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蝈蝈 (阅读818次)



《蝈蝈》

 

 

 

 

蝈蝈在屋里叫了很久,走了。

新来的一个,也是能叫,

半年后走了。从此,

这二层楼里就没了春夏秋三季。

一场雨后,房子倒塌了。

 

 

 

 

2017.11.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