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散稿归置(2006-2007,11首) (阅读167次)



 

岩画观
 
 
蝙蝠之老在于难见天日
我穿黑马甲,学蝙蝠叫,逡巡于壁画
我手中的枯枝丧失感性,枯了仿生学
一次次徒劳无益地打探:飘,圆润
而颜面的裂缝何其深广,足以卡住枯枝
或我,或一切冒失的窥探者
蝙蝠谈不上守护,它在尘垢中的叫
不过是出世的恍惚与虚惊
我与壁画的渺远距离,不足用静坐填补
闭目间,蝙蝠飞壁画也飞
我跃动,遭岩面一击,突兀得像警醒
 
2006、5作,2017、11月改定
 
 
猫眼在午夜放大
 

手提垃圾的人,下西楼
侧身躲过蒙晦人
谁的门为夜归尖叫了一声
变性声带的意味
陈旧的婚姻,依然迟缓
留声机流不出
青梅动人的泪水
父亲牵着儿子的手,像牵着
一根枯干的稻草
另一根稻草拽在谁的手中
或许真主的灵光也难以照到
 
2006、4作,2017、11改
 
 
为什么父亲的指头这么指
 

为什么父亲的指头这么指
他老来的骨头硬,指头直
我的路走歪了吗
我的头上长角了吗
我违拗的,偏离了他大义的
枣树了吗
我有何不洁的名声,让六畜
不兴了吗
为什么父亲把咳嗽着衰落的
手臂抬得这么平
一直沿村口池塘的落水线
指过来
一直沿塘坝上的电线指过来
老枫树上聚集的鸦群都止歇了
为什么父亲这么长久地指着我
指得我像村外空秋里的稻草人
歪斜,瑟瑟,不明所以
 
作于2006、10,抄于2017、11
 
 
杂诗其一
 

风吹六根
露水洗,云锦擦
  
扶我跨负仙鹤
仙鹤振翅不起
  
炼丹师爷死得干净
我如何轻巧灵肉
  
还有人拽我
有五谷哄我,符咒念我
  
莲花未绽
我在泥里
 
2006、4
 
 
杂诗其二
 
 
你用宝石蓝比喻,我用胆汁绿
你所见风景,我所见命
  
我的命,胆汁绿润色
不能寄存浅薄的抒怀,软弱的眺望
  
师傅从泡沫中钻出来,说:压榨,压榨
一滴是基督,一滴是佛陀
 
2006、5
 

天行记
  
  
如果我在半空中将墨汁
泼出去
我将会造出许多黑鸟
我是其中的一只
  
但这并不妨碍星球们发光
各路神仙脚下的云
依旧是白的
仙桃园,照样为长寿聚会
  
酒杯越码越高
酒从上往下流
流进下面的小圣
擦嘴的圣袍有些脏
  
我有时腾云
翻筋斗十万八千里
穿越禁区
用金箍棒撬中指
  
这柱子,埋得深
能遁于无形发力
你跳,高不过它
跳蚤高不过灰

直到你犯困
我也知道,尿很骚气
比梦来得现实
令天神皱眉,喝不下琼浆
  
我曾尿密匝的柱子
想一洗锁死的界外
没有外面。废墨泼不出去
指纹下,无非佛祖的笑声回旋
  
2006.11.16作,2017、11重抄
 
 
导读:相
  
父亲是否像母亲?
母亲是否像父亲?
二老坐在一条板凳上,
相互打量,
各看见瞳孔深黑。
  
导读:生息
  
草原看雪山像个鳏夫
雪山看草原像个寡妇
一条河流经草原
左边肉稀,右边草长
 
导读:类属
 
斑马在斑马群里
野牛在野牛群里
预谋:让斑马套上野牛皮
让野牛披上斑马纹
再进一步,撮合二者结亲家
草原表态:我不长草
 
2007、3
 
 
臆想操:仇敌
 
 
他们说仇敌像兵马俑那样站着
密密的。我不信
他们说刺刀亮得扎眼
泠泠的,飕飕的。山头还是魔头
几只鬼比舌头,比凄厉
老人和孩子,在寒光中
起立,卧倒;起立,卧倒
这当儿乌鸦和喜鹊来回叛变
“天下没有花儿了”,他们呜咽
——这都是废话,我与
大本营里的大尾巴狼交谈过
嘿嘿,没有仇敌,没有!
他们说的士兵都在裸身
勇士没有长毛。祭台在烧回锅肉
绿林好汉在鹰鼻底下训练好色
老谋士还是郎中,包起
黄表纸睡死过去了
腐尸有但没有仇敌
苍老的浮云有但没有仇敌
什么神经啦,绳子啦,兵马俑的
笑话啦,后现代不是有面具么
没有仇敌。把你脱下的皮穿上
 
2006、11作,2017、11重抄
 

臆想操:地下水
  
  
把有些年份叫做地陷
我很不情愿
但是一座宽厚的老城墙
垮塌了,碉堡式的强硬派建筑
倾斜度危及飞鸟,和设计理念
打井人莫名其妙地干枯
累及村寨的迁徙,消亡和重生
绿洲一旦拥挤牲口便遭厄运
谁也没发觉河水流得更焦急
因为上游像是眼力不济,下游
怪疾感染的厉害,难以预料
馆藏的尺寸,年复一年的测算
山高与心肌的舒张压此消彼长
难得消停。有时龙卷风和海啸
来得像八卦,给无底片的瞎子
以五百年异想天开的口实
别说高处不胜寒,我们连山脚
也休想与泉眼共哭
只好让寂寞碑文立在贔屃*上
浮泛于另一时空的地下沧浪
  
注:贔屃,龙生九子之一,貌似乌龟。
2006、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