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有个香港人在抱怨他的生活 (阅读126次)



他说他做着几十亿的生意,我真想对他说你怎么不去死

他红着眼珠子对我说
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一个大企业的老总
手底下管着
几百号人
做着几十亿的生意
你以为我会为了
这三十块钱
而跟你过不去吗
我说你误解了
我的意思
点菜前我跟你说
再赠你一张代金券
是因为你告诉我
你的券忘家里了
忘家里就无法
抵用现金
你这次不用券
所以我还会再
赠你一张
并不是……
结账结账
我告诉你
你家我们以后是
绝对不会再来了
他媳妇儿站在
一边对他说
好了好了
你不用跟人家
说这些嘛
我对张杰说
给他减三十元
张杰说好的
他结账后头也
不回地往外走
他媳妇儿对我说
下回我们来会把
那张券给你们
带过来的
2017.11.13


他说他两个支付宝一年消费了两千七百万,我真想对他说你怎么不去死

他们仨坐在103号桌
其中背对门口的那位
对面朝门口的那两位说
知道我这两个支付宝
去年一年总共
消费了多少钱吗
面朝门口的那两位都
摇了摇头
两千七百万他说
谁都不会相信
我这么能造
但事实如此
2017.11.13


我真想对他们说你们怎么不去死

每一个来我这
吃饭的人
都好像是成功人士
在这此起彼伏的
喧哗中好像
只有我这个
开饭馆的
才是个失败者
他们冲我挥舞着手
服务员
催一下我们的菜
或老板
再来六个啤酒
2017.11.13


如今的女士不仅爱鸭子还希望能被捡尸的就地插入

前天晚上有二三十个客人去
湘水滨北环路店里聚餐
他们在二楼挤满了两桌
其中坐在二楼大厅里的
那桌男女聊得最嗨
有位女士略显伤感地说
我长这么大
最大的遗憾就是还没找过鸭
另一位女士说
听说望京那边每到夜深
就会有捡尸的出没
太爽了,据说那些捡尸的
有的直接就会在原地开炮
有个男的问捡尸是啥意思
另一位女士说这你都不懂
就是男的去捡喝多了的女的
那男的又问捡这些女的干吗
另一位女士说你说干吗傻缺
2017.11.13


吴胖说你怎么不去死呢

早晨
我开车带吴胖和侯问初
去幼儿园
吴胖将侯问初送进去
然后我掉头
等吴胖出来
吴胖出来后我开车
带吴胖回家
回到家后我走到洗碗池前
撸起袖子开始洗碗
吴胖站在我身后对我说
侯问初要学武术
学费要一万一
怎么办啊
我说你这大老板都没钱
我一个洗碗工哪来的钱
吴胖说你怎么不去死呢
2017.11.13


有个香港人在抱怨他的生活

如果今日的我
一天只赚三百块
不出半年时间
我们一家三口
就得活活
饿死在北京
差不多在
三十年前
在邻居张红星家的
那台小黑白电视里
有个香港人在
抱怨他的生活
大意是说他
辛苦一天
才赚三百块
日子快撑不下去了
作为一个只有
五六岁左右的
小观众我感到
大惑不解
一天赚三百块
都说日子没法过
你们香港人的
生活水平未免也
都有点太高了吧
2017.11.13


夜宵

侯问初会将她
吃剩下
喝剩下的
饼干
蛋糕
水果
酸奶
牛奶
果汁等
到处乱丢
在她每晚入睡之后
我都会将这些东西
全部搜集到我的
电脑桌上
边加班加点地写诗
边将这些东西
当成夜宵
一扫而空
2017.11.13


模仿

在那些漫长的蒙昧的岁月中
我曾像个十足的傻逼一般
去不停地模仿这个模仿那个
我不仅仅去模仿别人的书写
我还恬不知耻地去模仿
别人的发型,模仿别人
说话的语气和走路的姿势
总之,唯独对自己所
具备的东西不够自信
但不知从哪一天开始
我渐渐地做回了我自己
渐渐地不再去模仿任何人
直到如今我才突然发觉
我这双曾充满谦卑的眼睛
看谁都像一个傻逼
2017.11.13


穷人家里东西多,富人家里东西少

没用的东西都给我
往外扔
吴胖对我说
你可以扔你的
但你绝不可以
扔我的
哪怕我的东西
在你眼中
只是一张
废纸片子
你都不能扔
因为在我这里
很有可能就
重要得可以
改变我的一生
我对吴胖说
吴胖说
最该扔的
就是你的
那堆垃圾
我说是的
穷人家里东西多
富人家里东西少
吴胖说谁说的
富人都住别墅
别墅里都设有
杂物间而已
2017.11.13


唉,那些纸本该用来擦拭我们的生殖器

不知为何我
阳痿了
虽然很兴奋
很想搞她
可我就是硬不起来
她提上裤子说
算了吧
白天不适合干这个
等到晚上再说吧
她将桌子上
剩下的那点卷纸
全都扯到手中
撕成两部分
一部分帮我擦
头上的汗水
另一部分被她
叠起来塞进了
我的外套口袋里
她说你刚出过汗
待会出门一遇风
就很容易感冒
若流鼻涕的话
就正好可以用
这些纸擦鼻涕
2017.11.1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