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认领星光》 (阅读198次)



《母亲的孩子》
 
一个无知孩子
曾经嫌弃母亲不努力去追打母亲
其实她是一个愿意付出牺牲的母亲
 
今日拜坟
他与一阵冷雨
与一群鸟儿
痛哭这个清明
 
坟头青草挤着议论纷纷
被割倒后噤如寒蝉
 
是夜入梦他朝母亲跪下
母亲挥竹鞭又抽又喊
你为什么下跪?!你为什么下跪?!
 
草也站了起来
他的梦醒了,眼睛里眼泪也醒了

 
《我点燃烟那会并没有吸烟》
 
我站窗口点烟,久久地只点燃一支烟
我点燃烟那会儿,并没有吸烟
天空落雨,好像落眼泪,即泪雨朦胧
树、房屋、道路、电线都在泪雨中
如非见一辆摩托车飞驰入雨里
戴头盔金亮长发女孩,没有横飞出去
一支烟的记忆很短,或多几分钟
不会有救护车转动蓝色警灯把她送走
之后不会听到她死去的消息
也不会有她亲人在教堂把她送入墓地哀恸
同一个瞬间,某些事物改变方向
我现在不吸烟,闻到烟味还是略感恍惚
念及那天的雨,一直在眼前落
许久日子,都感受到那支烟的白色烟灰
没有跌落,烟头的火早已熄灭
 
《你像不像大海?》
 
风来把大海锯出无数条风浪
你呼吸着水的皮毛、四肢、眼睛与耳朵?
你到达海底,不能不觉察大海是有深度的水
 
人一次又一次涨潮,一次又一次退潮
惊涛卷起千堆雪是画,风平浪静也是画
你用力也拉不起风暴完美直线
 
天空不为大海意志转移
风浪的线条,不停地画出,不停地消失
五颜六色,非常迷人,堪比璀璨拥挤
 
诞生一次又一次喧哗,不知为逝去的静穆哀悼
寂静夜晚大海也画海上生明月
大海也想撕掉海上生明月
 
波涛汹涌,嫁不了日夜吵闹风浪女儿
大海也没成功画出你老年人的经验与智慧
大海在水文历史上很古老
 
白云用橡皮擦来擦被专横残暴弄坏的线条与色块
擦了一次又一次,不能擦掉一块海浪
一条海岸线,给了你现世安稳,独标识命运曲折
 
大海累了休息吗?睡眠也就躺着自己的海床?
你像不像大海,一直画着此生苦乐起伏
上天从来没有做一把完美的锁把风浪们锁在海底
 
《认领星光》
 
郊外树林没有灯,我去认领一枚星光
不是从水底钓一尾鱼,用铁钩去钩星光的嘴
我静默为它久久出神,用脑电波与它通话
它回答我的注视,风就不知轻重地吹
星光成为我一部分,我成为星光一部分
我漫不经心朝星光呼吸,感觉到重生
星光有我前世光的清凉,也有未来光暖和
天上没有另一颗星星,呼应我灵魂气息
距离遥远,也熟悉彼此体味像面包和红酒
像人在脆弱时,认领神迹而安慰
何用拿有瑕疵的荣耀,换走我简单生活
坦诚属相待之道,一生可靠的朋友
与它分享永恒与短暂,哪怕剩小块空虚
这个夜晚,黑暗褪色,没有事物不是温柔的
你生下来,总有一粟星光诞生于你的爱
你认领了吗?

《我听到瓶子里鲜花的呼吸与绝望》
 
我听到瓶子里鲜花的呼吸与绝望
也听到虚空触碰第一缕阳光的震颤
听到反复不停的死亡气味
像牙膏在空气四周挤不掉鲜花的焦虑
一个人在四面白粉墙内生活
是不是鲜花,此时重要过是不是诗人?
然一个人习惯孤独,于路上探索
看沿途风景,或偶尔跌跤,偶尔割草
大多时,又都驻在某些神秘梦里
与美好打交道也用心准备那些苦痛
不能承认,没有敌人,魔鬼也无法惹你

《半夜醒来,返回梦境不能》
 
记不起入梦七岁或八岁
不去黄金树林采摘黄金果实
在某山脚,撒了一泡尿
尿流成了纯净天蓝色溪流
一个奇妙女子玩溪水
呼喊她别玩这不干净的尿水
她不听,继续玩这溪水
我随后去洗手间撒一泡热尿
半夜醒来,返回梦境不能

《握手?!》

我曾想过与上帝握手
不知道上帝把手放哪儿?
我曾想过与闪电握手
垂空一闪而过的明亮怎么握手?
我每次想与别人握手
看不清,自己是左手与右手?
可能发生另外一种情况
上帝把手伸给我没有握
闪电把手伸给我没有握
许多人把手伸给我,我没有握
镜子有我烫伤植皮的手
我也抓不住镜子的手
至于在井底,我把水搞混了
我也没碰着一个手指
无论我用左手抑或右手
我都无法手握日子
无论日子是单数抑或复数
如此混迹人世许多年
我竟不懂得怎么去握手?!
一次错把手伸给枫树
居然听枫叶说我会握手?!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