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2首 (阅读226次)



《给女儿的诗》
 
 
在人世间
我为你收集的温暖
夜空中闪烁如灯
像生命的苦难即将熄灭
 
而我不能穿越时空
必须恪守最初一日24时的承诺
所有滚下山坡的石头变成了面包
肥胖的电线杆四海为家啊
不要去打扰那些没有发芽的种子
 
花开的瞬间
月亮完成了阴晴圆缺
就昨天,我的女儿
长出了第一颗牙齿
 
2017/7/12
 
 
《我赞美一片空地》
 
 
我赞美的,是一片空地
它显然没有火热的农作物
和荒芜的杂草
轻风休想掠过
一群鸟儿远远地忙碌着自己
炙热的阳光悄然绕开
更没有长方形的人类和椭圆形
的战争
它,就静静地呆着,呆着
静静的
像守望灵魂似的
又似乎什么也没有
 
2017/11/7
 
 
 
《梵高的爱情》
 
 
我的心怎样缠绵入骨
才配得上你细水长流
所有的树木燃烧殆尽
所有的高山卑躬屈膝
 
是的,我习惯盘剥我
费尽全力,吞下废铁
咀嚼出一辆崭新自行车
日常生活中吐掉的口香糖
变成一头乳白色乌鸦
笨拙起飞,供我认知神灵
又嘱咐我:麦田多么神圣
 
而我深知,几只鸢尾花
没有回避原则的滂沱大雨
比干燥剂更能让向日葵冷却下来
把一排排海浪送上星空
直到把星空切割成画板
把我的脸
切割成疯人院的清晨
我不需要任何人原谅我
两点之间,耳朵最短
 
两点之间,孤独最短
酒气正浓
夜间的咖啡馆是弟弟提奥·梵高
盐和糖冲突最激烈时
他打着瞌睡,梦见颜料价格
 
亲爱的提奥……其实
那个吃马铃薯的人,是我
 
 
2016/9/13
 
 
 
 
《木兰树下》
 
 
僧侣木兰树下停歇
树上有一只猫头鹰
一窝蚂蚁忙忙碌碌
清风正好遇见明月皎洁之时
一只蚂蚁爬上木屐
如同猫头鹰飞向夜空
月光绕开它们
继续前行
 
 
2017/9/29
 
 
《假如你认识在柳州生活的莫小兰》
 
假如你认识在柳州生活的莫小兰
麻烦你告诉她我现在很想她
如果评论被淹没在人潮中
就把我当成一意孤行的傻瓜
1楼:送你上去,顶你!
2楼:是男人就自己告诉她
3楼:少年,送你上去,虽然也是个梦
4楼:她很好!不劳你费心了
5楼:已经嫁人生孩子了,何必呢?
6楼:我就是柳州的,不认识你说的女孩
7楼:我有资源,需要的,留邮箱
……
 
2017/2/5
 
 
《预言行事》
 
 
一个无辜的中年男子躺在地上
鲜血直流
下黑手的
是另一个无辜的中年男子
他们有很多相似的经历
都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温柔而丰满的妻子
一条友善的中华田园犬
一套还在还贷的75平米两居室
领一份满足基本开支的薪水
还有一个野蛮而粗俗的女主管
他们的岳母在楼下相遇打招呼
女儿们,同一个学校上初三
他们多像是一个人啊
按预言行事
记着他们是两个无辜的
中年男子,这就够了
 
 
2017/3/6
 
 
 
 
《香蕉》
 
她嚼着口香糖,拿起
一根香蕉打电话:
“要死,麻烦死远一点”
用另一根竖起不羁的中指
舌苔上的刀片
阻止不了甜蜜向内渗透
 
一排香蕉撑起雨后彩虹
香蕉船把人们载送彼岸
接通电话的人保持沉默
 
这和她在马桶上预想的一样
很多人到了彼岸
发现一切并无差别
多久的尘土算是故土?
她想通了,只和香蕉共度余生
 
2017/7/12
 
 
 
 
《业余妄想》
 
业余妄想让周末的愤怒一直
持续到午夜航班飞过头顶
周一下午惯例
员工资格培训大会
她代表员工上台发言
不小心摔下来
膝盖花了
 
在家休养期间
她吃掉一台不听话的跑步机
连雕塑看不下去阻止她:
别吃了,静一静!
她想了想
继续吃掉一整套红木家具
角落的大提琴突然断了弦
 
 
2017/6/8
 
 
 
《六岁半》
 
正襟危坐
恐惧大雨倾盆
他在屁股上
画了一条栩栩如生的金鱼
他六岁半
打算暴力驾驶一匹木马驰骋
湿气太重
 
他听见妈妈叫小狗的名字
紧接着,又叫自己的名字
他走了神儿
周遭一切违背了众生的直觉
窗外一个黑影
一闪而过
雨,幸灾乐祸地下了起来
 
 
2017/8/20
 
 
 
