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写一首诗骂那些诗人 (阅读662次)



看多了朋友圈
就很有冲动
想写一首诗骂那些诗人,
到处评奖,比赛颁奖,发表感言
还有年轻跟着跑,追随名诗人的新秀
先锋,其实都是文字游戏,
想想鲁迅先生,骂也是一种艺术
讽刺也可以一种锋利
可惜他到了现在,也是大师
也是油腻男,也是很多女学生
男生追随。说到底,诗人
总是多余而懒惰的文字产物
好像会唐诗三百,读几首海子
顾城,徐志摩,就可以
实际上,没有多少人读诗歌
有人喜欢就好,不必冠以一个名号
文字自己会说话,
我们需要沉默

2017



诗歌

开头总是有一个火苗
慢慢安静燃烧,染色习惯或推动想象
虽然预知不太遥远的预兆,
好似火车出发就要准备抵达
诗人故此是慵懒而自恋的
从爱尔兰狂热至冰冷奥登
理性是一个没有幽默感的客人
虽然逻辑常常傻笑,说一些理论
回收一些词句,那火不小心就灭了
你作为主人还没来得及坐下
茶水微凉,就起身离去
太多语句堵在门口,窗户
无人整理,平顶山的风过来
陌生的风景如此熟悉

2017


元旦

两天之间,夹着很多情绪
如同两代人之间的空白
很多人从过去走不出来
他们哭泣,迷茫
准确把自己陷于乡愁
那些慢性压抑如同一个便宜的喻体
撒在故乡夜空,
原来文字从来不属于我们

虽然我们想附于其中
若徘徊史书之中的军师
或勇敢将士,一切都是付之东流
一切英雄奸雄都已沉默
一片粉墨登场的人已经排队
上演不足为奇的传奇
台下的我,又过十年,无所事事

2017

抚河

平顶山是他的,抚河是我的
好像明月是李白的
西湖是苏东坡的,那些文字
找到自己的归宿
好像诗人一生背负的山水
他把山放下,我的河
还在心里涌流
抚州和三岗口的距离
决定了,我的外婆的一生
她嫁给的军官死了
据说那两个孩子都很美
我那河从抚州过来
带着她的芳华,勇敢
背着她的山,遇到这裁缝就消逝
我浪漫的泉源自此就滋润了
这片文字的土地
里面每一次挖掘,潜意识里
都是她对我的思念

2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