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10月10首 (阅读1294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重阳,坐等日出,作于东海》

大好,茫茫东海从未出现过一滴漏水
大好,东海之滨风电之轮一直转动着巨扇
大好,东海之上白云来去依然无需与谁对证
大好,在东海,你打开我的诗歌
读到:普天之下,海水是情怀,白云是梦想
开阔,慷慨,漫不经心,日复一日,永不背叛
2017-10-28


《活腻的样子》

他们先是夺走我手上的大刀,接着
又夺走我手上的木棍
接下来,是一块石头
再接下来,一把沙子也在手心松开
于是我说,我们和解吧
恨你们是没用的
遍地的草木都想帮我打群架
还有那把大刀背后的铁匠,木棍背后的
树,比石头更大的岩体
再不能一数再数了,数也数不过来
遍地的敌人只让我自己
越活越腻
与谁搏斗都不值,都显得
正在落入俗套,不起劲
手上的铁器,木器,石头和沙子
有奇怪的光斑,但乾坤朗朗,这些又都是小的
2017-10-31(杭州)


《汤隐士》

我再也成不了你,汤隐士。扒开皮
也走不进你的身体中
你背着我,在我们的狮群以外又当另一群的王
管理十万草木,与斑马及月亮邻居
另一份多出的快乐从不与我分享
去南京时其实又去了香港与巴黎
在蝴蝶的手心,隐姓埋名,点一盏别人家的灯
2017-10-22


《送别》

突然想到,从地表到地层之间的温差
从此成了你我之间的关系。并录下
一份资料,表明什么叫冷暖自知:地表是25度
珠穆朗玛峰是零下30度
一万米高空,飞机外是零下50度
地球两极,零下80度
月亮的反面,零下160度
冥王星,2K,也就是零下271.5度
那么冷,一切已无需赘言,也遥不可及
有事我想,在这个温度与那个温度之间
所有的动物都是顺从的
而人体的正常体温
口腔:36.3度至37.2度之间
腋窝:36.1度至37度。再多或再少都有问题
问题来了,现在你在地里头,我还留在外面
冬天,地里比外头一般要高出3度
夏天,又会凉3度
这多出或少掉的3度,对我而言都是一场大病
2017-10-23


《每天都像是要出大事》

每天都像是要出大事。并无端
心慌,心跳
走近一群正在低声谈论的人,我像个探子
并将这划为危险关系
自拟成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我问:出了什么大事了吗
难道现在就要天黑,日影之下
一直是纸包着火?
那个棺材店的木匠,他的工作场所
时显时隐,随口与人说
左三步或者右三步就是死路
当时我正蹲下身绑鞋带
这话却让两边的树安静下来
熄火的蝉立即成了一堆堵路的车
更多的人,总是死于心碎
死于大事要来不来之前
你有大野心,我有小担心
我世居于海边,大海并不像你所说的滴水不漏
2017-10-20


《有时可以与白云谈谈心》

无端,无聊,无心思的时候,一两朵白云
来到头顶
是最好的时候。深究这当中的
美妙关系,不可言
甚至有心事托付,只需向头顶上打一个手势
就有花朵落下,就有
多管闲事的人
来管你的事。你两手空空
被问:你就是蚁群里被当作巨人的人?
你的掌心立即拥有了某种手感
像莫名中收到一条信息:
“九点前一定在老地方见”
不知道是谁发来的,被约定却已成事实
这就是平白无故,更非黏黏糊糊
从一个人变成神,能呼风唤雨
甚至也显得不紧不慢
就成了。在空气的另一侧
或者是上与下,有个谁依然是暗暗关心你的芳邻
2017-10-18


《什么叫手脚大乱》

对于一个故事的结构,许多人一辈子
都在手脚大乱中度过。
对于搬运粮食的蚂蚁
除了手和脚,还有气喘吁吁。
另一些人在空气中刻意做下一些手脚
自身也乱了手脚。让白云变成石头
结果成了跑来跑去的一张床
我动用的是一颗心,他们说一用心就有毒
它看上去是菱形的
放在手里却是失败的面团
每天都像是要出大事。并怎么形容
就怎么变形。我如临大敌
有时最好的手是脚,有时最好的脚是手
2017-10-13


《我的诗歌地理》

靠近我诗歌腹地居住的是这个国家的穷人
中心地带还有一片坟地
埋着已经没有危险
或者,愿意与不愿意的故人
月亮在头顶,是共同看好的美妇人
野草,石阶,季令,都连襟
有从这个词到另一个词的亲情
白云在这部落也有酸甜苦辣的口味
它很喜欢拿自己的偏见
谈论收成,及另一支
具有叛乱情结的物类,它们是路边藤,稗,断肠草
而我用频繁做梦积攒出来的手艺
在文字里鼓动舒缓的风和雨水
来过再大手大脚地走开
这个小天下,形成了自己的地图
我简单的修辞法是座花园,却也是迷人的小语种
2017-10-11


《一想起》

一想起我做的事,全地球的人也正在做
集体亮起来,或全部黑下去
一想起有人会对我说
我们都做对了,为什么只有你是错的
或者,我们全错了,就你一个人对
一想起这要命的问题
便又手脚大乱,愁死人哪
不是成为人类的孤儿,就是要变成你们的公敌
永不认错或永远哭泣
2017-10-9


《黄土岗村的母猪问题》

黄土岗村常有野猪来侵扰家猪,可每到黄昏
便有两三只家养的母猪
出现在村头的林子边,它们曾都是受害者
现在却是怀春与赴约

服从从来是蒙羞的。从蒙羞到服从
当中出现了别样的快乐
“一次等于十次。一百次也不如一次。”
我们反对这种对比,但畜生活着就有逻辑
这穿越国家美学的事,我们不同意。但不管用
2008年写,2017-10-2改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