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要去新疆》(组诗) (阅读1067次)



我要去新疆
 
我要去新疆。  那里的葡萄和腰鼓
篝火和戈壁
真经加持过的城堡
圣灵的翅膀拍打过的叶脉
一切都是描述……   到新疆去
那里的戈壁滩是蜜罐儿   
做它几日蜜蜂   好心情酿蜜
一心一意
去爱那里的苍凉  和落日。
   
 
准噶尔盆地
 
一匹马跑过   会留下骨骸
一只蜜蜂找不到最后一朵花
一只老鹰   看不见一只兔子
我若想描述
必须在38万平方公里的大戈壁上遇见一个巴依老爷
它的维吾尔族语
有着大戈壁的起伏
这红柳和胡杨   紧紧抓着黄沙
这荒凉
消磨掉了一颗流放的心
当我乘坐的车子在准噶尔盆地上奔跑
我最担心
一个人孤零零地活在这了无人烟的大戈壁上。
         
 喀纳斯山顶上的雪
 
它们常年在那儿   像一匹安静的白马
它们吞下烈日
咽下西风
它们在那儿   群山的肠子都绿了
它们还白
那近于蔑视的冷峻
让满山的冷杉   
在风雨中颤栗。
 
天之阔它如此简单
地之大它什么也不占用。
        
喀纳斯山
 
一道山谷的宁静
安抚了一颗凡尘的心
在这儿
想重新诞生一次。
 
满山都是召唤。  满山都是世外桃源
真羞愧这身臭皮囊
一条小溪都比我率性
一棵小草都比我荣辱不惊
这极简的山脉
每一块儿石头都活过了明月
雨要来了   闪电甩着长鞭
响雷野马一样跑过……哦   喀纳斯山
稳稳坐着
大修行啊
乌云在它之上流下了虔诚的泪水。
           
喀纳斯湖
 
雪也有滚烫的心。 为了赶赴一场聚会
跳悬崖   舍真身……
 
在山顶上    它们一起白   一起冷
一起被风吹
一起粉身碎骨。
 
一起献身
一起重生  
从高巅到低谷  
它们奔赴的样子   比雨水壮烈
比闪电决绝。
 
它们成了水
好兄弟一起活   一起清澈
一起给山脉照镜子 
一起接纳落花的小草   闪光的星星
和远道而来的人群……
 
喀纳斯山的早晨
 
小雨飘了一夜    还在飘
喀纳斯山更静了
鸟鸣从叶子间滚落
满山雾岚 
群山念经似的   高与低
明与暗
都是禅意。
 
这布施   如此丰饶
只一瞬  
心里的暴风雨就停了
喀纳斯山在晨光里脱胎换骨
低头或仰望
都是大义……   
 
为喀纳斯山写一首诗
 
我要写下它一个石阶   一块儿石头
写下它的云杉  荆轲
不起眼的小黄花
写下满山的绿和会跑的雾岚
写下枝叶间的鸟鸣   蜿蜒而去的山溪
写下它的沉默  它的起伏
写下一个八十五岁老人登山的背影
写下奔放   远处追赶我的雷声
写下山顶上的白光
山脚下涌动不息的溪水。
 
我要把我的呼吸写进雾岚里
把我的目光   写进闪电里
我要把一座山的深邃和幽静写进一座庙堂  
把缓缓降临的暮年
写进云杉上的夕阳
把我的来生    写进一滴露水
把一次一次的心动
写进喀纳斯山的不朽。  
 
吐鲁番的葡萄
 
在五月  我看见了一种海
绿色的海
长葡萄的海-----那是一只绿翅膀的鹰在雄踞
我看见它脊背上的光在滚动  
在呼吸
我听见一种歌谣:葡萄  葡萄!
它的叶子
像我飞远了的青春鸟
坎儿井是一个悲壮的传说
那水   有人的心跳。
 
一只猫的眼睛亮了    千万只猫的眼睛亮了
我们叫它吐鲁番的葡萄
甜蜜的小房子
酿酒  就燃烧。
 
《在五彩滩看落日》
 
落日蔑视了这里的一切    落日喜欢了这里的一切 
落日像一个远行的老人
用他最后的眼神
看这五彩滩上的沙石   和河流……
 
我见到了。  在新疆   布尔津
它不动声色的移动
加剧了戈壁上的辉煌
 
落日的红光中   我有了一个盛大的影子
我一动
我的影子飘过了额尔齐斯河……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6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