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山居十八章及增补(上)(共110首) (阅读56次)



《结束》
 
 
 
 
我往雨中吐烟
这无休无止的雨下了他妈20天了
但你注意过一只鹊鸟吗?
单只站立在天台最边沿
向外探出身子
在斜雨中引颔啾鸣
但突然它就夹紧翅膀朝下俯冲
让人以为它想死。它只是来了一次空中翻越
这畜生干得真漂亮啊!
修长的尾翼快速划开气流
双翅在雨幕中完全展开——
任何操蛋的时刻。我是说
真正想结束的
并不多见
 
                                                  2017/10/12
 
 
 
 
《酒水之旅》
 
 
 
 
在路口我们驻足并谈了起来
我问他干嘛去
去看水他说。我闻见他身上的酒味
阳光已拨开浓云——
你知道郧西的五龙河吗?他问
那股湍急的水
一刻也不停止
急流猛烈拍打岩石
人站在河岸边激情澎湃
我说我没去过不知道
咳,儿子开车带着我们几个老家伙
从西安杀到郧西
先去老家拉了一百斤好酒
再到五龙河去
老家在郧西最西边
五龙河在东边
在五龙河,加上拉的一百斤酒
你想想——
说完他嘴角上扬
往涨水的江面走去
 
                                                 2017/10/12
 
 
 
《摩托手》
 
 
 
 
那辆骚黄色三轮摩托车的摩托手
像贴地飞行轰炸
所到之处,人车纷纷退避
排气管完蛋了
引擎的粗喘响彻整条大道
说直冲云霄
如果是最低的那朵
也完全说得过去
 
                                                  2017/10/12
 
 
 
《园中独坐》
 
 
 
 
那些发黑干瘪的、仿佛夭折的,在秋风中
瑟缩颤抖的小豆荚
以及腹中的豆子
怎么还挂在树上?树叶已经残败
它们不知道
炫目的阳光照耀在此
也照耀远处多条青色山脊
棱角清楚。多么好看
 
                                                 2017/10/12
 
 
 
 
《牛栏江流域虚构》
——赠贵州牛栏江诸友
 
 
 
在某处崖壁俯瞰这一流域
云图被日光投影在峰壑之中
风某兄。我与你独守此处的四十昼夜
它没有一刻停止过变幻
孤独并且壮丽。说贫瘠于眼目有益
在于目力触到极远
并扎入同样平缓开阔的虚无之境
可满地覆盖的草场它何其葱茏
我们不是想在上面打滚
就想将其付之一炬
一场孤人盛大的宴饮,火光照映江水
并不断铺洒于水面
它随流慢慢下沉,不会上升
也永不逆洄
 
 
                                                2017/10/13
 
 
 
《厚街在哪》
 
 
 
 
李景云告诉秦匹夫就去厚街拿鞋
我问他厚街在哪。我不知道厚街在哪
他说厚街的皮鞋和女人都是5A
5A好啊,成为超级都市合情合理
现在也许4A、3A,但不可能是B
我想起昨天深夜,管党生写到
牛栏江边黄昏下着冷雨
他走在前往村子小卖店的路上,情绪忽跌
从东莞去威宁雨朵2月多
不知他的占星师朋友袁玮
对这个问题有何重要提示
 
                                                  2017/10/13
 
 
《耶律阿保机遗孀的右臂》
 
 
 
 
这个契丹皇帝死后
他的遗孀述律皇后拒绝为他陪葬
她砍下一只手
放进阿保机的棺椁
独臂皇后,回鹘美人
皇帝在死前就让她尝到了
掌握20万骑兵的快感
她摄政,掌握更多男人
为保其胯下所产的帝位
她用右臂平息风波
最后却被皇孙软禁。这孙子
让他皇祖母老死在
今内蒙巴林左旗
那具残缺一臂的女性死躯
又回到阿保机陵寝内。放心
她迟早还会把手臂重新安上
 
                                                2017/10/13
 
 
 
《鸟飞于林》
 
 
 
 
认识的人少,养成了习惯
什么鸟都能让我饶有兴致地看上一看
目前这只红嘴蓝鹊,停在小楼上
它高高翘着尾翼
媲美人类屁股的性感
露完这手,它就向低处那片树林子滑翔而去
消失在滴水的枝叶后面
 
                                                  2017/10/14
 
 
《庭燎》
 
 
 
 
等芝麻杆剁堆干透
取回留到隆冬
天一擦黑,一群人围坐在庭院
开始烧它。清脆的噼啪声
与草本焚烧的烟味混杂在一起
后山上,连夜下山的故人
在踏雪时发出呢喃
从不在雪地里留下痕印
到庭院内火光如豆,寒气重新回旋
故人覆满白雪,立在山下
又将折身返回
 
                                               2017/10/13
 
 
 
《早上的对话》
 
 
 
 
今天早上他对她说:多穿点,准没错
他们刚刚才互通姓名
她说:嗯嗯,我上厕所呢,冷死了
她只有78斤
刚成年不久
蹲着的时候鼓着圆圆的眼睛
像只青蛙在湿冷的洞口静静趴伏
 
