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11月11首 (阅读2221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有时,你会喊一声自己的名字》
 
相信你也做过这样的事,四下无人时
曾偷偷叫了一声自己的名字
如果那时是酒后在卫生间,这一声
会被你用自来水随手冲掉
如果面对的是一条大江,情况便很不一样
你发现,自己的名字竟是如此壮阔
曹操,也比你小。
2017-11-27
 
 
《今夜我在酒中。不在你的手心》
 
今夜我在酒中。不在你的手心
不在你的手心,另一个谁便立即说:多么好
永远以来,永远的人,喜欢像我这样
在酒中把自己拽出来。今夜被拽出来的人
都要去乌有乡。而这么好的酒
为什么君子喝了说好,小人竟然也说好
一想到这么好的我,与世上那么多的坏蛋
正在同销万古愁,我心顿时安顿
原谅了好人与坏人,可以一同逃出谁的手心
今夜我在。我在酒中。又一个
心有所叛的人,说乡愁并不是你说的那样
今夜我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
谁也别想说,我还在你的手心
今夜天大地大月亮大我也大。众多的风
正吹过众多的人间。众多的小脚
也被授予众多的路。一切正按古老的步法
面对三千里江山美色,左一脚右一脚
每一脚踩去,都走在另一具身体的前头
他们说,别管他,放这个人走吧
多么善良的话!说出了一个叫不住自己的人
2017-11-21
 
 
《去远方,去谈论身家与背叛》
 
多么有趣的事件,我陪着我的身体又要去远游
拉拉扯扯,仿佛这是两个人
从难以取舍,到难以区分谁带领谁
山河殊异身与心,去留各留有一手
总有个要脱身,变形,不认
我拽他,他也拽我,为了那渐要迷人眼的风物
2017-11-16
 
 
《往返咒》
 
后来,雨滴又回到了屋檐
雨水继续爬上屋顶,踮起脚尖
呼喊早已远去的云朵
这是中年后经常在谋划的与谁对抗
并在内心已取得多场胜利的往返咒
又问空门里这个人:门既空
为何还有你?答:我也是空的
所以雨滴又回到了屋檐
想飞回去的我,依然以假为真
2017-11-19
 
 
《老是有误传》
 
老是被误传,有另一个星体
正撞向我们居住的地球
让人无心喝酒吃菜,无心弹琴吹箫
无心借用你的身体,流传我的身体
其实这一切都说反了,其实
可以咆哮出来
它正是无数精血中的一枚
当中也饱含着我对谁与谁难言的愤慨
说来就来。要撞向你那颗著名的血卵
2017-11-26
 
 
《与己书》
 
身体被我带到这里,又带到那里
有时是远方,有时近邻。
生物学家说,有的动物,身处30度以下是公的
而在30度以上,会变成母的
不要让我生变啊
你们好不容易造出一个这么宏伟的宇宙
在它底下,好不容易行走着我
多好的一个人
一想到我身上的气味,万中无一,又与万物融合
我早已习惯了它的好坏。对别的,真的没有把握
2017-11-12
 
 
《到处都是水》
 
有两三样事,至今纠结,一提起便没有好结果
(一)大海到底会不会漏水
(二)雨人与他手中的火柴,还能怎么办
(三)写出以上两行,发现
每个字都是披头散发的,湿漉漉的,样子不堪
到处都是水,到处都是问题,大水汤汤
2017-11-9
 
 
《羞耻》
 
她的羞耻感散落在第三章,第十一章,以及
本书结尾处描写从此可以接受什么的文字里
第三章写到她的丰姿与高雅
突然与粗野相遇,呼吸有点急促,并出现了恍惚
磨磨蹭蹭到了第十一章,才写到她的
“遇难”:拒绝,而身体却开始背叛
不得不发出尖叫,直到死过去一般的复活
那时,眼睛亮了,但脸红了
结尾写到了“原来还可以活成这样”
泪水不知为什么涌出,却又暗暗从了,明白地从了
2017-11-8
 
 
《中草药方》
 
我炼出的丸子,知寒热,平虚实
也在空气中点灯指路
往东或者往西,再高出一尺
你就冒犯了白云悠悠这四字
我再开出一贴,通闭显,辨阴阳
敞开天地间的左门与右门
你不要在身体里乱跑
不要以为你的六腑
就是自已一个人的天国
教你怎么做人吧,这很要紧
认一认你还是不是你自己
再找一找,人间还有没有,你的药
2017-11-1(杭州)
 
 
《无人岛》
 
终于明了什么叫没爹没娘,可以自己疯长
明了时光不但可以乱掷乱抛
还可以用来披头散发,用来不知老之将至
谁也不管岸边老螃蟹,拥有三妻六妾
天雷也不计较,一个人被顶用的魂魄
就是坡上快乐不过来的野山羊
而我在人世那头忙碌着
被人嫌弃长有山羊胡,小锯齿,有喜爱蕨类的小口感
2017-11-6
 
 
《活腻的样子》
 
他们先是夺走我手上的大刀,接着
又夺走我手上的木棍
接下来,是一块石头
再接下来,一把沙子也在手心松开
于是我说,我们和解吧
恨你们是没用的
遍地的草木都想帮我打群架
还有那把大刀背后的铁匠,木棍背后的
树,比石头更大的岩体
再不能一数再数了,数也数不过来
遍地的敌人只让我自己
越活越腻
与谁搏斗都不值,都显得
正在落入俗套,不起劲
手上的铁器,木器,石头和沙子
有奇怪的光斑,但乾坤朗朗,这些又都是小的
2017-10-31(杭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