《泾阳县》
 
 
好像只有我
要把乡愁从泾阳县身上摘除
只有泾阳县
一步步取消我来路不明的身份
我猜,你经历了宇宙疲惫的旅行
火热的过往让你难以冷静
你再也辨认不出你的子民
 
而我再也辨认不出你的茂盛
你的温良和流水是否过期
辨认不出你疏密有致
曾被庞大的星空赞许
你的子民再也不会提着灯笼
在你沟壑的皱纹里尽情歌唱
 
大自然,烦请重新发明泾阳县
发明明镜高悬的月光
有一天,你伟岸的灵柩后
蜂拥的哀悼者
是的,我在人群中低着头
你再也辨认不出你的子民
 
 
2016/8/8
 
《此书有病》
 
我能忍受误解
忍受不了唠叨
山羊群移动着群山的阴影
很好呀,马上的黄昏
教科书式的痛苦像鹰的斑点
 
我踩在上面 小心翼翼
书橱就像湖面上的薄冰
每本书都装满痛苦
是不是梦压住了出口
阅读的麻醉剂到底能缓解多少
 
为了防止我掉进痛苦里
我要选择一个人反击
拒绝沟通,非暴力不合作
对!就这本书的作者:某某
当然,我全不信扉页的话:
宇宙里,痛苦的总量不会变 
 
我是湖底渐渐苏醒的石子
爬着书脊上岸
闪光的树木站在两岸
就像游泳破解了湖水的暴力美学
 
草原把远方收入囊中
宽阔的诗藏在贝壳里
我觉得,书本对真实距离的测量
永远欠点火候
好比人人都能理解遗嘱上的漏洞 
肥皂剧不是常常隐藏家族哲学吗
 
当你说,远方是一种耻辱
但弯成一枚笼子里的戒指
比鸽子更值得信任的是无边无际的心跳
首尾相接有那么难吗?
此书有病,可充满了神的暗示
 
2016/10/16
 
 
 
《一匹马》
 
 
爱有多瘦
那匹马就有多绝尘
马从唐朝跑来的
只为在你心里
放上二两黄澄澄的铜
闪烁着金属的光泽
这可不开玩笑
王维刚刚写好“雨中山果落”
那匹马又跑来了
像清晨的蒲松龄拿着戒尺
像武松,突然后悔了一切
 
2016/9/2 
 
 
 
《此桥有病》
 
 
黄河之水口水而来
有病的桥跨越不了透明的深渊
生活繁重,工作难求
一锭银子就可教育
一吨废铜烂铁
你不知道,破拆一座庙
请菩萨起身移驾
到底有多难
 
我被迫执行一项任务
给所有的汉字加上一个税字
产生永恒的财富
这让我更加羞愧
你的绝望和我一样,治疗贫瘠
就像无法根治
一个来历不明的女人
 
杨柳依依 也就迎合一下游客的需求
旧患又来 我的风湿不懂拒绝雨季
当祖国和真理发生矛盾时
你站在哪一边?
我被自己的傻问题惹得睡不着觉
像遗落在早晨的永远
难以根治
 
 
 2016/9/09
 
 
 
《未完成的春天》
 
 
当你觉得一件事很纯粹时
甚至不愿用荣誉去玷污它
例如,最好的春天
才配得上这场最好的春雨
最好的可耻来自天意
最好的日常生活排着队,等待湮灭
生锈的合页再也打不开春天
312国道和108国道
的寂寞,相似雷同
我看见陌生人锯掉月亮的光环
鲸落的情景像未完成的春天
 
 
2017/2/12
 
 
《人间剧场》
 
 
释放出心里的鳄鱼
尚需一台3D高速打印机
何况这是一张金光闪闪的鲨鱼皮
有着80年代色情片质感的鲨鱼皮
仰泳的经验告诉我
鲨鱼任何局部
比整只鳄鱼更能打赢愤怒的观众
 
树上突然掉下来一架钢琴
肯定乱按了驾驶舱按钮的结果
我却认为是话剧演砸了
你想想,导演命令启动天气预报
直接大雨大雨大雨的
 
猩红的幕布俨然挣脱的火焰
一直烧焦了喉咙里的录音棚
一堆曲别针演员跳入游泳池
所以抛去时间成本和一切反抗
游泳池和猛虎可是近亲
小心了,出品人的经验告诉我
人间的剧场永不落幕
想要盈利又非常困难
 
 
2016/8/20
 
 
《起床》
 
 
灯光很弱 弱得像刚发芽的童年
闹钟用绳索捆缚星期一
另一头捆缚住一个马戏团少女
而我,一团糟糕
凌乱的心绪被理发师
理得像一块完整的草坪
 
我不需要一块有主义的草坪
这是原则,你得告诉我
愤怒的瑕疵是什么
雨水浸透的死亡会有一线生机?
铜镜放进榨汁机到蚕茧变成丝绸
是否点燃了一根烟的意义
 
其实,房间慈悲得像答案
走廊传来打鼓一样的脚步声
欢迎欢迎,左派来了!
听说送奶工人成功阻击一场谋杀
镜片的反光映射我尚在人间
街上闹成什么样子了!还赖床
 
2016/8/13
 
 
 