                                                 2017/10/14
 
 
 
《女人》
 
 
 
那个女人说,她把一条三个月大的小狗
救活三次。一边说一边拉下拉链
从上衣里把它掏了出来
今天,她把它嘴毛刮了
但眼睛附近有撮乱毛,总往眼睛里边伸
几根毛还粘在了眼球上。我看了看
确实是这样。她说她要想办法给它取出来
但很难。说完把它藏进左边上衣
重新拉好拉链。我开始觉得
她还会救它第四次,或者第五次……
 
                                                2017/10/14
 
 
 
《关于黑》
 
 
 
 
冷风吹拂的夜晚,在楼道里抽烟
我点上一支,感觉非常糟糕
往窗外望去
那么多霓虹和灯光还在亮着
所谓黑夜它不应该是黑的吗?
应该黑不溜秋、乌漆抹黑。黑黢黢的黑
纯粹的黑,黑到骨子里的黑
现在。这些与黑毫不相称的光亮
让我愤怒。我厉声要求
月亮、星辰禁止进入我的视野
当我想被黑夜舒服地包裹时
上帝就得给我真正的东西
别发出任何光。立刻取消它们
 
                                                2017/10/15
 
 
 
 
《无尾马》
 
 
 
 
大片的灰,蔓延开的单一的灰
笼罩着城郊的民房
 
建筑的屁股上开着窗户
一群无尾马。前蹄腾空
 
住在马腹中的女人们
在清早醒来就欠身并撅着屁股
马群打亮响鼻时,嘴边腾起白雾
 
 
                                                 2017/10/15
 
 
 
 
《注意树》
 
 
 
 
你要注意树,尤其是林子里唯一倾倒的那棵
不能忽视。在众多站立的树木中
葱茏的与枯萎的都不必在意
但死活要连根拔起,自己倒下去的,请你注意
这样的树十分罕见。意味着它的每根枝杈
每片叶子都要为此受尽苦楚
 
                                                  2017/10/15
 
 
 
 
《桑与柳》
 
 
 
 
一个下午,两个男人
在空地上各烧了一堆火
两堆火相隔丈余
火堆在一棵柳树的北边
它第一次出现在那儿
至少是五年前
我们每天都打几次照面
但我从来没见过
这两个男人
他们生的两堆火
天没擦黑就已熄灭
那时柳树没有落叶
离柳树不远的
桑树也还没有
 
                                                  2017/10/15
 
 
 
 
《不幸》
 
 
 
 
虚张声势给他带来不幸
苦味的芬芳
在嘴里炸裂,如同酒浆弥漫进入脏腑
他还是这样做
喜欢张牙舞爪
有一定表演成分
我希望你切开他,分析悲剧的来源
在他扭来扭去时
做好病态记录
 
                                                2017/10/17
 
 
 
 
《灯》
 
 
 
 
它吊在床榻上方
照着我,也照着墙纸上的花
因为亮度不够。可以说是昏黄
我突然想问一个人
青灯究竟是什么东西
它能不能以伸出五指的枯手作为灯座
每个指尖都点着如豆的昏黄的火光
 
                                                  2017/10/17
 
 
 
 
《鹅黄》
 
 
 
小园里出现一片鹅黄
那是一种崭新的黄
比日出和日落的颜色更明快
比北方的银杏更能使眼目愉悦
它胜过多数少女的脸蛋
如果。如果有其中一位
配得上它
她应该亲手捧着
像掬水那样
来到你面前
                                                 2017/10/17
 
 
 
 
 
《绵雨》
 
 
 
 
窗下的停车场亮着一排灯
每盏灯都照出
树的半个身子
车位线很整齐
你看下去伙计
看那片水洼。它反着光
就像有一群水黾
在上面不停地划水
是的。这不对,你也发现
已经十月
温度接近10度
一个陈旧的水池
还在被这绵绵夜雨
汇成的雨水
不断灌注
 
                                                  2017/10/17
 
 
 
 
《在十点半的安康大道,没有人知道我住在哪》
 
 
 
 
晚上十点半
从楼里走出来
走进雨中
路上还有很多车在疾驰
不管是回城的车还是
出城的车
车轮都把雨水重重地碾溅开
每一辆都毫不逊色
我在路边上走
一个人淋着雨,我知道
家里的灯除了我
没有人会把它们打开
因此那些亮着灯的窗户
都不是指引我回去的那扇
我有意放慢脚步
从一棵槐树底下走过
几滴雨落在我头上
不管怎么样,有一扇
漆黑的窗户我一眼
就能认出它是我的
 
                                                  2017/10/17
 
 
 
《无题》
 
 
 
 
早晨我低头走在
上班的路上
小熊骑着电动车
从后面过来
后座带着他爹
骑到我左前方时
他扭头喊了我一下
他爹也扭过头来
我突然为自己的
糟糕状态
感到不好意思
已经很久没有人
在路上冲我打招呼
对他们的善意
我回敬了两次
僵硬的点头和微笑
 
