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诗五首(刊发于《雨花》2017年第11期) (阅读2378次)



 余笑忠诗五首
 
 
        深呼吸
 
让负伤的蚯蚓回到泥土
让那个在冬天以猪板油护手的老妇人
回到幸福的前夜
也让那个幼年失怙的白须老人
得知母亲之名
 
然后,你可以走进夏天的草原
牧羊人在石头上晾晒他的鞋垫          
那是一双
绣花的鞋垫
 
现在,你可以在露宿之地仰望——
亿万颗星星叼着烟卷
占星学家让你相信,星星
也在谈论我们
 
 
        与于坚在浠水苏冲府农庄观鸟记
 
一夜欢饮后,早起如常
眼见草坪上的酒瓶东倒西歪
我将它们一一归置在墙角
一大溜空酒瓶,像一帮家伙
面壁而立,忍受苍蝇滋扰
 
待我再从屋子里出来
于坚放下了本子和笔
招呼说:看鸟吧
屋脊上有一只小喜鹊
有一声没一声地叫着
 
飞来了第二只
但并没有向小喜鹊靠近
小喜鹊也没有向它靠近
新来的一只背对着我们
小喜鹊依旧侧身而立
 
它们在用它们的语言说着什么
老于微笑的表情,想必赞同
我称它们为两个小神
坐看它们,我们甚至不敢
高声交谈
直到它们飞走了,它们飞得
比黑人兄弟还快啊
 
而我一时想不起
那些飞人的名字
太快了,就像飞人走上了歧途
 
 
        浠水文庙石榴树
 
映入眼帘的这棵石榴太大了
我一会仰拍它
一会儿俯拍它
我不知道如何形容这棵石榴之大
它身旁没有另一棵石榴树作为比照
我也不能拿它和樟树相提并论,那太夸张
况且樟树尽管高大,但没有喜人的果实
 
那里有石桌和石凳
树荫下,四个人喝茶聊天
我拍下了他们。我想这里的人们
会一如既往地善待它
但我的镜头总是回避
另一侧:石榴树下停着一辆黑色小汽车
不过,我还是如实拍下了
石榴树,连同整个儿被荫蔽的小汽车
那黑色怪物令人扫兴,但足以证明
这棵石榴之大
 
其实,这辆车只是出现的不是时候
我见过同样停在石榴树下的车
清晨,车顶、前窗满是落英
在我眼里,它胜过所有的幸运彩车
 
 
              送子远行
 
护照、机票、带家庭合影的钱夹、手机、充电器
你最紧要的东西
集中于一个随身小包
我越来越不喜欢惜别的场景
距离以万里计,以时区和时日计
你的远行多出一个夜晚
我多饮了一杯,自言自语
老而多慈,不如老当益壮
愿多年父子成兄弟,愿我的未竟之诗
有你代笔,愿你的还乡之梦
像机场里的行李车,被我缓缓推着
像接过一部婴儿车
 
 
              有 赠
 
我嫉妒和你用方言交谈的人
因为你
来自伟大诗人的故里
毫无疑问,你的方言多少保留了
诗人用过的古音
“深固难徙,更一志兮。”
 
因为你,我记住了一种花的名字
年年岁岁,它在古老的节日盛开
那花枝上,一簇簇红色的花
由下往上,次第开放
一种我从未见过的花:端阳花
或许,它在别的地方另有其名
但在诗人的故里,这名字恰如其分
 
原谅我
不能饮下更多的酒
因为我讨厌醉鬼的唠叨
哪怕重复的是由衷的赞美
还因为,我更乐于倾听
你的欢笑,你动听的乡音
“绿叶素荣,纷其可喜兮。”
我更乐于相信,如果你用乡音
祈祷、祝福,也许更灵验……
 
 
刊发于《雨花》2017年第11期,发稿编辑:育邦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