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风的传人》等4个 (阅读1596次)



风的传人

风衣里竖起的耳朵,
离天堂最近。
却并无人窃听,
并不向人间泄露荒诞的身世。

寒潮骤降,
比初吻还要令人瑟瑟发颤。
莫非初雪也将要来了?
在阴沉天幕下,
一切未免惨淡。

风中,箫声幽凉,
萧索之音深入骨髓,
直到唤醒了一长串咳嗽。
还似飘摇无定——
如此人生已无人导演。

自此,向着深谷,
恣意高喊如饥馁的豺狼,
也无人再去阻拦。

风于是飒飒地吹过,
遍地起了白霜。
躲进树丛的月光昏睡了,
只落下蒙昧的投影——

那是游魂,
那是风的传人,
在没日没夜地学习呼啸。

          2017.11.19.




神鼓

鼓,偷袭了那一山寂静。
再无处躲匿。
手足发汗。

前日失踪的弯月,又踱了回来。
仍挂在半梁上。
不时呼呼喘息。

是风?抑或杂念纷纷?
在心魂上凌厉地吹起号角。
杀伐之音大作。

如在四处奔突,破围于乱阵。
欲还原于一个个精赤的“我”。
无痴无妄。

耳中只剩了嘈嘈的鼓、窃窃的鼓。
在无休无止地回响。
恍似神话一般。

             2017.11.22.




匍匐

悉心去听:一部诗集里
细微的心跳。零碎而
鲜红,沾涂着上月尚未擦拭的
唇膏。生活曾因此酩酊不醒,
浮泛起一抹神秘的泡沫,
也因而在枯燥中别具了诗意。
惟有低于桌子,趴伏在大地的
每一丛尘土中,才能沉浸于
一次真正的出尘。让滚滚诗句
翻涌于胸间,却无声无息。

             2017.11.22.




倒沟峪

山风行驶于每一道沟壑,
挟着初冬的清寒,
回旋往复。
不时,吹皱了山间的荒坂。

经霜的灌木,已变得枯萎,
渐渐化作焦褐的一团。
需眺望才见:
那群远翔的苍鹰,滑过天宇。

懵懂间,又一派洪荒气象——
斑驳的肤色若豹皮般,
附在山脊上。
似流星从高处陨落,四野呼啸。

或累卵状,又或危塔状。
一块块巨石叠置着,
历经岁月,
而依然耸峙。透出沧桑的气息。

石头已成为山谷中绝对的主人。
在任意变换着魔法,
随性地雕塑,
以还原历史。虽时光再无以倒退。

              2017.11.2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