                                                  2017/10/18
 
 
 
 
 
《红皮与黑皮》
 
 
 
 
一趟红皮火车停在铁路桥上
就跟一条抻直了身体的红蚯蚓
被雨水浸泡后
臃肿不堪不再动弹一样
 
但紧接着就有一趟黑皮
拉着一串尺寸不同的车皮子
起起伏伏地开了过去
就跟一条黑蚯蚓若无其事
从它伙计身边爬过去一样
 
                                                  2017/10/18
 
 
 
 
 
《一只白鸟在黄沟底下飞》
 
 
 
 
百米之外的秋野上
它一边飞
身上还吊着一根线
你不敢确定
有没有第二个人也在看着它
你跟它之间这根无形的线
包括可能存在的第二根
第三根、第四根……
在它落进灌木丛后
就折断了
 
                                                  2017/10/18
 
 
 
 
 
《天叶》
 
 
 
 
段哥前几天
给了我一包烟
给我时
他拆开烟盒
打给我一根
自己也点上
他说这包烟你尝尝
然后把它甩到我桌上
今天晚上,独自
坐在阳台上
大敞着窗
看见邹巴巴的茉莉
长得挺好
我想找个朋友
一起分享
这小半包的河南烟
 
                                           2017/10/18
 
 
 
 
 
《电话》
 
 
 
 
中午
梦见给老婆打电话了
梦见我们聊了一会
 
直到过去六七个小时后的黄昏
我才真正给她拨了过去
她在山中小镇
没有接听
 
 
                                              2017/10/18
 
 
 
 
 
《骑马机与蹬力架》
 
 
 
 
傍晚时分我来到
2号楼门前那块
安装了健身器材的空地上
一个人玩了玩骑马机
又坐在蹬力架上
骑马机没有靠背但蹬力架有
三十岁了
我靠着靠背
坐在上面不想下来
 
 
                                                 2017/10/18
 
 
 
 
 
《不管是不是强迫症,想玩你得跟我说呀》
 
 
 
 
我在蹬力架上舒服坐着
开始蹬脚的时候
一个男的
跑了过来
他把另外9种器具玩了个遍
之后开始在周围瞎逛
我想
天都要黑了
还磨磨蹭蹭不走
难道想玩我这个?
 
 
                                               2017/10/18
 
 
 
 
 
《帮忙》
 
 
 
 
邻居小胖两岁多了
刚学会走路
话还没学会几句
我和老婆聊到过这事
都为他着急
我说他奶奶关中口音重
平时主要她带娃
在路上碰见了
一顿叽里呱啦
半句我都听不懂
但我还是喜欢上去
逗小胖两句
用的是一种
南北杂交的语言
他奶奶的口音
比我的纯多了
老婆说那你就别去
帮倒忙
 
 
                                                  2017/10/18
 
 
 
 
 
《历史记录》
 
 
 
 
麻食啊麻食
晚饭时对你的厌恶
又减少了一分
只因为吃了你两碗
 
 
                                                      2017/10/18
 
 
 
 
 
《奶奶外婆们的笑声》
 
 
 
 
小区里小孩
大概有十来个
他们的奶奶和
外婆们
带着他们
日出而作
日落不息
我就听见
这些老妇
屡屡发出
欢声笑语
 
                                                          2017/10/18
 
 
 
 
 
《一些念头》
 
 
 
 
下午我萌发了
去附近找个寺庙转转的念头
但我想去的
是一个没有人
没有香火的寺庙
破旧、残败甚至阴森恐怖我
都能接受
在一个空空的教场内
涤净不行
那就探险
 
 
                                                               2017/10/18
 
 
 
 
 
《为一些事纠结会让人头疼》
 
 
 
 
几天没剃须后
我想
干脆留起胡子
就是这么
正常的一件事
我又想了想
今晚洗澡时
还是刮了它
当我再次想起几个
写牛逼诗的大胡子
最后的决定是
先留过今晚
 
                                                                   2017/10/18
 
 
 
《浮光啊掠影》
 
 
 
早上。天空
铺着素灰
有的地方浅
有的地方深
今秋第一次
看见一群候鸟
排着阵列
飞过灰幕
出而不染
消失在远空
 
 
 
《答诗人管党生》
 
 
 
家里的沙发
有时凌乱
有时整洁
我回到家
一般直奔卧室
很少孤坐客厅
少数情况下
家里乱如狗窝
沙发首当其冲
老婆或我
谁发牢骚
谁去收拾
 
 
 
《对一根烟囱的描述》
 
 
 
高二丈有余
水桶粗细
长满红绣
一边绷根铁线
起固定作用
它应该冒过烟
但我没有见过
偶尔有只喜鹊
站上面聒噪
主旨不明
没人愿听
 
         2017/10/19
 
 
 
《田野记》
 
 
 
