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蜗牛》第二辑之八(11首) (阅读276次)




依傍篇
 
六月的草色和河面上
薄膜似的光,水獭在水中的
那种光滑,一种对立之后醒悟过来
的内部安宁,像母鸟和雏鸟,相依
相傍,像中心和边缘。除了看到的。
此时我的感受与过去的人们一样,相信
有花神、太阳神,照看这里,
砂泥蚁丘、红浆果荆棘、一年生花丛,
不管什么存在都允诺以显现。
 
(2017)
 
静观篇
 
观察年轻情侣奔跑于
其上的田野:重复其意志。
阳光好起来时,一切都清清楚楚。
一种令人血脉贲张的视觉冲击力。
不管怎么说,我都是个
懂得年轻人价值的老人。
我爱过,胡闹过,并长期在爱中(现在还在)。
可有时孤独起来,我想做自然之子。坐在远
离公路的玉米地边缘。掰玉米。远离任何人。
 
(2017)
 
夏夜篇
 
夜空是倒悬的(不同于白天),
从这里伸出去,仍被地球引力抓着。
宁静是其中不可或缺的,密集构成,
可谓穿针之线。共生状态下
危中求安的学问——
在哪儿得到最好的安排我
就在哪儿。像一头刚喂完
草料的奶牛乐意呆在围栏附近。周围还有
长久停顿的、合拢后的、与之相称的空寂。
 
(2017)
 
记录
 
抓住他们所说的,昨天的、
今天的、瞬间的。就像是
一次失明复明,昼夜转换时的空间骤缩。
择日公开我的日记,记住我曾
做过什么留意过什么,我偶尔的荒唐不正经。
从何时开始,当我们有了时间感,我们恐惧。
荒野有了承担。视野有了刻度。
这是哪里来的一位不守规矩的教师,带着
孩子们,站在石榴树下,指点着未熟的石榴。
 
(2017)
 
普通语言学
 
直接的感受是尖锐物。
像在蓝色上扎了个洞,
噗噗地向外喷彩纸卷。
两个孩子交谈时我在一旁听着,觉得
那么抽象,悬在一个物体的轮廓外面。
相互交换图片和玩具,身体怯于接触。
我感到有义务从一个词开始整理自己,
或放弃语言试试,或嘴里
随便含一团什么东西说话。
 
(2017)
 
仍然无知
 
当痛苦被词句表示时,
我们认可。一件穿旧的裙子,
我们处理。那是商品的条形码。货架上
的东西都是现在或以后需要的——
有人二十岁即了解生命,
有人迟至五十岁才了解。
书生式的。长时间静脉注射而
伸不直的手脚。爱带来的无知。
它是一阵瞌睡接着一阵酣睡。
 
(2107)
 
身边参照物
 
若有这么个地方让我
变得现实起来,我就留在这儿,
乐意融入一切。观光缆车上
的乘坐者,山色云影、树木岩石带给
他们的幻觉改变了他们——那儿便不是。
在端着托盘穿梭的侍者
和坐在碗碟面前的食客
中间,我才有存在着和醒着的感觉,
但并非人们所说的悲戚与欢喜。
 
(2017)
 
从未有过
 
我制造过的一个声音
在说:停下。从未说明
被命令的对象,某个人或我自己。
一组轮子。身体之间的相对动作。
我制造过一些工具,为了更亲密
和更好。它们从未被真正使用过,
哪怕被拿出来擦拭一次。
我有过很多次绝望,在与人相处时,
从未被当作绝望来看待。
 
(2017)
 
一种知识或一次回忆
 
她下楼梯,值得记述。
有一些是她的幻影,
但总有一些是真实的。
鸟儿飞过的路上一只灰鼬跑过。
(这些并不涉及哪一种灵魂。)
她害怕出门,相信内外
差别,但楼梯无法折叠。
我们不能:以否定消失的鸟儿
来肯定现在的灰鼬;或者反过来。
 
(2017)
 
鸵鸟和什么
 
什么时候我有了
追问本质的想法,喜欢用
抽象概念来谈问题。
说不清楚,才用鸵鸟啊
光线啊等具体形象。
我要活得明白成为
学者或什么东西的守护者。
这是什么心理啊。鸵鸟不
吃光线,这一点很像流星。
 
(2017)
 
米罗诗
 
一些字,儿童将它们
拼成句子。我试着用
他们的短句子拼成更长的句子:
以一个妈妈来约束好天气而食蚁兽弓着
身子睡在我们的床上引来一群坏爸爸而
另一个妈妈正在厨房里唱歌淘米。
按常理这是不应该同时
出现的。但诗正是这么
告诉我们的。难以置信还有这些诗。
 
(2017)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3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