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寒山感怀 (阅读675次)



《冬夜疾行》

 

 

冷风如针

朝他眉心扎去

因此,他频繁眨眼

小剂量的痛楚来临

他有把握

使引擎的轰鸣压低

使官能更出色

得以从芜杂中解脱

身体妥帖地

擦着地面

在日落大道上追逐

达达地向北驰去

 

 

 

《晴冬日暮》

 

 

北方的天际线上

抹着一层红晕

显出恬淡之红

天穹也呈现

幽蓝的恬淡

在穹顶的笼罩下

薄幕很快拉下

它们也很快与夜色消融

 

 

 

《凉亭记》

 

 

在狭沟底下

有独一一座凉亭

圆圆的亭盖上

覆着尚绿的青苔

也已积了不少枯叶

偶尔有人下到沟底

来到亭下

人走后留下他的影子

因为荒芜

没有人在此久坐

但影子却越积越多

它们交叠垒在亭下

保持坐着

和刚欲起身的姿势

两侧山腰上

高大的乔木

向着沟底探身

拢在这座凉亭上空

它们低头时

不停落下树叶

越来越多地

覆在亭盖上

 

 

 

《尤金娜》

 

 

当我听说

斯大林临死时

唱机上放着

尤金娜弹奏的莫扎特

那首第23

钢琴协奏曲

我忍不住去听

先听的是古尔达

觉得不够意思

又去找尤金娜

想象那个夜晚

她的手指

咔咔按着琴键

她奉命连夜

为斯大林

录制这首协奏曲

在第二乐章时

感到琴键

突然沉重

手指的行进

也变得滞缓

 

 

 

《破布》

 

 

两年多来

我站在坡上

很多次想

沟底都有些什么

临近沟底的地方

是不是一片缓坡

会不会有片

新翻过的地

像块灰布

披在坡上

从上面看下去

底下的路

显得逼仄

一天中午

我绕了一大圈

走下去

发现道路

非常宽敞

坡势也陡峭

一些房子

不要命地

建在土崖下

哪来什么

破布片

 

 

 

《打几场霜它们一准会被冻死》

 

 

早晨的阳光

晒到它们之前

倒伏的绿叶上

喷覆着许多白霜

大片大片的

都已奄奄一息

按住它们的手

以及筋骨

也像刚被雕刻出来的

 

 

 

《前奏》

 

 

他一边用手抓我的头皮

一边问我

要几号理发师为我效劳

我躺着闭着眼睛

第一次到这家理发店

在冬天。本城一处

不显眼的角落

没等我开口

他开始指压

我听见他

年轻的指关节

发出咔咔的声音

紧贴着我的头皮炸响

 

 

 

《女曰鸡鸣》

 

 

鸡鸣打了好几次了

曙色尚早

格窗外没有丝毫亮光

浓霜降在冬日的山野

那副白棉帐内

他们正在嘀嘀咕咕

甚至还发生了争吵

那时他们六十四五

我睡在隔壁

另一副黑色苎麻帐内

我睁开眼。看周遭漆黑

趁他们无话的间隙

提提被头,翻身睡去

然后又听见他们

转而说另一些事

又听不清晰

 

 

 

《关门大吉》

 

 

旋转的灯柱

不再发光和旋转

我去看了

门口没贴告示

但显然已经关门

有段时间了

来自某个县某个镇

某村收拾利索的小兄弟

理发师、朋友

带着他的技艺

离开了那条

光秃秃的巷子

 

 

 

《水井》

 

 

我想起我爹

在十几年前的

某一天

从庭院十几米深的地下

终于掘得

一眼井水

没人认为

那块地下会有

这样一条暗河

它奔涌而出

我们在黑暗的

井口边围着

探出头朝井底望去

大量的快乐

自井口溢出

但没过几天

一墙之隔外的

另一座庭院内

有人开始往下挖掘

并用炸药轰开

一块坚硬的岩石

把水分了一半过去

 

 

 

《无聊时周围比较安静》

 

 

注意到羽绒服上

呲出来的一根鸭绒

把它扯出来

抛进空气中

用手去抓它

连续四五下都扑空

 

 

 

《冬食记》

 

 

山顶仍未积雪

天也阴沉下来

杀了只鸡

借个伙房

在山里炖它一上午

无事倚窗

望着山岭上

树丛像老叟稀疏的短发

一根根立于灰色山脊

 

 

 

《寒山感怀》

 

 

接近9点的镇子上

人已经很少了

一轮弦月

挂在东边的夜空中

我们走在

去取包裹的路上

发现路上布满水渍

如钩的银月

正走向它的归宿

星辰自由列布

和闪烁

在水渍和星空之间

有些地方

耸立着极高的高山

那儿霜凝玉砌

已是另一番景象

 

 

 

《深夜,爆破队还留在化龙山内部》

 

 

爆破

使方圆几里的合金窗

发出咔咔的响声

墙皮

出现脱落

 

更重要的是

它让山体发生震颤

连同在山里过冬的

野猪、麂子

栖在灌木丛中的留鸟

都被急促地

颠了起来

 

落下后,它们睁开眼

冷风

漫山吹响着口哨

 

 

 

《尤记》

 

 

从圆柏上

窜出来的那群鸟

 

叽叽喳喳的

不知欢愉和痛苦的鸟

 

一只一只

来到初阳下

在地上跳着

投下的影子也在窜动

 

初阳升起

说明当时只是清晨

圆日跃出山头

洁净令人欣喜

 

 

 

《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在深秋时分

还是在这个山中小学

听见孩子们

齐声朗诵渔歌子

感到莫名振奋

是日也无雨

午后的山依然是绿

如果真在桃花

盛开的月份听见

穿过镇子里的溪水涨了

我又会毫无感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