青烟升起
作为对应
旁边站个青衣
这是说他的穿着
他围着火堆
除了停下片刻
出神地看火
就在那里
动来动去
 
 
 
《像朵》
 
 
 
它嵌着墓碑
但不叫墓碑
应该叫死者的门庭
远远就能看见
白色的
立在坡上
像朵规矩的云
 
 
 
《夫妻播种图》
 
 
 
翻过的坡地上
两个身影
一个鲜艳
一个素净
他们勾着身子
慢慢靠近
又慢慢远离
有话聊时
边干边聊
没话聊时
默不作声
从不翻脸
干活默契
 
 
 
《标准程序》
 
 
 
问题没出现时
觉得答案空洞
问题一出现
认为自己完全能解决
到问题越来越严重
认为解决不了
至少可以硬撑
撑得越久
越感到倦怠和虚无
不到这步田地
就不会回头去看
就不会明白
一开始那个答案
就是专门解决
撑不下去这个问题
 
 
 
《昔人已乘白云去》
 
 
 
给悟空拍了张照
把每日所见
坡上孤坟中的一座
发给他看
那扇墓门像朵白云
可以看成云门悟空说
白云生发之处
昔人已乘白云去
是个安慰
 
 
 
《俯瞰灯道时,一些影子让我顿觉温暖》
 
 
 
一盏暖光的大灯
比其它的冷光小灯
加一起发的热都多
恰好有一位父亲
带着他女儿
走在这样一盏大灯下
我说,影子到哪
都只能是黑的
但看上去
这两个走在
大灯下的影子
温度更高些
 
 
 
         2017/10/19
 
 
 
《一次不理智的听道》
 
 
 
听某位牧师
讲基督受审
并由此延伸到
一个地方
又一个地方
但不管延伸到哪
他都不忘
在心里大喊:
本丢彼拉多
是个恶贼!
仿佛响彻了
当时受审的殿堂
 
 
 
《睡前对她说几句》
 
 
 
街上的灯光透过阳台
又打在白色的百叶门上
上面窗格的影子
我们的衣物的影子
跟以前一样长时间一动不动
吹风时不一样,A没动,B却动了
以前没告诉你这些
觉得你不关心
而且起风的夜晚总是少数
即便到现在了,也不多见
 
         2017/10/20
 
 
 
《兰州1》
 
 
 
0点45从街边烤鱼店出来
大街上清冷寂荡
路灯的暖光向远处延伸
我发动摩托
带着她往一座桥骑去
路过一块指路牌时
我抻了下脖子,给她指:
你看,我说。这儿离兰州还有1057公里
忽然感觉自己正着带她
连夜赶在去兰州的路上
天亮之前不想见到
其他人类
 
 
 
《兰州2》
 
 
 
去烤鱼店
没吃烤鱼
过了那座桥后
又过了一座
风刮脸时
刮了又刮
要按老办法
去兰州啊
翻山跨河
山高路远
人瘦一圈
 
 
 
《早晨就应该有洒水车洒水》
 
 
 
洒水车马上
就到跟前了
两股水贴着地面
朝道路两侧滋滋喷射
我说你把脚抬起来,赶快!
“嘿哈,没喷到”
气氛由局促变成热烈
 
 
 
《灰猫》
 
 
 
晚上它蹲在
草丛边不动
像只灰罐
(不是黑罐)
我目睹了
一只罐子突然变形
噌一下窜进草丛
它漫步后退并
警觉地看我时
我感到沸腾
 
 
 
《手艺》
 
 
 
我妈得了些鱼碎
养鱼人给的
小鱼每条
都是虾米大小
足有十几斤
她从昨晚九点开始烧油
凌晨一点结束
她拍了两张
暗淡的光线
掩不住鱼碎的金黄
好不好吃
心里有数
 
 
 
《她喜欢》
 
 
 
她喜欢吃这样一碗菜
她说。菜名叫
豆瓣线椒炒洋葱
做法跟菜名一样
豆瓣要郫县的
出锅加点醋
 
 
 
《太阳还没冲破阴霾》
 
 
 
阴霾也不尽是坏
住沟底的大哥
就在阴霾下
抓紧翻地
翻过的新地的肤色
跟某位大嫂一般
 
 
 
《无限风光在险峰》
 
 
 
我国的险峰
不乏壁立千仞
鬼斧神工
峰顶通常建有寺院
一条奇绝的栈道
绕着断崖绝壁
盘旋而上
有人攀登
为看高处的尘世
有人攀登
单恋不明所以的
凶险风光
有人跟着别人上去
说不清
如果你是这种
我准备欣赏你
 
 
 
         2017/10/21


 
《戏猫图》
 
 
 
黄口小儿
踉跄戏猫
猫钻车底
小儿弯腰
老找不见
就快趴地
他妈把他
猛地一提
 
 
 
《面对镜头的供述:鸟群》
 
 
 
