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复述雅诺斯或卡夫卡的一个故事 (阅读985次)




 
复述雅诺斯或卡夫卡的一个故事
 
——艺术归根结底是悲剧性的。(卡夫卡)
 
 
教堂里的一条铁链挂着一只手
凡来教堂的人
都会看见这只晃来荡去的手
 
它仅有的血,滴尽了
严格地说,它已不是一只手
它风干了,是一只手形骨
 
先前,这只手自恃黑夜的掩护
去偷木雕圣玛丽亚挂满的金银饰
但僵硬了,被木头塑像紧紧抓住
 
可怜的退役雇佣兵,使尽力气
想把手抽回来。直到早晨的祭坛前
来了教堂司事、修道士、祈祷的人
 
众人帮窃贼拽手,也没能成功
市长叫来刽子手砍下窃贼的下臂
塑像松手了,下臂掉到地上
 
教堂的柱子上挂了反映这次事件
的简朴图画,上有拉丁文、德文、
捷克文组成的说明性文字
 
还原事件的真实性在于还原
雅诺斯和卡夫卡不浪费疑点
木雕圣玛丽亚为何松手了呢
 
卡夫卡似乎看见了窃贼的手
由痉挛到僵硬的全过程。雇佣兵
是善的,手的僵硬源于强烈宗教感
 
刽子手的刀,利落地解除了
退役雇佣兵良心发现的痉挛
也除净了他亵渎圣物的羞怯
 
卡夫卡说:他可以继续做人了
一个人要犯罪,总是先要
在心灵上肢解自己
 
注:故事源自雅诺斯记录的《卡夫卡口述》,赵登荣 译。
2017、12、12,望江

 
记忆与埃德加-关联
 
 
先前,水流冲走了树影
活泼的牛羊创造活泼的空气
仙女在光亮中飞来飞去
 
被仙女迷住的母亲随仙女
飞出了光亮。她的影子
离开了身体,被水面吸收去
 
母亲脸色转暗,缓慢如
水面吸收万物的影子。黑水更黑
母亲的脸色吸走了牛羊和你的忧郁
 
水粘稠像融入了一种阿拉伯树胶
呈现纹理清晰的液脉
不为人脉复制的液脉,逼退焦渴
 
2017、12、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