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中国当代散文诗2017选发的散文诗 (阅读149次)



中国当代散文诗2017选发的散文诗
 
 

陷落的夕光
 
现在,这一片余光多么安静。它站在湖水中,脚下有多少陷落。它穿过镜子,往事已开始收拢。它聚集回想的力量,只是太平静,连挣扎看上去也似有若无。
那就咬一咬湖边那一束有些苍老的草,青涩是嚼不出来了,岁月有些干硬的滋味。
依然红着脸,在一面云后望着,望着,望着。最后自已也感动了,只是依然那么平静,欲说还羞。
 
 
石头的内敛做不到
 
 
风会亮起来,木头会走到尽头。
而曾经的火会躲起来,它把自己躲进灰烬里。
雨水带走漂泊的一切。
石头抓住自己,它把所有对外的窗户关紧,滴水不进。
我们肯定做不到。
在一场岁月的大火中,我们与石头的内敛擦肩而过。风尘笑着风尘,大地和天空时而混沌时而清明。风木水火轮换着它们的时装和内脏。
 
 
酒:透明的身体
 
已经不需要证明,我的沉默后面的热度,巅狂。欲痴欲迷。
已经不需要表达,我倾情而来的脚步已陷入地壳多深。我的火热掩饰得多么好,如果你还没有足够的诚意,没有足够的抵御力,请不要端起我。大火会漫过你的骨头,在你沾唇过嘴之时,之后。我会让你翻江倒海。
也许是欲醉欲仙,燃烧,找到飞翔,意气风发。一旦进入你的内心,我的爱和激动无以复加。而透明是我的另一个标签,在透明的杯中我透明着全部,我学着绅士一样深水静流,让汹涌藏得更深一些,让色彩隐得更远一点。是杜康从水中拎出我的五脏六腑,点燃了我心中的火,渴望已久的燃烧。我曾与李白、苏轼为伍,我们举杯邀明月,把盏问青天。我是粮食的魂魄,不为填饱你的饥肠。我是洁白的温暖,寒夜里唯一能驱赶你的孤独和相思愁苦。也许透明仅是我不得不深藏的一种表现,我喜欢透明地出入你的家门、打开向阳的窗户,找到那个叫诗意的家伙,一生一世。
 
 
今夜我在雨水中呆立
 
做一棵草好,在雨水中呆立,泪水闪亮。雨水站在草上能看多远,草用它的芒穿透夜雾,沒有闪亮的背影是个痛苦的事件,雨水不能照亮路,它把路滴得唏里哗啦,雨水是草的偶遇,不是草的全部,只在今夜赶走草的月亮和星星。
有没有很冷的尘粒今夜依附草的衣袂,一滴水也会将远方变成它的洪流,陌生的树影里闪烁的水影是花开前世,我的草丛虫鸣枯绝,草木干净,遗落一枚种子只为放逐今生。
忘了一块泥土的安慰,忘了我是风摇荡却不可带走的那片顽劣,沒有修炼,爱得一踏糊途却悄无声息。
窗外一滴一滴,而我好久不曾打开窗户。谁蒙面而过,将我丢弃在风声中。穿过梦和含泪的一生,星光沉默。断章残卷,一首诗生出草木之态,今夜,我要等夜深人静后摘下雨冠,摘下草木之珠和浮动的明暗,看雕刀尖上那一滴疼痛。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策划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