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小调·在医院》(十一首) (阅读175次)



 
《小调·在医院》(十一首)

 
小调松针
 
院角雪松
没有苍劲的节疤
枝叶繁茂
在连绵的春雨里绿得发亮
纤细的枝条
以优美的弧度柔韧地低垂着
但你若走近,仔细观察
那些长长的
深绿色的松针
坚硬,扎手
即便是今春才长出的
嫩绿的柔软的新针
也毫不妥协地一根根张开着
仿佛
从他们出生的第一天起
每一根松针
都满怀力量
充满扎进这个世界的欲望
你会深表疑惑:
这毫无由来的,或者
与生俱来的力量
究竟会有着怎样的宿命?
 
 
小调勇气
 
一位来自贵州山区的62岁母亲
右侧扁桃体肿大
疼痛使她直不起腰
先我一天住进医院的走廊加号床
疼痛让她全身蜷缩
像一只铁板烧的虾米
医生用针管直接从肿处抽出20毫升血水
两针管血,黑褐的血
在白色的托盘里沉渣翻滚
然后用刀片划开肿处
把铁钳伸进去绞动
将血水和脓液排出来
二十多分钟时间里
这位母亲就坐在木椅上
没有麻醉
张着嘴巴,配合医生治疗
偶尔,能听到她哼哼了几声
四十岁的儿子
在一旁抹眼泪
 
桌子的另一侧,医生把铁钳
伸进我的鼻孔,在发炎的鼻窦处张开
我被巨大的疼痛猛地一捶
后脑重重撞在墙上
让我想到几年前
被肾结石折磨的60岁母亲
她忍受疼痛,躺在床上一声不吭
有时还起来为我们做饭
竟让我错认为肾结石病的疼痛不过如此
 
我一直在想
究竟是什么原因
能让乡下瘦小的母亲们
拥有如此勇气
面对和忍受巨大的痛苦
 
 
小调- 远山
 
那些时间
始于渐渐淡然的黑暗
归于隐约起伏的远山

 
小调凌晨两点的医院
 
做个诗人不是我的雄心,
它只不过是我独处的方式。
        ——佩索阿《牧羊人》(程一身译)

 
凌晨两点的医院。十三楼
最容易误入古典审美
三米宽的走廊
浅米色的墙壁
把15瓦的灯光压低于昏睡的高度
空气里福尔马林气味,淡谈的
几乎嗅觉不到
走廊两旁紧闭的大门后
病着的人们,睡着了
 
像一座空置了许多年的荒屋
而事物万马奔腾
宁静如大泡泡罩着我
那些万马奔腾的事物汹涌而至
逼我亮出观点
 
比如死亡
走廊里,一位70岁咽喉癌老人
脖子上缠着纱布,鼻孔里插着橡皮管
顶着一头稀疏的白发
腰板笔直,眼神古怪地走来走去
心直口快的护士悄悄告诉我
“他没治了,熬时间而已。”
——可是,看看他们吧
谁不是在熬时间呢
比如宗教
加14床的65岁淋巴癌老人
躺在床上,挂着点滴
用手机在床头反复播放佛经乐音
长时间地望着白色天花板
 
而我无法给出观点
空空荡荡的走廊里
被沉睡人们占据的屋子里
那些被时间熬过的人
他们曾有过什么思维,主动或
被动做过什么选择
 
我更愿善意地进入俗事:
今天1198元的费用,让人着急
还有工作,让人进入尘世的通行证
那几个谈而未果的业务
还有家人
他们总是全心身地爱着我
对我充满信心
陪我走过艰难的日子
可我有时对他们却过于苛刻
还有那些不堪的或美好的记忆
都在眼前
都细腻得让人慌乱
 
凌晨两点,就这样
躺在水流湍急的俗世床上
对抗医院十三楼里
海一般古典主义的静,以及
虚无的陷阱

 
小调-三月
 
谷雨后第五天,雨
下这么久了
还在大大小小下着
像是要证明一十三楼的窗外
什么也没有,只有雨
看不见的
满天飞舞的雨
浅灰色的
集体主义的雨
统治视力所及的天空,以及
灰白色的病房
白大褂护士的大眼睛乌亮
睫毛像两排小刷子
把专制的钢针扎进手臂
氟氯西林、兰索拉唑、氯化钠
可以拯救这灰色的三月么
 