一群鸟黄色的
红色的鸟
十几只的样子
当时我跟老叶
排站窗前
他找我聊
年轻人的事
快看,我说
一群彩色的小鸟
他探出头
哪呢他问
我连忙给他指
等鸟群飞过去了
他还是没看到
我知道我看见了
没有看错
我不会说谎
这肯定不是幻觉
但是我确实不知道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意思是这一天
怎么会出现
一群黄色的
红色的小鸟
成群结队地飞过
 
 
 
《面对镜头的供述:陌生人生火》
 
 
 
可以说是阴沉的一天
时间大概下午五点一刻
在离路边几米远的地里
又有人生了堆火
几个男人、女人和小孩
在火堆附近
我很想凑到火堆跟前去
不是因为冷
(他们看起来也不冷)
我没过去是因为
我们彼此陌生
即使冒然走过去
也会在怪异的气氛中
很快就拔腿离开
 
 
 
《面对镜头的供述:老虎》
 
 
 
当我进入那座花园时
里面杂草丛生
积灰的石凳摆在园中的小径边
仿佛从来没有人坐上去过
我看见一种树正在蜕皮
它红叶稀疏
褪去旧皮的树干光滑细腻
几颗钉在上面的钉子已经锈蚀
我用手在树干上摩挲
树顶的枝叶开始晃动
我想起来,这是紫薇树
于是对着树干猛击一掌
红叶纷纷掉落。这种景象
让我愣了一会儿
我感到老虎上身
持续不断击打它
直到没有树叶再掉下来
然后继续在花园里散步
但斑斓的老虎拒绝这样
它从我身体里跑出来
箭步穿过花园,临沟一把
跃到了对面那座梁上
 
 
 
《面对镜头的独白:木盒子》
 
 
 
那是一个长方形的盒子
文具盒那么大
(伸出手迅速比划了一下)
填着一些腐植土
里面曾经种过多肉
水浇多了养死了
那个木盒子一直就摆在
进门鞋柜的白色台面上
现在那里面还有一些东西
买的时候商家送的
当时被我们安在木盒子里
还真像那么回事
它们分别是一个小女孩
一条白栅栏、四朵大蘑菇
小女孩穿着蓝色雨衣和粉色的靴子
头发深棕色
脸蛋上点了两点腮红
她站在白色栅栏跟前
在看着一些什么
蘑菇有两朵是绿白斑点的
两朵是红白斑点的
两朵倒在土里,两朵长在地上
蘑菇都要高过女孩的靴子了
所以我叫大蘑菇
这一切看起来孤孤单单、简单明了
我不会去动它,更不会扔了它
尽管看起来无关紧要
现在。要紧的又还有些什么呢?
 
 
 
《小丑》
 
 
 
这几天
他鼻头红肿
老是自己嘟囔:
走在哪里都
像个小丑
说起来
也没人在意
但他坚持说
他就是小丑
小丑也没啥问题
就是男男女女不喜欢
过几天还这样
他说我就拿着长棍
去走钢丝
 
 
 
《云英坡的盛待》
 
 
 
在深秋。这是一面无名坡地
在深秋。无名坡地更加期待有人给它起个名
我正好站在坡顶
知道这个情况我说我正好籍籍无名,我给你起个
很快就给它起了一个
一阵风迎着坡面,从底下捋抹着往上吹了过来
这股风吹动了坡顶以下的几棵树
并卷带着紫云英丛中最后一阵蓬勃的气息
向我扑来
 
 
 
《朋克的秋会》
 
 
 
半月前,你从山中
买回来几斤毛栗
之前它们属于
某个住在山里的老乡
再之前它们在某座山、某个坳
某面坡上的毛栗树上挂着
人类赶到之前,它们
差点呱呱坠地
 
 
 
《有个情节说的是》
 
 
 
一个被绑架的女人
从一座水边的木屋逃走
一直逃到晚上,她慌不择路
闯入一家鱼饵店
店内没人,门口栓着一条狗
那条狗朝她狂吠不止
她翻窗进入,正好掉在
一个繁殖蚯蚓的大土箱子里
箱子被打翻在地,粘了一身腥臭
她很快给她男人打了电话
她男人很快就来接她
从鱼饵店出来,她来回暴走
找了个铁桶去水龙头接了水
提过去,喂那条狗
欸,狗还真喝
 
 
 
《粉菠萝》
 
 
 
快零点了。你给我发了一张图
你问我,买粉菠萝还是蓝菠萝
我看了看,粉菠萝,我说
你说好。我恭喜自己
恭喜啊恭喜。我选它是因为在色彩冷暖度上
粉菠萝比蓝菠萝更接近黄菠萝
一颗颗颜色不同的菠萝
在我眼前晃来晃去
 
 
 
《有感》
 
 
 
等你的间隙
瞥见坡下两棵苦楝树
叶子黄了一大片
楝枣也在变黄
刺藤上的果子也一样
更远一点的沟里,有人在烧火
看着像烧黑黢黢的芝麻杆
熟悉又无法靠得更近
下午你要坐末班车进山
你不情愿,赖着不想走
换作是我,我也不会愿意
我们之间隔了一整个县
怎么办呢?注意听
我常常吹几声讨厌的马哨
霜降后,往化龙山刮去的冷风
会更频繁地把它们捎给你
 
