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杀人提颅,弃刀咆哮 (阅读775次)



杀人提颅,弃刀咆哮

余怒说
删了三个安徽人
还留下
几十个字
我只看到
“杀人提颅,弃刀咆哮”
大如斗笠
其实没有斗大
顶多小五
但一看到这几个字
脑子里闪出
武松墙头题字的画面
杀人者
打虎武松也

母亲给我算了个命

二十年前
目不识丁的母亲
经常为我的未来焦虑
她还找人算命
那瞎子说
你儿子命属大地 可生万物
年纪越大 命越好
现在已经五十了
依然一无所有
我这个民国来的母亲
大约已经忘了
那个瞎子
也忘了大地
也可以一片荒芜


杨键就是一个土老帽

一个满脸横肉而且
光着头的人
怎么看
都像一个街头混混
十几年来
这个印象一直保留着
但他的诗不一样
悲天悯人
如同一个圣人
内心不喜欢 又忍不住
经常阅读
像今天
看到他喊孔孟
不由想到一个词:土老帽
我真的想和他
谈一谈
这个空空如也的国家
悲伤
被你一个人抢走
是不对的


北京

从来没有哪个地方
像北京那样
让我厌恶
要命的是
它不断出现 每天出现
一想到这些
就很生气
为了让头发白的
慢一点
我赶快写下
这一首
北京


大背头

那些梳着大背头的人
如果都是一张
周润发的脸
这世界还是可爱的
但不可能
大都是一本正经的脸
没有表情
像墙上的画像
随时准备训斥人的样子
一副老谋深算的脸
令人厌倦
实在想不通
这个大背头发型
这么多年
就一直在我头顶
在别人的眼里
该是
多么可恶的事


江歌,你的死如此枉然

第一次见面
江歌的妈妈
这个面容瘦削的女人
掏出手机
对着刘鑫拍摄起来
一句话也不说
举着手机
如同举着一把钢刀
仿佛她的悲伤
都在手机里


起飞说,我要留下传世诗歌

在新芜1912
主人林黎已经走了
胖胖的起飞 黑黑的起飞
把身体面向我
端直身体
眼睛直视着我
一本正经地说:老师
我要留下传世诗歌
一下子
我张口结舌
再也不敢说话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