 
小调•须知
 
将奥硝唑氯化钠、兰索拉唑
地塞米松、布地奈德等等
一大堆专业而生僻的名词
在玻璃瓶里汇聚成湖
转化为流水或白雾般的动词
一滴,一滴
汇成流淌的小溪
通过0.5厘米的白色导管
通过4厘米的钢针
进入汹涌的动脉
平静的静脉
与铁镁锌钙钠钾
各种词性的词汇进行
良性搭配
在肢体躯干和心肝脾肾的家里
删、改、修、整
文从字顺,又独具个性
一篇更完整的文章
须知
语言是肉体的最后栖息之所
 
 
小调•候车
 
雨。冷风
长手臂路灯
路灯更高处的黑
卖波萝的老人看不清面孔
急驰而过的轮胎划过水渍
"嘶嘶"有声
一片树叶落在路中央
双黄线像两道绝决的刀刃
把路面切成两瓣
阴的那面树影幢幢
阳的那面人影绰绰
湿漉漉的车站
候车的我
是阴阳相间的雨夜
一个流落的逗号
 
 
小调•这个与另一个
 
这个春天让人疲惫——
天气糟糕极了
连绵的细雨、暴雨,鸡蛋大的冰雹
能拔起树的龙卷风
忌远游。忌种花载树
一边是现实主义的城市工作和
在农村建房
与强占宅基地的邻居对骂、讲理,乃至
作好斗殴的准备
(想着自己拿一把锄头傲立屋前
誓做一回水泊梁山的草莽英雄)
一边怀想古人踏春的流殇曲水
临写米芾和石涛、黄宾虹、陆俨少
寻求通向另一个世界的密码
 
终于敌不过肉体
在某个时刻嗄崩断裂
一场感冒
引发多处并发症
那面水汽迷朦的镜子里
模糊的变形的面孔和肥胖的身躯
的另一个自己
经营着维持生计的生意
虚写的笔墨文字隐隐绰绰
几十年消耗,土壤日渐贫瘠
 
谷雨春尽,立夏将至
天气该会好了吧
从他山田地运来肥沃土壤
种上传统主义的松柏、香樟、牡丹、月季
以及
现代主义的玫瑰、红掌
想象它们在体内茂盛地生长,开花
于是,这一个与另一个的自己
同时感到欣慰
 
 
小调•穿过走廊
 
穿过床头呼唤器的叮咚声
穿过打字机着急打印账单的吱吱声
穿过福建男人诉说病情和筹款的焦急方言
穿过长沙女人与医生理论伤口崩裂的争吵
穿过雾化器的嘶嘶声
穿过疼痛的哼哼声
穿过落在墙角的空空洞洞的眼神
穿过氯化钠滴入静脉的声音
穿过三米宽的走廊
 
垃圾桶里丢着开得正艳的马蹄莲、满天星
电梯的大嘴
一张一合
吃进和吐出
颜色各异的眼睛
风尘仆仆的灰色面孔
 
 
小调•凌晨五点我被雨声惊醒
 
凌晨五点
我在雨声里惊醒
一只钢针扎入手臂静脉
鲜红的血
白色手术服
浅蓝口罩
薄而冷的手术刀,刃口狭长
伸向脖子下方的甲状腺
 
一把铁钳,从鼻孔深入脑袋
翻捡
大脑褶皱里藏匿的事物
它们积压得太久
真菌或厌氧菌
在脑海深处发酵
炎症和病变
 
凌晨五点我被雨声惊醒
密集的庞大的雨声
焦虑,急躁
无处不在。巨大的
盘据眼前的孤绝
湿重的石头
静立在山坡上
精确
尖锐
试图结束这
惊惧和胡思乱想的黑夜
 
 
小调•逃跑主义者
 
逃得过鼻窦炎
逃不过高血压
逃得过蝶窦脓
逃不过轻度耳鸣
逃得过结节性甲状腺肿
逃不过窗外虚无主义的雨
 
逃得过奥硝唑
逃不过苯磺酸氨氯
逃得过病床
逃不过医院
逃得过大街上表现主义的车流
逃不过车箱里实用主义的腹诽
 
最终
逃进精神病院的山水
躲进呓语里
坐看
山上哑巴树生长和山下流水消逝
 
2016年4月21-26日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7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