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山居十八章及增补(下)(共110首) (阅读199次)



《山居十八章16》
 
 
 
上午趁阳光明媚
正要往琉璃沟去
在路口遇见两个男人
各抱着一块木头
走到路边一处遮阳篷下
一对年轻的河南夫妇
在这里流动加工佛珠手串
去年进过这片山
今年他们又来了
我背着手凑过去
像个真正的闲汉那样
他们说他们抱来的是
山中的黄金木
雇人上山找了一整天
再花了一段时间阴干
两个男人中
老一点的
戴着大金戒指
年轻一点的
额头有条刀疤
蓄着山羊胡子
河南人开始给他们
加工第一串20的珠子
真是好木头啊!
轮盘锯切开它们时
金黄的锯末
从锯齿间迸出
如金桂洒落地面
我们三五个闲汉
将它团团围住
感叹木料的色泽
连河南男人
也啧啧称奇
我也随之入迷
一块木头被分割成
几根截面方正的长条
经过一台名叫
佛缘佛珠机的
数控车床和车刀加工
再经过女人钻孔
和打磨机轮番抛光打磨
纹路精美的木珠
在晌午的艳阳下
发出夺目金光
第一串理应属于戒指男
他在二十多颗
闪耀的木珠中
精中选精
女人穿好绳子
他戴在手上试了试
的确如金色琉璃
目光尚能入木三分
木纹层层环绕
如粒粒乌金之眼
第二串属于刀疤山羊胡
他是戒指男的马仔
他那串照样光彩熠熠
接下来,戒指男
要求做两个黄金木球
用来单手揉搓玩弄
刀疤山羊胡以一对睾丸
调笑了一番
气氛十分热烈
加上阳光舒服照耀
大家都心满意足
不停互相打烟
继续被这里发生的一切吸引
因木料自身缺陷
两颗木球并不是尽善尽美
但戒指男摩挲后
仍表示满意
我和闲汉们也都说无大碍
见他抱来的两块木头
用完了一块
剩下几根长条和边角料
我对他们说明
我也喜欢这种木头
能不能把剩下的卖给我
刀疤山羊胡问河南男人
这个怎么卖
河南人说你的东西你定
戒指男摆摆手对我说
你喜欢拿去就是了
我赶忙道谢
然后他们就抱着
整块的木头离开了
我用剩下的黄金木
打了两个手串
规格一串18一串14
经过同样严谨的工序后
它们在阳光下异常闪耀
我的心情也大为愉悦
其他闲汉则站在旁边
让河南女人
给他们在山上拣的
野核桃打眼
一个路过的老叟
说他见过这种树
附近的山上
有的甚至有合抱大小
应该活了百年以上
只有树中心才是金黄
要取出它就要把
质白的部分白白砍掉——
听他这么说
我心中出现去山上
寻找黄金木的想法
最后还是在消磨了
整个晌午后
拍掉肩头的木屑
付了加工费
带着我的金黄木手串
游神一样离开了那里
 
 
 
《山居十八章17》
 
 
 
清晨醒来
有人在窗外劈柴
或为早饭准备
或为准备度过冬天
披衣走到窗前
看见窗外一只白猫
正叼着它的孩子
穿过草丛
它要把它移到
更暖和的地方去
我转身从储物柜中
取出并捏碎一颗核桃
把油抹在手上
为新得的木珠按摩
一下溢出清香
阴冷之气
不断从窗户涌入
我再次回到床上躺下
劈砍声没有结束
也不必为猫担心
一觉再醒来时
已经错过午饭
 
 
 
《山居十八章18》
 
 
 
有人告诉我
北边的山坡上
有几棵柏树
苍翠挺拔
那附近有野核桃
品相好的
卖给河南人
一块钱一颗
他同时让我记住
那一丛柏树
在冬天的山坡上
一眼就能看见
很容易找
 
 
 
《山居十八章增补1》
 
 
 
不出意外
明天第一道阳光照进坝里
就起床到琉璃沟去
去年进沟早,不是一个人
今年一个人去
一个人往上爬
直到我爬到另一个地方
它不再叫琉璃沟
这个地方对我来说
全是新奇
 
 
 
《山居十八章增补2》
 
 
 
