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珩琅山  (阅读436次)



珩琅山

 

 

三十年前

一拨少年男女骑着自行车

向珩琅山进发

一路车轮滚滚

铃铛嘹亮

惊起林中多少飞鸟

 

那是一个冬天

当我立在一座丘陵高处

放眼望去

珩琅山挺立在前方

山头有积雪

山腰有浮云

在阳光照射下

珠穆朗玛峰一样挺拔

震撼了一颗

少年心

 

 

珩琅二字

在方言和书面语中

至少有三种读音

我将它读为henglang 

均为二声

 

山不高 海拔306米

人生第一次感受山的雄伟

从此而来

可称处子之恋

 

 

三十年前

并没有爬上珩琅山

处子之恋

只是浪得虚名

 

我们经过了它

它看着我们经过了它

过去了

再回来

从此一别三十年

这就是

我和珩琅山的故事

 

 

这是一座佛教之山

一如中国

大多数山头

"九华佛光出珩琅"

山里来了个老和尚

山上有座塔

山上有寺庙

远近的善男信女

让这座山

有时候烟雾缭绕

多了点生气

 

 

 

没有清脆的铃声

惊起林中飞鸟

一辆白色小轿车

载着五个中年男女

无声地穿行在

江南丘陵

 

我怀念那些自行车 以及

少年男女的喘息

而今天

只有咳嗽 和衰老的皮肉

 

 

一座教堂在眼前

一闪而过

这是在红杨境地

抬身看时

教堂的尖顶

已经远去

也没有钟声响起

 

 

小时候喜欢爬树

爬屋顶

爬一切高的东西

幻想天上掉下云梯

爬到月亮上去

爬到星星上去

第一次接吻

爬上晓星家的二楼报喜

后来爱情没有了

只能爬爬楼梯

 

珩琅山 就在眼前

心里的珠穆朗玛峰站立起来

我决定爬一爬

从险峻的南坡

 

 

 

当我像狗一样

从乔木中探出头来

看到了山顶

也看到诧异的朋友面孔

悬着的心

终于安放下来

回望峭壁之下的山坡

青弋江横波如练

隐忍着手脚的伤痛

一屁股坐下

人生如此多艰

容我深深叹息一回

 

 

不是登山客

也不烧香

就是来看一看

看一座山

看一看春天
瞄一眼西河古镇

 

山上的寺庙多了

白马寺在哪里

兴云寺在何方

山上的人也多了

一只公鸡在脚边走来走去

眼睛半眯着

比和尚都安逸

 

 

站在山顶

极目向东望去

群山蜿蜒

不知哪座是敬亭山

 

山顶上 有人平整了地坪

圈起绳索

要建寺庙了吧

 

十一

 

想让一座山出名

就要写下它

敬亭山微不足道

在李白那里

获得了永生

我写不写珩琅山

它都在那里

它看着我爬山

又下山

看着我经过红杨教堂

心里念着

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

 

2017.4~2017.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