 
 
《秋兴》
 
 
 
我曾经看见废弃的砖窑上
油菜花怒放。也看见
满眼凄惶的江汀
大群野鸭子栖息
一个的时节已过,另一个的时节
正在到来
见到这番景象
我会出现这样的感觉
抡锤子的铁匠
独独丢了他的铁砧
他趁手的铁锤
无处下力
火上架着铁块
铺子里的炉火越烧越旺
 
2017/10/21—10/23
 
 
 
 
《火车1》
 
 
 
几百米外。从侧前方
看一列火车在夜间行进
它打着大灯
飞驰在起伏的山地间
朋友啊,远远看上去
你会觉得,它开得并不快
就跟一个人
在平缓的山道上
打着手电回家一样
 
 
 
《火车2》
 
 
 
一列在夜间疾驰的火车
能被豺狼和野狗拦下来吗?
不能。更凶猛的老虎豹子能不能?
不能,冲它招手的人显然也不能
唯独超人可以
如果你在晚上打着手电,穿林逾野
这些无法拦停火车的家伙
能把你吓尿,杵在半道动弹不了
遇见夜晚向你招手的人
你八成认为是只野鬼
只有。潇洒自如的超人
从夜空中陨铁一样落下
他站在你前面,你把手电
打在他脸上。那张没差的人脸
一下就把你的目光吸引
 
 
 
《阿菲正传》
 
 
 
另一间
办公室里
一个年方54的女人
在放王菲的歌
这会儿,她放出那首
容易受伤的女人
出自专辑
阿菲正传
后来。整层楼
都回荡着
阿菲和
这个女人的哼唱
 
 
 
《一张床单》
 
 
 
我的生活
崩了个角
他说
就像今天起风了
照样布满了阴霾
天变得更冷
一张床单
搭在一根长长的
晾衣线上
在风中飘了
一整天
他开着窗户
愣愣地看着
希望终于落了空
谁能忘记这样
一张床单呢?
在邻省
这样的鬼地方早应该
要下雪了
 
 
 
《火》
 
 
 
这些家伙都已经达到
干燥和清爽
它们一剁一剁
拢成一圈。点火的
心中也难以按捺
一经点着,很快它们就
不再允许烟雾散出
此时。四野之下,阴郁全扫
火舌向着一个中心
高高窜起,风一刮过
左右奔突,非常自在
直到它们骤然涣散——
到这时候了,涣不涣散
已经不再重要
 
 
 
《某种平衡》
 
 
 
给干净的餐桌
整洁的水槽
各拍了一张照
给你发过去之后
我开始坐在
阳台上
抽烟和敲诗
偶尔扭头看看
外面照耀
整晚的街灯
你不在时
这几乎就是我
夜晚生活的全部
烟草和诗
一个消耗
一个出产
达到某种平衡
 
 
 
 
《秋望》
 
 
 
我的故乡
去年改了个名
马路早就改道了
看不出半点
昔日的痕迹
石头山顶上
有一把被称为
仙侣的座椅
也随着山头
一起消失
桉树夹着
一条宽敞的省道
从山槽口经过
我记得以前这种树
从没有在岭北出现过
现在却一直
排到了永州
今天中午午休
梦回老家一趟
疏远的旧识
面容已经陌生
在祖父母走后
无人看守的故园
那座小楼的露台上
我醉醺醺地站着
一朝松林湾的方向
望去,就哭了
 
 
2017/10/23—10/24
 
 
 
 
《去迤拉》
 
 
 
夜晚,读到白居易蓝桥驿见元九诗
读着它就好像,听见很远的地方传来了声音
离立冬还有不到半个月,秦岭和巴山已经冷开
管党生说迤拉镇有个火车站
从地图上,我看到它前一站和后一站
分别是草海和昭通
我们写诗,为了传递不具体的声音
我跟他和那边的朋友说,很想去迤拉
 
 
 
《雾诗1》
 
 
 
午夜我推开窗户
发现外面起了薄雾
对照去年
随时令往前推移
这里还会生发多场浓雾
能暂时把河流及其附属
从谷地中抹掉
城市则用夜照和灯光表明
它不是一座死城
这种雾,无法
跟山中的大雾比
在山中,它拒绝
累赘地加入别的东西
仿佛有没有人类
都没有关系
主导那里的
也主导着流水和行云
 
 
 
《雾诗2》
 
 
 
这样是最好的
在没有人到过的深山
初冬的浓雾腾起
落叶铺盖的地面
找不出一个偶蹄印
氤氲之气在其中
静静地攀绕、弥漫
湿苔及早爬上了虬枝
一只赤麂停下来
澄澈空灵的眼睛
在看着什么
偶尔发出
一声破钹般的叫声
 
 
 
《耻》
 
 
 