下午从桥头到曹家去
要路过粪坑
锯木房、塌了的土墙房
几处老屋顶
这意味着
路过了几畦菜地
几截松木
一些断壁残垣和
众多黑色页岩的岩片
路过了这些
再路过两棵
凋零的核桃树
来到一片空地
它是曹家的
这家主人
已备好了酒菜
 
 
 
《山居十八章增补3》
 
 
 
1
早上的阳光照进
琉璃沟时
露水未消
从一条水泥路尽头
进入山野小径
左手阴面
右手阳面
下山时
如果还早
正常来说会反过来
左手阳面
右手阴面
 
2
几个牛蹄印
路坎上几根伐下的木头
一小串野莓被扔在路上
斜坡上的土地刚被平整过
电线继续往高处攀走
表明上头至少有
一户人家
 
3
向右拐道弯,上个急坡
来到一间大土墙房
门前的空地上
主人正好在屋
聊后才知道
这家已经
搬下山18年
在山上种魔芋
我问再往上
还有没有人家
他说上面是老林子
没有人住
他问我贵姓
我忘了回问
恍然间有个人影
正往更高的山上
影影绰绰地移去
 
4
空山不见人
未闻人语响
亦未闻鸟鸣
决定下山去
 
5
下山时来到一个岔路口
上山选了右道
突然想再去左道看看
沿着它拐上坡
到一处平地
并排有两间土墙房
外边这间已经塌了
里面那间敞着房门
平地下方有片竹林
翠绿盎然
竹稍略低于房顶
向着山下低垂
房顶。铺着页岩
 
6
门口栓着的
小黑狗冲我狂吠
一个老叟出来
叼着杆烟
堂屋摆有一副棺木
期间先后拿来
板栗和猕猴桃招呼我
小黑狗瘦骨嶙峋
老叟抽烟
吐的苦水
都舔着吃
 
7
从他口中得知
老叟姓区(或欧)
1979年开始住这里
娶妻生有两儿一女
1984年盖这间土房
1985年他妻子
携一儿一女出走
他以后再未娶
儿子在山下的
镇子里盖了房
去年在渭南下矿
断3根肋骨
瘸一条腿
现在内蒙
儿媳在镇上守家
不待见他下山去
他在山上独居
喂了两头猪和
一些鸡、一条狗
说他忙得很
 
8
抱怨雨天屋顶不停漏雨
抱怨山上卫星电视不能看
抱怨一停电就是十天半个月
电已经接好了他说
我看了看电线杆子
就是一根竹竿
隔了不远
又接着一根竹竿
 
9
走时我还问他
这附近还有多少户
他说还有两三户
在山那边
我问山上那户种魔芋的
主人家姓什么
他徐徐吐出一口烟
告诉我姓吴
 
                         2017/10/30—11/2
 
 
 
 
《火车3》
 
 
 
火车从各方面
不停地开过来
最容易引起注意的
是深夜那些列次
它们拉长汽笛
发出简单清楚的哐铛声
鼓动那些失眠之人
马上起来去追赶它
他们每天听见火车经过
想起未竟之人
未竟之事
有的会在某天夜里
赶往站台等待某列开过来
并登上去。他发现
每一列火车鼓动人们
追赶它的理由都不一样
但每个理由都很吸引人
他同时发现
每一个地方
失眠的大军都是乌泱泱的
但很少真的有人
会跟在它后面
失魂落魄地跑起来
 
 
 
《不同1》
 
 
 
进山一个周回来后发现
山里的太阳
9点半就已经火力十足
城里的12点了还蔫不拉几
灰蒙蒙的,一颗卵蛋
看着就让人
斗志全无
 
 
 
《不同2》
 
 
 
山里的地就算平整过
一般也稀稀拉拉
回城后发现
黄沟底下的地不一样
它们被整成豆腐块
田埂也干净,没什么杂草
旁边坡上的地则有起伏
带着曲面和波浪状
如同一块洗净的灰布
舒展地披挂在山坡上
 
 
 
《作为空气一样的存在,谁也不跟他玩》
 
 
 
我老婆有个学生
喜欢在别的同学打乒乓球时
像个探子一样
钻到球案子底下
他趴在地上,耳朵贴着地面
专心地听小白球
在球案子上的落点
并发现它没有一次
重复落在一个点上
 
2017/11/4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