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刀把五 (阅读256次)



吴胖的车钥匙

把你的车钥匙给我
吴胖说
你的呢我问
我的我都不知道
丢到哪里去了
找了一早上
都没能找到
我从驾驶室里钻出来
将车钥匙取
下来递给她
她接过车钥匙
钻进驾驶室
将车开走
我步行回到家里
进门后我一眼
就在酒柜前的吧台上
看到了吴胖的车钥匙
2017.11.6


热烈庆祝还叫悟空的痔疮今天好了

一般得了痔疮的人
都会默默承受
尤其女士
绝不会轻易跟人提
更不会在五十人
以上的诗群里
向大伙儿宣布
她得了痔疮
我想即便
是男性如我
也不会轻易说
但那个叫
还叫悟空的诗人
就跟大伙儿不同
差不多有一周时间
他每天都会
出现在漩涡群里
去渲染他的痔疮
他说好难受好难受
求求你们都不要
当我面喝酒行不行
几天后他又说
好舒服好舒服
这个马应龙
真好使
就在今天下午
这个叫还叫悟空的
突然在漩涡群里
宣布他的痔疮好了
他说他终于可以
继续喝酒了
2017.11.6


精神小鳖

还叫悟空的
痔疮好了
他在漩涡群里
要求我发几个
精神小鳖给他
以示庆祝
因为直到目前
他依然没能吃到
我店里的
真正的小鳖
他说今年冬天
他一定会来北京
找我吃小鳖
我建议他在
下大雪时
来我这吃小鳖
他说一言为定
2017.11.6


刀把五

刀把五之前
将我的微信
拉黑过两次
前几天这货又
要求加我微信
我知道她是个美女
所以想都没想
就通过了验证
她说她选了我三首诗
发在了她主编的
微信公众号上
她说她实在是
忍不住选我的诗
她认为我人坏诗好
我想问她你
发诗就发诗嘛
还加我微信干毛
但我没这么问她
我不但没这么问她
我还大大方方地
将她拉进了沿途
没想到这货
一进沿途
就像打了鸡血一般地
上蹿下跳起来
我感觉我有点
控制不住她了
秦匹夫在沿途
私加了刀把五
并将这货也拉进了
自己的漩涡群里
就是这样
总是这样
兄弟秦匹夫
总是会在
我的群里开发
我的女粉
然后私加
再然后就会将他
开发到的我的女粉
拉到他的群里去
当然我也曾
三番五次地
在他的漩涡群里
开发过他的女粉
然后拉到
我的群里去过
也许这就是
传说中的
资源共享吧
在漩涡群里
受到秦匹夫礼遇的
刀把五突然
对我恶语相加
试图限制我的
发言自由
就连我口头
带了个鸡巴
都被她骂得
屁滚尿流
怪我当众遛鸟
完全不考虑群里
其他女性的感受
恨不得趁我不备
手起刀落
把我砍成太监
作为一个
血性十足的诗人
我彻底怒了
开始跟她在
漩涡群里
展开了一场
开封斗鸡般
残酷的骂战
最终以这货
再次拉黑
我的微信并
同时退出
沿途和漩涡群而告终
秦匹夫的发言
略有感伤
他说唉
好不容易看上了一个
又退群了
我知道这句话
他是发给我看的
但我作为
他的兄弟
他又不好冲我
直接抱怨
就在当天下午
秦匹夫又把刀把五
给拉进了漩涡群
这货二进宫后
故意不理睬我
装作不认识我
看我半天不说话
就开始忍不住
继续发语音骂我
心地荒凉这个
王八羔子之类
嗯,我理解她
因每一个人在
吃了亏之后
都会想要
伺机报复
2017.11.6


我建议求哥和他妈各做两道菜端上桌

那天求哥坐我对面
突然笑着对我说
上回我回老家
做饭
我让我妈做
我妈让我做
我说她做的好吃
她说我做的好吃
几个意思我问
都不想做饭吗
不是他说
她想吃我做的
口味重点的
而我在外多年
老吃口味重的
回到家就想吃点
我妈做的
口味清淡点的
2017.11.6


性格决定命运,知识改变人生,这俩货的命运和人生早已板上钉钉

哥哥喜欢跟
求哥对着干
求哥试图
在哥哥面前
摆老板架子
哥哥却铁了心
偏不让他得逞
求哥说哥哥一句
哥哥会顶回去十句
有好几次
这俩货吵架吵得
都面红耳赤
不可开交
就快要打起来
打起来也无妨
我还真希望这俩货
接下来能痛痛快快
实实在在地干一仗
有一次我对哥哥说
我就想看你们俩
谁先把谁气死或
谁先把谁打死
2017.11.6


喜欢揉搓自己裆部的求哥

今年夏天求哥
坐在他面包车的
驾驶座上
将左手放在了
自己的裆部
肆无忌惮地揉搓起来
我坐在副驾驶上问他
你这是在干吗
你的样子很猥琐
你知不知道
他说我摸我自己的
我又没摸别人的
我说即便是
摸自己的
你也不能当
别人面摸啊
你看上去
真的是猥琐极了
从那以后
每过一段时间
我就能看到
他揉自己
裆部一次
有时用左手
有时用右手
有时还会
他娘的用双手
轮流揉搓
上回我看见他
坐在湘水滨
北环路店门口的
那把灰色椅子上
大敞着两腿再次
将一只手伸向了
自己的裆部
边揉还边拉客
湘菜,吃饭吗
2017.11.6


即将生产的美少妇

有两个死胖子
从一辆黑色
奥迪A8上
走了下来
随后走下来的
还有一个身穿红衣的
挺着大肚子的
美少妇
通过观察
我知道那个
高一点的
驾车的死胖子
应该是这个
即将生产的
美少妇的老公
他们走进
我的店里
就座点餐
那真是一个
又老又丑的死胖子
除了拥有店外的
那辆奥迪A8外
我知道他还拥有
眼前的这个美少妇
当他们吃完
我目送他们走出门
走向他们的奥迪A8
我望着那个
红衣美少妇的后背
我在想我是不是
再也见不到她了呢
就在这时
我看见这个美少妇
她突然回转身
看了我一眼
吓得我赶紧将目光
投向了别处
2017.11.6


没有谁的手能巧得过大自然

早上将初宝
送到幼儿园
回到小区停车后
吴胖在那片
被修剪得
一马平川的
四季青顶上
捡了一把
掉落其上的干树枝
我说你捡这玩意干吗
她说要你管
回到家里后
她将那个
由我们仨
合伙儿制作的
花瓶给拿了过去
那个花瓶里插着
一枝我帮初宝
在其幼儿园门口
花十块钱买到的
用橡皮泥
做成的牡丹花
我想起那个
卖花的大姐
守在幼儿园门口
向放学的孩子们兜售
她用橡皮泥做的花
吴胖取下那枝假花
将干树枝插进去说
这样看上去是不是
一下就漂亮了很多
我说当然喽
没有谁的手能
巧得过大自然
2017.11.6


糖葫芦

男的将他的
白色宝马车
停好后
带着女的
往我店里走
女的边走
边看着那个
卖糖葫芦的
矮小男子说
老公我想吃
糖葫芦
你吃不吃
男的回过头说
我不吃
你傻啊你
最终女的也
没能吃到
那个矮小男子
卖的糖葫芦
2017.11.6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