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橘子 (阅读703次)



橘子

上午我将它从客厅
茶几果盘里抓起来
扔进了垃圾桶
下午我感到口渴
又将它从垃圾桶里
拿了出来
它的皮看上去
依然是邹巴巴的
摸上去依然是
软塌塌的
我坐在沙发上
开始剥它的皮
怎么剥都剥不开
像被晒干的猪皮
但最终还是
被我用尽全力
在肚脐处
撕开了一道口
顺着那道口
我将其剥光
开始试着
咬下两瓣入嘴
慢慢咀嚼起来
不吃不知道
一吃真奇妙
令我万万
没想到的是
它的味道居然
如此甜蜜
它的身体居然
如此多汁
我一边猛吃
一边向它道歉
对不起对不起
2017.12.1


满意极了

在这个中午
我喝着跑了气儿的
斯坦伯格小麦啤
吃着侯问初
吃剩下的半包海苔
感到很满意
哇,左手边居然
还有几包产自
内蒙古通辽市的
手撕牛肉
我边用力地撕着
牛肉的包装袋
边感到自己
真的是满意极了
2017.12.1


求哥和我就是两只餐饮界秃鹫

求哥将两个客人
送到了楼上
当他走下来时
我对他说
外面还有三个
别让他们跑了
求哥说抓都抓住了
还能再让他们跑了
2017.12.1


一个女人

应该是刚下班
手提一小黑包
在力宝广场的
马路边
不紧不慢地
款款前行
她上身穿件
长袖白衬衫
下身穿件
紧身黑短裙
衬衫的下摆
被塞进了
那件短裙里
显得利落又精神
哦,天哪
她的两只乳房
像两座高峰
她两条大白腿
像两架直达
高峰的险梯
三十岁左右
又白又嫩又美
在那个刚刚
过去的夏日傍晚
那一刻的她
正向我走去
我突然感到
一阵眩晕
差点没摔倒
2017.12.1


求哥说漂亮女人都是有钱人操的

有一天下午
求哥坐在湘水滨
北环路店里
突然对坐在他对面的我说
漂亮女人都是有钱人操的
2017.12.1


女木匠和男铁匠

我们老家有句古话
叫木匠怕短
铁匠怕长
小时候听了多年
都未能听懂
是啥意思
等再长大一些
有人向我
解释了一下
这句话的含义
我才茅塞顿开
原来怕短的木匠
都是女木匠
怕长的铁匠
都是男铁匠
2017.12.1


能饶人处且饶人

人生经验告诉我
那种
得理不饶人的人
也绝对
不是什么好人
2017.12.1


大裤衩子侯鄙臣,小裤衩子邵国伦

我们村有个叫侯鄙臣的人
喜欢在夏天时
穿一个大裤衩子
形似央视新址大楼
当然那时央视大楼
还没有盖起来
我们村还有个叫邵国伦的人
他喜欢在夏天时
穿一个小裤衩子
样子就像岛国片里的男主角
当然那时的我
还没看过岛国片
2017.12.1


洗碗工之死

看韩寒的电影
乘风破浪
让我想起了化老头
当时我正在构思
一首写化老头的长诗
题目暂定为
洗碗工之死
2017.12.1


裂纹儿

店里来了九个食客
我将他们安排到了
二楼包间沅江
并亲自为他们点菜
其中坐在门口那个
边冲其他人讲鸟语
边冲我讲普通话的
负责点菜
对面还有个戴眼镜的
说我们是从隔壁
酒店过来的
在你家消费全单
打九折对吧
我说是的没错
几天前吴胖
让我做了150张桌卡
做好后被她送到了
隔壁酒店
由隔壁酒店店长
安排服务员将
那150张桌卡
发放到他们酒店
各个房间里去
那晚有人去吃饭
就说明起了作用
其他七个只会
说鸟语的好像
都是农民工
我问那个既会说
鸟语又会说
普通话的哥们
你们是哪里人
他说我是中国人
他们是来自
日本的朋友
我说你是翻译啊
他说是的
点完菜那个翻译
让我拿七个
玻璃杯过去
他们要喝酒
其中有两个不喝
我用托盘将
七个玻璃杯
端到了沅江
其中坐在我
右手边的那个
头发灰白的
日本中年男
突然盯着我托盘上的
七个杯子说了句鸟语
那个翻译说小伙子
你找一下
看看有没有
豁口儿的杯子
别喝酒时割破了嘴
我说没有吧
那个日本中年男
伸出右手将托盘边上
一只杯子拿起来
递给了我并又
说了句鸟语
那个翻译说麻烦你
再换一个过来
我将那个杯子
拿到包间外面
在明亮的走廊灯下
观察了半天
我才发现在杯口
有道极其隐蔽的
短短的裂纹儿
2017.12.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