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我在过一种想的瘾(组诗) (阅读417次)



小海
 
《我在过一种想的瘾》
 
鸟按地区分类有:
留鸟,候鸟,冬候鸟,繁殖鸟。
 
鸟最高飞到5400米,
5400米以上是极限,
一般来说就没有留鸟。
 
可可西里平均海拔5400米,
那就是无人区。
 
借气流也许能飞越高岭,
鸟儿为此要积蓄两三个月体力,
但那里没有植被,无法生存。
 
也有个别的鸟儿例外,
比如有垂直留鸟雪鸡,
生活在海拔3000~6000之间。
 
大自然给它另做了系统。
 
 
 
《冬天的孩子》
 
冬天,去看那个孩子在不在?
 
他在地铁口最先张望到了你。
 
你一看他,他就萎缩,
从原来的快餐店门口,
回到地铁边婚纱广告前,
他在广场却不在固定位置!
 
你怀疑他刚才的情景和前天比,
立刻变成不在场的游移状态了。
 
走过路过广场的时候,
他还是要看一眼你,
你看见他从不看见开始,
不管怎样,习惯了嘛,
反正,他应该好好呆在他的地方。
 
 
 
《咏腊梅》
 
轰鸣在雪中的腊梅
江南一月的黄金
 
雪后一个佳节
到了腊梅满枝时
 
谁点燃遍地灯火
来辨认自身
 
碰上一个干净天
冒着寒风
扶老携幼出齐门的
都是古往今来的看花人
 
 

《爱的誓言》
 
当动物走向大海时
它们就会淹死
 
它们的肺不能进水
空气才能作为它们的动力
 
要说一旦被海水淹没
可无法存活
 
也许会有表现最好的一个
存活下来作为标本
 
也许。这需要百万年
甚至更长时间来适应
 
就像我适应你,你适应空气
要快,更快一点
 
在干旱季来临之前
在我还是个多情的物种之前
 
 

《从前的孩子》
    一一格林童话版
 
从前
有个固执的小孩
从来不听妈妈的话
后来,连仁慈的上帝
都不喜欢了
让他生重病
没有一个医生
能够医治好
 
很快他就不行了
人们把他放进坟墓
覆上泥土
 
一只小手臂
从泥土中伸出来
 
人们把那只手臂
塞回墓里
盖上一层新土
再踩踏结实
 
那只小手臂
从盖好的土里
又冒了上来
 
来来回回
好多次
 
最后
小孩的妈妈
被请到坟墓前
 
她折下墓前的树枝
一下,两下
反复抽打
伸出的手臂
 
挨打的手臂
终于缩了回去
 
这回
地下的孩子
终于安静了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1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