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12首 (阅读2053次)



《樱花》

樱花开了
想起来这是樱花树

今天数了数
有九株

九株太多了
九株全开放
就没有其他树了
连做背景都不入眼

这一株独自站开
再站远些就可以单独算了

再再站远些
就不是我们的树

如果单独不开花
就不确定是樱花树

如果开花不落英
就不再是这世间的树


《为它添上取下浅紫花朵》

没有一次看到梧桐树不想起凤凰
除了看如不看心中在想别的事情

想起凤凰就会觉得梧桐树也就那样
为什么凤凰会只拣梧桐树停栖

就又看看梧桐树
为它添上取下浅紫花朵

落叶不要落在肩上
落肩上又多出想法

这一片直砸头上
吓空一切

立即梧桐树又显现在眼前
浅紫花朵安心落完在了上个季节


《响个不停》

如果一直睡不着
就会听到扫帚声
后陈营路上凌晨四点就响扫帚声
需要感激的人们有很多

如果随着扫帚声一直专心一念:
扫除尘垢、扫除尘垢
就能成佛!
可是你又想起了火葬场

想起火葬场搬了以后
后陈营路上再无送葬的唢呐声

想起了唢呐声
就响个不停


《初冬》

我们的树几乎都青着
棕榈拖着枯叶不肯扔下
悬铃木也未落尽黄叶
裸露巨大的伤口
来不及恨了
我们要等着它们
一等等到来春
悬铃木也都全部绿了
棕榈仍会拖着枯叶不肯扔下
我们终究还把棕榈当作我们的树

《明天》

阳光照进屋里
没照到身上也温暖
过一会儿再注意阳光
已向西移了一米
没有谁能抓住它不让它西逝
自己坐到阳光下的小狗仍很有坐相
识破一天一天没有什么不同的把戏
我们都欢迎阳光回来
最快是明天了


《阳光》

阳光照进我的屋子
外面也都是阳光了

小狗也知道坐到阳光下
小狗不悲伤过去了的阴冷
不担心将来的雨雪

一时想捧起阳光给缺少温暖的生命
还是如小狗专心体会一刻的恩赐

与阳光与屋子与人们与小狗都只是相遇
不给每个相遇带去一片阴影

只要走远些
不挡住小狗的阳光


《今天》

面馆的条桌上
一只苍蝇

没有人打它
打也打不着
它还会飞

都是为了吃一点
都是为了活下去

人觉得苍蝇命不久矣
人不知自己何时死亡

今天眼前一亮
行道树刚涂上石灰

今天棺材店有生意
棺材店老板应该高兴

人人应该高兴
苍蝇也应该高兴

苍蝇的复眼看到的面条也是能吃的
而且它不在乎等我们吃完了它才吃
也可等到我们扔垃圾桶里它再吃
所以苍蝇应该更高兴


《冬》

冬雨响在大树枝叶间
以为是雪子
看地上没有跳跃雪子
甚至还没有雨滴落地

我们有香樟、法桐、冬青、银杏、白杨
全已是大树
吸收了我们很多浊气
给予我们新鲜氧气
给我们挡雨时油然感恩它们

银杏树一身金黄
暮色中还亮着
难得不妒忌银杏树百年果实计划
有没有一场别离如落木萧萧一样美丽

我们使银杏树与银杏树站远些
不让根系在地下搏杀
所以感谢上帝
和平竟然还在我们内心


《人行道》

人行道上有鸟粪
有樟树果实踩碎后的黑迹
它们能分得清
果迹不自辩我不是脏

人人不能留下脚印
与果迹重合
躲开鸟粪
独自走到尽处

基本上所有人还会走回来
走回来又分辨鸟粪和果迹

当有暇分辨鸟粪和果迹时
就是幸福了
我要替这么多来去的人们感到幸福

樟树也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还有满树的果实
要摔在人行道上


《另一棵树》

悬铃木越来越稀疏
枝桠间释放出天空
天空正是我们藏的最大的宝

给我们阳光雨露
行星流星那么多大石头
没有一块扔我们头上

苍天在上
我们不能白苦
我们在人世间所受的伤
要成为光荣

悬铃木你这伤疤太大了
重又生发
是另一棵树


《雨滴》

看窗外广阔的阴天
到外面时有细雨稀疏落脸上
喜鹊忽然大叫两三声:
知道了冷杉上有喜鹊
找不到喜鹊的身影

哦梧桐树也在这里
凤凰不可能在这里

很多人不可能在这里
回不去的往日想来就来
我看住它们

天上看不见的雨
千万里而来
这一滴正好落入眼帘


《都会落尽的》

这一株银杏最先落尽
它还站在原地
所以我还认得它是银杏

不要急
都会落尽的
院子深处的几株将落尽在雪天里
落叶雪花都轻飘飘地
被那么沉重的地球牵引
都可以融为泥土

时光能在落尽后的银杏树上静止
一点变化也没有了
我可以把银杏树忘很久了
偶尔又更加一株不漏:
它们更加一样了
“这全都是银杏”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