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一个废墟的造型 (阅读592次)




《一个废墟的造型》
(观安塞姆·基弗画作)
 
一个残酷世界建筑的大理石星空,
现代和昔日,两种废墟重合,
星星啼叫着引力,好似内心
摁下星的按钮,石英颗粒般旋转
 
坠进一片昏迷断裂的土地,
米沃什、策兰,恍若踏着重金属
驻扎在空中,没有诗行……
只有厚厚油彩、感光乳剂和沙子
 
荒野在熔炼各种油腻东西……
灰烬中,旧堡的铁轨滑进集中营,
静静切开穹窿的无边墓室,
并找到历史的重病人,呜呜沮丧
 
而眼前垂落,瀑布的生铁、
铅,里面滚着泪珠的眼睛,
塑料、稻草和虫胶样的悲苦,
合成地下石柱,顶着无人焦窟。
 
铁网枯枝,在组装一个旧世今日,
回放着,被某种罪行犁过的土地,
旋翼是锈刀、枯叶,静止在墙里,
画布像一群破洞,污渍的弹坑
 
嫁接成老迈帝国,黑暗中升起,
与一把空椅展开肃穆的联系。
世界如王座,如悬崖,挺进夜空,
毫无生气,却又荒芜的一片生机。
 
铜锈电波,从目瞪口呆的抛物天线,
从废殿深处,焕发出芬芳魔鬼的问候,
有人像外星人在大地上游荡,探索,
大地发动机心脏里,有一个曲轴
 
回应着世界的流动,毁灭,无数泥汤
从画中跌落,世界,一个华美的废物
身陷于盲,打开了雪崩镜头……
朝霞的火山,炼出了流淌战争的黎明。
 
而野花像疯子,在坟场里行军,
荒野灌木的刻针,立在金属地里,
混凝土堡垒,流淌下黑漆、柏油、泥灰,
在艰难认识一个特殊枯萎的黑色营地,
 
灰土,打印出通向每个人的路,
隐形电流,降下孤岛的旗,
废料像警句,搅拌机里游泳着……
烧焦的美学已诞生,震源,已站在眼中。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