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诗11首 (阅读151次)



《喜鹊窝》

很多树
很多落叶
大杨树率先落尽
现出来树顶的喜鹃窝
我常仰看这个喜鹊窝
没有喜鹊飞进
也没有喜鹊飞出
也没有斑鸠想占窝
喜鹊窝就这样天天空着
需要我来觉得浪费吗?

这么多喜鹊
没有一只能让我近看
不知道哪只是爱过苦过的老喜鹊
哪只是今年才出生无辜眼神的小喜鹊
我不想捉住任何一只鸟了
我轻到又会飞时去看看
有没有喜鹊在喜鹊窝


《铁丝扒》

草地上有各种落叶
最醒目的法桐叶
不是因为它们大
是因为它们多

银杏叶到我眼前
真如鸭掌
我不能因为古人叫它鸭掌就觉得文雅
不能总比喻
我想不要语言直接到达真实

但这是不可能的
我不是一个人
我是从古到今的所有中国人
只能微小改动:
银杏落叶正像蝴蝶栖停

园丁有好用的铁丝扒
一会就把落叶集成一堆堆
它们有了统一的名字:
垃圾

扫除字面上自带的隐喻
我们一点也不恨
一点也没看不起
这一堆堆垃圾


《哪儿》

哪儿都不去
更发觉这里的变化
路那年有了后陈营路的名
樟树移栽来后年年结满果实

来来往往的人们
仍然大多数不认识
比其他路上更易碰见熟人
别跟任何人结仇
看起来并没有一个坏人

店都亮起了霓虹和灯
丧葬用品店和性品店没换过店主
看天总短暂
我们不相信天上有神灵
月亮不如路灯光明

岁月还似很长
幼儿园的歌声常激励我
但那是纯白天的作物
夜有苦过后的善意滋润

月亮还很大
想到旧历
月亮是圆过了的


《看落日》

看落日
我们只有这唯一的光明来源
现在要送它去照亮另一个半球

唯一能直视的时段
朝日时有的已在忙碌
有的还在睡觉
当人间的路灯车灯万家灯火
照着大树时
宿鸟都默然不应
晨曦初露啁啾沸腾

现在归鸟入林
世事如一成不变
心逐渐经得起突生波澜

常不知身在何处
落日指明西方
东南西北又分明


《唾沫星子》

看天
天上有星
有一颗就明天还晴
星与星分散得很开
再找找又找到三两颗
看天不说话
要不唾沫星子飞自己脸上

我不怀念繁星满天的过往
我不想去天上
在人间远别的亲人开始相互思念
在人间老得快

不难受丛竹挨这么近了
在人间
不说话可以安慰到丛竹里的宿鸟


《上虞中学》

看同学会照片
99%认不出来了
都被岁月破败了容颜
更破败的是我的内心

在我们上虞的东山
东山再起的东山
老同学们笑着跳着
我希望你们快乐长久
久过下一个30年
要东山再起
可等来世

我发觉我在微笑
同时涌上我的悲伤
悲伤是德行
或者重获了德行
每一个经过的人都要善待
免得将来悔恨

健康长命是德行
自己不痛苦
不拖累家人
早逝的同学反而一一记得名字


《我父亲说》

眼晴一眨
人就老了

人痛得受不了的时候
不管已经老了
还是会呼唤“妈”“妈”
所以还是妈妈最好

钱只要过得去就行
每个人能吃多少、穿多少?
所以钱多了有什么用
要么捐给国家

你说你妈已经到了好地方
那到底是去了哪里呢
怎么也不托梦说一声
会这么无情义吗

花浦村是你家乡
还不能说成故乡……吧


《月亮》

一眼就看到了月亮
淡淡的、小小的
月亮
它看见我们全体

我从来不担心月亮
残缺也美
见不到时也还在

我从来没觉得过一个月亮少
如果月亮如秋天的白花
开满天空
我就记不得是看的哪个月亮


《狗不是蠢狗了》

我有窗
我有夜
我有灯

要不是我这么聪明了
就以为有个人从玻璃窗外与我对视
我会吓一大跳
现在知道是我的影像我都心惊
我只让神灵了知我独自的黑暗与光明

我有狗
狗已五岁
已不把玻璃隔断上的影像当另一只
狗也不是蠢狗了
时间教给我们安静

如果没有夜就没有灯
如果没有灯就不会看见
如果没有我
玻璃窗仍然因为有夜有灯而成镜


《萧萧》

停一停
出租车会停
公交车要等它自己停

停一停
人们会停
没事何必打扰他们

鸟如果停
鸟会掉下来
小狗毛球停了
只毛球听我命令

看落日
落日就长时间停在楼头
后来天是怎么黑的

我自己都不想停
我倒要看看
终点是个什么情形

落叶停上肩头


《夜》

夜已深
我看过一眼夜空
当时就知继续晴
现在我枯坐到夜深
证明到真的不下雨

我不想回溯至太久
会被记忆中的人揪住
到渐老会觉得
人负我不如我负人痛苦

我也不想担心到太远
我只要猜测明日
不知明日还是来世先到
我没有被吓住
我只是留不住
夜更深就到了凌晨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