《原谅》
 
 
2006年秋,他用诺基亚3250
发了一条短信:
太苦了,原谅我!
纵身一跃
至今,我没有原谅他
 
2016年秋,三楼拐角的客人
刚刚入睡
他依然是这里最好的客人
就像这里依然是小镇上
最好的客栈
 
 
2016/10/8
 
 
 
《失速的花朵》
 
 
我侥幸从骨灰盒里
救出一具尸体
夏天的炽热唤醒了他的记忆
他平庸的一生听得我打瞌睡
主要烦他把冰镇西瓜
吃得啪啪作响
 
也能理解,我还见过一副中世纪肖像
一个酷似国王的男人
轻盈的步子从画框上下来
在深夜拨打一个报警电话
说他的王国被诅咒
臣民去向不明
 
而我活着的原因
是死神吃了官司 败诉了
我以为死后会埋进大象墓地
左邻旅行鼠教我消磨苦闷
右里,粗腿秃鹰教我空中补给
终究未能如愿以偿
 
2016/8/22
 
《雨伞》
 
从前,鲁班的妻子发明了伞
孔子傲慢而善良
像一根住在人间的鸡巴
鲁班说,那是能移动的房子
可以躲避雨季
和臭鸡蛋
 
此刻,东周各国忙于治理腐败
为千年后一场革命作准备
雨适宜下 适宜停
配合着君王无端的好心情
二奶们融洽相处
十字绣绣出琴棋书画
君王诗兴大发,怎么办?
我发霉的心
我发霉的心啊
被标本遗弃
树木们心惊胆寒
启动内部的警车
 
孔子并不喜欢伞
也不喜欢鲁班的女人
他一心想成为君王身边上的红人
红人不用自己打伞
不然像一根住在人间的鸡巴
套单薄雨衣
遭路人鄙视
 
 
《非往事》 
 
 
同村的王富贵
被知识分子张栋梁陷害
张栋梁说“富贵不能淫”
但富贵曾睡了他的女人
就打了王富贵三个巴掌
 
上午斗完王富贵
王富贵作好准备
下午斗知识分子张栋梁
王富贵打了张栋梁六个巴掌
 
王富贵让老婆揭密地说
张栋梁那玩意翘不起来
在场的人全部哈哈大笑
 
 
 
自然灾害的那一年
我刚出生
我爸白天拿红本本喊斗争
晚上就去庄稼地里偷红薯
 
遇到同村的十几个人
村长在里面发言说
同志们为了革命,加班加点
毛主席万岁!
 
来年开春我爸被村长告密
在县上的戏台子上斗了三天
回来看了我一眼
就永远合上了眼
上吊了,我奶奶淡淡地说
他没出息!
 
 
 
张婷婷喜欢
村上的李二黑
李二黑知道后
就约她在河边见面
 
张婷婷是女知青
但她愿意把爱情交给
不识字的李二黑
张婷婷把衣服刚脱完
突然出现了一群男知青
 
男知青们挨个办完事后
把白糖馒头粮票交给李二黑
要不然,李二黑的三个弟弟
就饿死在草屋里了
 
 
 
村子的后山里
住着几只豹子
几乎每天都有人被叼走
路上血迹斑斑
 
工作组张军长来村子里视察
好吃好喝
住了半个月
豹子竟然没出来活动
 
疯疯颠颠的“走私派”吴老六说
野豹子多厉害
也怕笑面虎
 
 
《心魔》
 
 
我衰老在童年
一样的迷宫里
拒绝以高粱的名义酿酒
拒绝雨季穿越石隙
拒绝厌世为荣
 
这么多年,走最黑的夜路
穿越细节最多的广场
不知浮生若梦怎样纤细、磅礴
甘愿奉上心魔首级
 
甚至,我应付孤寂的能力
被北方干燥的天空借鉴
它空旷而通透
又惧怕飞翔的伤害
倾斜一场慰籍大雪
 
马蹄声和大海的碎片
一起涌上心头
声音越来越大
像童年的铁环逆风中奔跑
死亡也跟来了
请放松,再放松
轻吻它,爱抚它
 
 
 
《死后须知》 
 
 
吹散了一卡车的蒲公英
那个吹口哨的中年男人拿出
勇气不断对抗清晨与黄昏
麦子成熟,对天空形成一种
自杀的秩序
纷纷扑向镰刀,割断五月的纠缠
他路过的背影留在墙上
即便酒馆里只贩卖静谧
也永远留在墙上,唯一拥有的
漫无目的的黑夜漫游
 
柿子悲伤,是阴郁熟透给的
可他置身光明中却迷失了自己
谁制造的光明如此晦暗 
连月亮都来历不明
 
他邀请一个陌生人为他承受疾病 
并抹杀全部的记忆 
回顾一生——
极乐园是出口 
失乐园是入口 
始终不会到达
 
黑色的幻想涂抹着软弱的墙
太平盛世接受了黄金的愧疚
欢迎光临!时有曲折
口哨清脆,万望海涵
 
2017/9/1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