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再也没有了 (阅读4596次)



再也没有了

    去年6月份,记者到位于武汉的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采访时,水生所的科学家专门带我访问了东湖之滨白鳍豚馆内的淇淇的住所。那是一个只有几十平方米的水池。负责人张先锋介绍说,这已经是改进过的,淇淇原来住的地方,更小,环境条件更不稳定。
    淇淇在水池里转圈,它能做的也只有转圈,偶尔在科学家的帮助下进行一些游戏,发出欢快的鸣叫。张先锋博士说,每天都有不少人来拜访它。但科学家对如何改善它的处境,却想不出太好的办法。
    想过给它找一个配偶,想过在长江里找到更多它的伙伴;想到过如果条件允许,有朝一日能够把它放回大江;想过如果科研条件成熟,可以克隆出更多新的淇淇。
    但是一切都是徒劳的,对残酷现实无能为力的科学家至今只有依靠梦想。长江里到底还剩下多少条淇淇的同伴?谁也说不清,但最乐观的估计,不会超过一百条。
    也就是说,即使淇淇不死,长江里的白鳍豚也难逃灭亡的噩运。对于一个物种来说,一旦种群数量在一万只以下,想逃脱灭亡,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
    繁衍生息于长江中下游的白鳍豚,是中新世及上新世延存至今的古老孑遗物种,有“活化石”之称。是兽非鱼的白鳍豚,全身灰白,体态健美,是中国独有的豚类动物。它的价值不仅在于观赏,更重要的是具有仿生学、生物学、考古学、军事学等多学科的科研价值,被列为世界12种最濒危的动物之一。
    淇淇肯定也有梦想。它也不愿意在这么个小水坑里呆着,它要与伙伴嬉戏,想要正常的繁殖,想要与人类和平共处而不是被人类挤兑到灭亡的边缘。但是它现在死了,连梦想的权利都不再有了。
    要想让白鳍豚这样的珍稀物种,这“水中的大熊猫”--实际上生存状态比大熊猫还要窘迫的大自然的重要组成部分--有个休养生息、繁衍后代的场所,需要一个安全的地方,可是淇淇的故乡--长江--的生态条件却越来越恶化,这一片水域周围的人类为了养活自己而设计的种种经济活动,对长江几乎所有的天然生物都构成了致命的威胁。
    张先锋说,淇淇对人类最大的贡献,是让人类真正认识了白鳍豚,认识到保护白鳍豚的重要性,认识到保护长江生态需要自觉的、长久的行动。
    当淇淇活着的时候,我们还可以幻想:也许生物技术的进展和人类的良心发现后的努力,能够壮大白鳍豚的数量,进而让其得到全面的恢复。但随着淇淇的老化和最终的去世,看着长江生态改良期限的无限期往后延伸,我们现在连幻想的权利似乎都没有了。张先锋说,科学家这几天正忙着解剖淇淇,制作淇淇的标本,研究淇淇死后的身体变化。但淇淇死了之后,我们什么时候还能够看到一只真正的活着的白鳍豚,而不是仅仅在电视片,在老人们的讲述和科幻小说中见到它呢?淇淇似的希望与人类友好相处的梦想,什么时候才有兑现的可能呢?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