他灭掉灯
斜靠在床头
两只脚交叉夹着
悬在床沿上
街灯从窗户照进来
照亮他铮亮的皮鞋
他用打火机
点了一根香烟
一个影子同时
被投射在墙上
它从一个人形
开始变细,再变粗
他知道对方
转身了,但他还是
继续把一根香烟抽完
开口说话时
他并没有看它
他低沉自语
无论世事变幻如何
把抽了几口的香烟掐灭
都是可耻而且
下流的事情
 
 
 
2017/10/26
 
 
《日暮时读问刘十九愧应》
 
 
 
烧滚的粮食酒兑白干,调降到可口温度
倒满一大杯,举起喝空,反复再往上添
喝大量寡淡的热水,也许只对我有奇效
对于狂放的酒徒,这样才堪称两全其美
现在我的窗外新月初升,天际浮起红晕
这办法到底能不能驱除秋寒引发的不适?
 
 
 
 
《惘然录》
 
 
 
他们要我写出好东西
为此我交代出了一些
应该保守的秘密
他们哪是读诗呀
只不过从我身上搜出
能供其消费的东西
如同萨德侯爵的贡献
使人类找到了产生
更强烈官能刺激的窍门
如同一群吸血鬼在
贩卖鲜血的酒吧豪饮
当停止供应
他们敲着杯子,锤击桌面
再来一杯好的
再来一杯好的……
什么鸡巴舔屁眼的烂地方
没点乐子——
 
 
 
《礼崩》
 
 
 
她说她最近
送礼送得
人都快崩溃了
但是礼还是
源源不断地
向她走来
汉阴的亲友
如果问我近况
她说
告诉他们
我还在坚持
过俗世的日子
微薄的薪水
刚够随礼
总感觉到
冰心是冰心
玉壶是玉壶
 
 
 
《当时没写下的现在已经忘记》
 
 
 
白天时
阳光照在
汉江河上
天空很蓝
晚上的情况
也相差无几
茫茫黑夜
只得一个白轮
悬在当空
 
 
2017/10/27
 
 
《葱茏沟记事》
 
 
 
眼下这条草木葱茏的狭沟即将消失
沟内不会再出现牛羊啃草的悠然景象
附近的鸟类也将失去一处好去处
我曾经看过雉鸡在草丛中跳舞,很有趣
也有人在这个时节进沟采野菊自制茶饮
沟边斜坡上花哨的树木,树叶已经萎黄
周围的绿竹却依然青翠,可见品格高下
今天早晨,沟底突然出现一条小路
是履带压过留下的印子。下午想到下沟去
又看见翻出的新泥被阳光暴晒后
颜色不再新鲜,甚至可以说难看
这样的话我想算了,就不下去了吧
 
 
                                                     2017/10/27
 
 
 
《觅食记》
 
 
 
两只喜鹊
从桑树和柳树那边
飞了过来
停在一块空地上
骨碌着眼
其中一只
一个小跳
发现了一块饭团
它们不懂
人类的分餐制
一只啄食完后
另一只再走上去
婴儿拳头
那么大的一块食物
它们都没吃完
等它们前后飞走
七八只小麻雀
就从空地周围的
白色垃圾堆中
接二连三跳了出来
开始叽叽喳喳地
分吃着剩下的
那块饭团
 
 
 
《北内环路》
 
 
 
午后的阳光
到了墙根下
男人扶着一把藤椅
摆在大门对面的
马路牙子上
然后又转身回屋
端出来一盆君子兰
没过一会儿
他双手搭在扶手上
勾着脑袋
打起了瞌睡
他身旁
那些互生的剑叶
也一起低垂
沐浴在秋尽冬初
温和的阳光下
 
 
 
《秋猎》
 
 
 
往瀛湖去的
路边的一块黄牌子上
写着岚皋四季狩猎场
距此98公里
我突然想问你
这么好的天气
能不能去那里
打只野鸡
 
 
 
《醉遇》
 
 
 
10月28日晚的
下露时分
一只猫
身披月光,独自站在
垃圾桶的桶沿上
它静如处子
冰冷自若
以至于他忍不住
冲它喵了几声
它扭过头看了他两眼
又回过头去
它所凝视的地方
是一片草丛
那里无疑
布满了黑暗
但它正是解释
这次黑暗的专家
而他刚从一场
流水席上回来
正朝着灯火走去
满世界都是
心脏发出的
生猛跳跃
 
                                                         2017/10/28
《清早1》
 
 
 
大清早
楼上的钻墙声
把他吵醒
逼得他从床上
嗖地腾起来
拉开窗户
仰着脖子喊:
楼上搞装修的大哥!
周末大清早的
还让不让人睡了?
刺耳的声音
照样嗡嗡嗡
吱吱吱地
从头顶轰下
震得头皮都麻了
他跑上楼去
梆梆梆地敲响
901的门
声音停了一会
接着又响开了
他重击那扇门
还是没人开
声音没有再停下来
他站门口听了
好一会儿
心想这位大哥
手震的不疼?
 
