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秋游绵山》等6个 (阅读304次)



秋游绵山

1
恰值阴蒙,
犹入仙境。

有云雾缭绕,
有神灵匿藏。

2
雨后,山气清洌,
游人正宜撑大鼻孔。

浓浓的氧,四溢;
薄薄的霜,又一层——

涂上了过客们幽凉的额头。

3
恍如大梦未醒。
未及瞻仰,
已具灵通。

飘移在秋岚中,
无所忌惮,
只恋群山。

也正将迷思,
寄赠予远遁而去的山道。

4
入山,不择平仄,
尽图奇绝。
但凡有诗意。

无论怪石阻道,
古藤盘卧,
总向纵深处游弋。

若偶遇古人,
应不必惊讶——
那也是离群的孤鹤。

5
不须小憩,
在狭促的沟涧。
虽曾有人栖居于云端。

但再无人可攀爬,
崖壑空蒙一派。

玄机,永不可踏破。

6
有水瀑连连,
才可一解情渴。

秋思那时,或绵绵涌来。

有银练自高峡而出,
却还娇羞。

半掩,又欲半映。

7
空留了半山冷寂,
在古句中。

题壁也难抵风霜。
模糊的名讳,
已被露水轻轻擦拭。

直到无半点履迹,
留作下一个秘密。

8
山外有山。
出山,更外面,还有山。

必常常举头仰望,
隐约才见红叶。

飘逸向四处,
不时零落在峭岩,
似有出世之美。

9
山,兀然巍峨;
人,径自渺小——

像一串爬行的蝼蚁,
于山脊蜿蜒着。

而大佛何在?
竟有悄然的钟声,
从秋霜中来。

10
寺只好悬空了。
连同斑驳的经文,
都一并悬上悬崖。

天梯,竟非神工,
纵亘着险绝的尘世。

也定暗藏了鬼斧。

11
通通再不见落霞,
惟晚风绵柔。

山间虚度一日,
且不知何来、何往。

……不知所终。
任由幻梦缥缈,绵远。

         2017.11.1.




平遥古城

城垣是古老的,但城门间的一束叹息
是簇新的。尚有余温。
散发着明清时代才有的腾腾热气。

节日占领了街衢。一大块糖糕
早已被拥挤的人群吞食净尽。
仿佛那熙来攘往从未中断。

老巷里载满了人影与灯影,
忽明忽暗。各自寻找着稀奇的
幻影——在旧宅旁,在飞逝的过往中。

用足底踏遍一条条青砖,
似能让一桩桩逸事复活。重新地
闪跳出来,历史的长襟因此而轻扬。

逸出淡淡的幽香。或是花茶,
或来自票号里沉寂已久的账簿。也曾经
这里热络非常,金币咣当。

世人偷偷膜拜着的那种繁华
这里都曾上演过。如一出出大剧,
至今不忍谢幕。胭脂也犹在……

窗棂也从未随意更换过。
只以此敬祭高墙之内不愿没落的
每一个生动的灵魂。愿其安息。

在茫茫游人的喧啸中也不被
惊扰。而枕着月色下的青石,
重入梦境。也躲开一切浮华。

复归于一座小城应有的宁静。
那时,蜿蜒的曲径里,再没有了吆喝
和虫鸣。只闻叮咚的心跳。

                  2017.11.2.




晋中记

如在史籍中穿梭,
从一个王朝奔向
另一段流光。风声依旧,
只不过不再是呜咽,
而是高昂的鹤唳。
掠过琉璃之瓦,
也让破碎的心重新
得以复苏。残迹间,
依稀有古人款款而过,
无忌于岁月的剥蚀,
只为重现既往的华彩。
虽屏风再难遮掩
斑斑尘霜,枯谢的手指
再无以抚动青枝、
攀折靡艳的花苞。
一座座院落空荡着,
主人都已化为春泥,
挥别了既是辉煌
又是潦草的前生。
“呜呼!”枉有回廊
一任雨声随意停驻着,
于是只好冥思——
佛堂前的孤燕还在么?
文庙里悠远的鼾声
可来自远古?鼠群?
也常常,每一堵院墙内
都有着各异的乾坤,
让外人们足以迷陷
而自甘沦落。那谜,
让每一个惊讶的神情
竟仿若文物般珍异,
被全数收留,并保藏。
与所有晋商的传奇一道,
温存的月光点染了这一切,
让散漫落下的脚印
也变得熠熠。那也许
仅是一次偶遇的开始,
也许即是此生必经的壮旅。

             2017.11.2.




远方的歌

倏然间变得模糊:无论天籁
是否来自那曾经向往的草原。
但都太过于遥迢了:相较于
痴然的守望,与侧耳之聆听。
莫非是另一种旋律:自胸腔
汩汩传来,也从来无休无止?
化作为又一支恋曲:浸满着
澎湃的爱意,如海潮般翻涌。
琴声由此而更加清越:几近
沸腾,正倾吐出悲怆的暮景。
夕阳于是染红了天际:炽烈
而恣肆,似鲜血在四处迸溅。
那般凄美:纵使沉郁的呼麦
也无以刺破苍穹,留下划痕。
心却无疑开始了颤抖:回声
渐次由小变大,越来越迅疾。
缓缓汇成一道长河:雾影中
逶迤地流淌,直至踪迹全无。

             2017.11.3.




夜之精灵

木琴是来捣乱的。她翩然于
整个骚动的夜晚。

她被操纵。一个俏皮的胖子
一直从旁做着鬼脸。

他熟知一切真相。当小号
由昏睡中渐渐醒来。

喉咙被张到了最大。呼吸
因此而有了夸张的节奏。

提琴们正聚在一起。无时无刻
不在追忆繁星和残月。

墙角里尚有陈年的爱情。虽久远
但屏息时依然热气滚滚。

在自由地跳荡。那时每个音符
都仿如穿了舞鞋般。

              2017.11.3.




盘山道上

我自盘旋如蛇,
蜿蜒着,
轻甩翘角的长袖。

在风中低吼,
不知疲怠,
钻过股股流云。

山影忽近忽远,
忽而贴面而过,
又忽而,不知所踪。

正欲纳罕:
身已在何方?
时闻溪水潺潺。

却不见,松针垂落。
必经的迷津旁,
有几树红叶,在等我。

        2017.11.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