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在我说:伊沙访谈录(1993-2017)》自序 (阅读816次)



自序
 
  这是一本计划外的书。
  它甚至不是来自写作。
  但又确实是来自写作。
  1993年,我27岁,接受了平生第一次专访,来自诗人李岩,他是为《创世纪》杂志做的,后来终未刊出,转而发表在《诗参考》上。这一次诗歌专业性的访谈,采用的是笔答的形式。
  从那时至今,转眼24年过去了,粗粗算来,我接受过上百家媒体及个人的访谈,采用的形式多种多样:有见面采访的,有电话采访的,有访完不经我看便见报的,有访完经我修订见报的,还有直接采用笔问笔答的……此时此刻,我要感谢我自己,在有可能选择采访形式的时候,没有偷懒,十分尽责,尽量采用笔答的形式,构成了本书的物质基础,本书正是从中精选出来的,其他采访形式做得再好,也不在被选之列。
所以说,本书还是来自于写作。
  只不过,它每一章节所涉及的话题,均来自于他人的灵感。这么说吧,这是他人为我罗列提纲与结构,我自己来书写完成的一部书。
  时代的预言家们怎么也预见不到:网络时代,访谈的形式开始风行,尤其是在专业内部,这大大提高了访谈录的含金量,令其作为一种写作形式而独立存在。如此说来,我这部书也是顺应时代的产物。
  在过去的24年中,我是在哪个时间点上意识到了它有必要作为一部书而存在呢?我的诗做了最好的纪录:
 
梦90
 
一个念头
撑起一个梦:
“如果有机会
一定要把我的访谈录
集成一本书
一准儿是本好书!”
 
醒来瞧见
床头柜上放着一本《边缘诗刊》
其中头条正是我的一篇访谈录
冬日午后暖暖的阳光
从未拉窗帘的窗上照进来
照着它也照着我
我没有马上起床
回味午觉前的例行阅读
那一次心潮澎湃的自读
 
  本诗写于2010年,记录了冬日午觉中所做的一个梦,我梦见了这本书……这确乎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它的价值所在,但也没有主动去寻求出版,关系很近的朋友知道:在写作之外,我其实是一个被动人,打那以后,我似乎一直在等待着、在等待中继续积累着……7年过去了,机会终于出现,应了那句老话:机会属于有准备的人!
  至于这是不是一本好书,我说了不算,读者说了才算。
  但请允许我固执地坚信:让我心潮澎湃的,必在你们心湖之上溅起涟漪…… 
 
伊沙
2017.6.18长安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