摘”告示的阳光里展示 
被遗忘,或害怕被遗忘的 
金黄诱惑 
原以为,只要热爱这世界 
就够了,整个春天和夏天 
一朵白色小花 
藏在树叶深处,静悄悄孕育 
硕大的自信之果 
 
你应该认识它们 
冬至的柚树上 
挂满了酸甜涩的黄地球 
汁液饱满,招摇,而又羞怯 
好像在等待 
风和雨水的收获。是的 
冬至过后,小寒,大寒 
它会慢慢后退 
向内收缩,掉下来 
完成一次完美的自我收割仪式 
 
2017.12 长沙 


 
小调•池塘边,与金金读《唐诗三百首》 
 
汤凌 
 
池塘边,与金金读《唐诗三百首》 
他认真读着,童声很美 
似乎这些诗本该由他朗读 
五岁,他不懂得诗背后有着 
壮阔的个人史,恢宏的时代 
“儿童相见不相识”,儿童的确不相识 
我也相见不相识,或者说不是旧相识 
时间过去了,都不是旧相识 
就像眼前这山水,这池塘,这社区居民 
流动太快,一个灰女人拖着行李 
从身边走过,不知会去哪里 
“秦时明月汉时关”,秦时明月 
汉时明月,秦时关,汉时关,关山 
消逝,明月尚在,但我们已不相识 
不过纸上文字和修辞 
“李白乘舟将欲行,忽闻岸上踏歌声” 
桃花渡,众目之下,汪伦唱歌跳舞 
“春草明年绿,王孙归不归” 
如今有手机,可视频。矫情吗? 
但五岁的金金认真读着,没有疑惑 
我也认真领读,仿佛这些事 
前不久发生在这池塘的景观渡口 
“向晚意不适,驱车登古原。”他突然 
问,是公共汽车吗?是小轿车吗? 
我该怎么告诉他,时间已经 
改变语言,也改变了思维观念 
我们如此慌乱,被碎片化,被异化 
功能型人,没有着落。我该怎么告诉他 
他出生前,这个社区 
每棵树,每株草,还有人们 
都是从外地移植而来 
组成新社区,长出新枝 
若干年后,也许会形成新传统。而现在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才是 
我们的真实。五岁的金金继续读着 
努力背诵,期待我的表扬 
 
2017.12.   长沙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