 
 
《清早2》
 
 
 
清早
麻雀们
就从坡这头
往另一头
梳过去
有几只
停在刺藤上
啄红果子吃
 
                         2017/10/29
 
 
 
《山居十八章1》
 
 
 
睡房后面的地里
还立着一片玉米杆
推开窗户
几乎伸手就能够到它们
微风吹入
同时带着干草的香气
我躺在床上
熄灭了灯
挨着它们,一无所思
溪水潺潺流淌的喧哗
也如微风掠过
传入耳中
 
 
 
《山居十八章2》
 
 
 
在深夜,仍然
能看见山峦的轮廓
通过寥寥的灯照
依稀能看见
山上缭绕的云雾
它的生成和运行
完全可以想象
况且人就在山脚下
况且还没有什么困意
 
 
 
《山居十八章3》
 
 
 
十点半起来
后山的面貌
焕然一新
稀薄的雾气盘踞在山上
久久不散
在山下,壶中的水
几分钟后开了
趁它还在翻滚
走到窗前
叹喟曾经用来
叙述和抒怀的古汉语
已经不为现在所用
它们在新落的枯叶下
不过三十公分
 
 
 
《山居十八章4》
 
 
 
在柿树边
挖一块地
不断翻出湿泥和石块
比如陶潜
一段时期内的晦涩
它们就附着在
翻出的湿泥和石块上
能看见
也能被说出来
但他的好诗都是活的
不会被埋在地下
 
 
 
《山居十八章5》
 
 
 
在阴天
一只短尾鸟
贴着裸露的河床
追逐另一只
追上之后
一个猛扑
把对方打翻在水里
那只落水的鸟
很快从水中挣脱出来
站回到石头上
使劲抖了抖
挂水的羽毛
 
 
 
《山居十八章6》
 
 
 
沿着一条小路上山
进入一片茶园
茶花幽幽开放
路边上,还有些紫花
也在凉风中颤巍
环顾四周
园中散布好几座坟墓
其中一座是新添的
最常见的野菊
一簇簇都长在石碑前
 
 
 
《山居十八章7》
 
 
 
那是黄豆吧
山上和山下都种
在山上供水厂的白墙外
就能看见种着几垄
豆叶已经萎黄
下山时路过它
鸡突然打鸣
拐了个弯后
声音就消失了
 
 
 
《山居十八章8》
 
 
 
熊德秀的后人
在她的坟墓前
摆了一对石狮子
这对狮子
经过风雨侵蚀后
显得斑驳
嘴里也长苔了
它们已经成为
坟墓的一部分
与这座山上的
其它风景
相对独立
 
 
 
《山居十八章9》
 
 
 
那阔如蒲扇的叶子
是一棵小梧桐的
长在孤零零一根枝干上
 
 
 
《山居十八章10》
 
 
 
在山道旁啃草的
几头白山羊中
有一头羊扭过来头
跟我对视
也是它目送我下的山
它顿了顿前蹄
我也看见
嫩草很少了
走了一段下坡路
发现旁边一畦翠绿的萝卜
纷纷露地一截白
现在所处的正是
萝卜的好时节
 
 
 
《山居十八章11》
 
 
 
又进入夜晚
现在所见的山
在下午时它是
一场烟火的背景
这层林尽染之中
一股股青烟袅袅西去
但这些都没有
不久之后
覆盖白雪的
大写意动人
 
 
 
《山居十八章12》
 
 
 
进山时,要从村中经过
不长的村道两旁
有的人家大门紧闭
有的门开着,但不见人影
也有的就在房前忙自己的事
遇到生人不多看一眼
但我遇到一家,上至老叟
下至嗷嗷待哺的婴孩
男女六七口人或坐在檐下
或站在空地和村道中间
他们齐刷刷看着我
向他们靠近,穿过他们
渐行渐远,向着人烟稀少的
山上走去。我来到山中
离真正可以攀登远足的山
有这样一段距离
如果换了李太白
不就大笑就此向天去
怎么还会原路下山返回呢?
 
 
 
《山居十八章13》
 
 
 
一个老妪
足有七八十
她佝偻身子
从身边的粪桶里
舀出粪水浇地
臭气从上风向往下散去
闻见过各式香味
从都市的欢愉中散出
粪臭基本一个味
细分当然可以有很多种
但没必要去分
 
 
 
《山居十八章14》
 
 
 
我质疑通过生产方式
划分文明等级的行径
怀疑诗的先锋与腐朽
与此完全无关
怎么可能有关呢?
这两年逐渐
有了一些答案
 
 
 
《山居十八章15》
 
 
 
如果有头驴陪我游山
我断然舍不得骑着它爬山
蹚水过河渐渐也会舍不得
我怎么会让它驮书带卷
被水拦下就想办法架座桥
过桥时跨上背去
不行就牵着它
逆水绕远道而去
它这样跟着我,越来越虚无
也越来越飘渺
我不会想它
有朝一日
终舍我而去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