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金山2017年9、10月硬诗歌作品 (阅读191次)



金山2017年9、10月硬诗歌作品
 
《继续》
 
下了
送葬车子
他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
径直向城市大街走去
面对满世界
防盗字幕游医广告红色标语
他看了看天空
停下步子,鞠躬肃立
这个时候
一阵风刮来又一阵风刮来
他白色束腰白帽白衣
一下子飘飘扬起
他感觉,这天空
还洒了一点点细雨
 
2017/9/14
 
《同学会》
 
某同学
给某同学汇报
说某同学
这次还是来不了
对不起大家对不起你
实在不好意思来
工作了这么多年
还在做车夫
服务某领导
 
2017/9/17
 
《地铁列车》
 
一列车的人
十之八九都在看手机
有一二个乘客
忙里偷闲,辅导孩子
我看见一个少妇在帮着
小男孩背诵关于拉萨的课文
一个老妇和一个小女孩
你一句我一句,核对纠正着
一首王维思乡诗篇的句子
一个穿黄色衣服的老头
红卫兵模样,我以为
他会坐到这趟车的终点
后来我看到,他只坐了三站
就拖了自己的红色大皮箱
下了地铁列车,和自己
占了半天的俩人位子,拜拜了
 
2017/9/22
 
《桂花诗》
 
桂花开了
极小极小的颗粒
鼻子凑近闻一闻
香味似有似无
从赞美诗里出来
我回到桂香的秋风里
走在大街,走在公园
每看到一棵桂树
我都会走近树下
看一看这些个细小颗粒
看看蚂蚁一样的自己的同类
使劲抽动鼻息
闻闻这些个亲切的香味
 
2017/9/30
 
《感言》
 
奥斯维辛之后
写诗是野蛮的可耻的
在无数个奥斯维辛之后
我选择不写诗
写分行感言
 
《长假》
 
政治运动
经济运动
带来休假运动
如果把社会比作一个人
那这个人不健康
起码不正常
 
2017/10/2
 
《午梦到黄昏》
 
正午
也来了很多梦
不是不小心睡着了
是整个中国都在做梦
好梦孬梦不详梦
梦余要做的一件事
把这些梦儿做个加减法
但愿这孬梦多于那好梦
一梦到地狱
老太太说
人做梦,做的都是反梦
 
2017/10/7
 
《接送孩子》
 
把孩子送到学校
好像真是
进了那个地方似的
傍晚围墙外面
挤满了人
焦躁不安探头探脑走东窜西
个个都像
等着会见的亲人
这感觉,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2017/9/26
 
《大雁北归》
 
大雁一队一队
一会儿飞成一字形
一会儿飞成人字形
在蓝色的自由天空里
一路北归,一路高唱
听说广州飞机停飞
为这些个鸟儿让路保障
地上的人们仰望
有的惊呼,有的拍照
大家激动振奋,一致泪水流淌
我的泪水
一半儿为鸟儿
一半儿为自己
我也是一只这样的大雁
期望拉起同伴的手
自由呼叫自由飞翔
我们的天空是
拆除高墙的
言论天地长街广场
 
2017/10/10
 
《一句话,这法》
 
薄王血腥治渝的时候
律师李庄正常执业被抓
几十个荷枪实弹的武警
把一个仅有一张利嘴的
律师,从京城押解回重庆
临下飞机时候
王立军吩咐手下
这个人是懂法的
一句话救了李律师一命
事后李庄忆及这一句话
连连后怕,感慨万千
说不出一句话
 
2017/10/11
 
《古典戏秘诀》
 
我一编剧老友
把古典戏
恃强凌弱鱼肉百姓官逼民反的
事情,编得活龙活现
我们一众人好奇
这次聚会,围殴逼供
编剧呵呵一笑
城头变幻大王旗
吾国吾城,内里没变
看多了这浮世荒诞怪状
编起戏来,一套用一移植
这不就成了么
 
2017/10/8
 
《流星滑下》
 
那些年夏夜纳凉
奶奶编鬼故事,骗乖了
我们这些调皮鬼,又把
胆小的鬼丫头们吓哭
说到又被鬼勾去一个好人时
火光嚓嚓的
流星在黑漆漆的天空滑下
孩子们心跳跳到了嗓子眼
奶奶总是扯紧几个鬼丫头
安慰说,别怕别怕
男孩子家的,我不怕
倒是记住了
奶奶随口而出的一句话
天上星星掉一颗
地上好人少一个
随后而来的风雨风暴里
父亲被斗姐姐殒命流放地
当黑暗一次次罩临头顶
我不怕又连连害怕
不敢抬头,又忍不住抬头
一眼又一眼
偷看那勾人性命的
黑咕隆咚的天空
 
2017/10/14
 
《鼓掌》
 
鼓掌
有正鼓掌和反鼓掌之分
反鼓掌就是喝倒彩
诗人的本分
就是反鼓掌喝倒彩
尤其
是在这个
大肆正鼓掌的国家
 
2017/10/13
 
《拆——操》
 
一个血红的大字
拆,写上了
巴黎时装周模特儿的
酥胸,设计师老B说
是在中国旅行,获此灵感
拆字和福字一样
是中国人富裕幸福的象征
拆——操
我想把一个操字
写遍中国的大街小巷
看这个洋鬼子,能不能
把它同样写上
这些洋妞的
小腹蛮腰
 
2017/10/9
 
《字如其人》
 
小时候
没有规矩
不识字乱写字
妈妈说我芦柴杆杆
老师批评乱石铺道
慢慢长大,学乖了
按了规矩写字
渐渐入门写方写圆
老婆夸奖正派正气
儿子取笑圆头圆脑
是的,一入世
手脚就慢了
刹了旺火磨了棱角
记得文革前后
整个中国
神笔一杆就一人老毛
他老人家
一下笔唰唰唰
字字都是投枪飞刀
 
2017/10/18
 
《告诉莫言,找人》
 
一牛道长兄弟
发我诗歌一首
是大作家莫言的
录如下:
有一天
我字丢了一瞥
成了找字
为找回那一撇
我问了很多人
那一撇
代表什么。
我读了这个诗
回答说
莫言在找人
就是人。
赵国最缺的,是人!
如果我说得不错的话
这个获诺奖的作家
有点良心
还是个人!
 
2017/10/23
 
《捍卫记忆》
 
记者在街头采访
问你知道
文革的事情吗
一位少年回答
哦,南京大屠杀
另一少年回答
古代的啊
我真不知道什么
 
2017/10/24
 
《老年痴呆》
 
小时候的事情
他记得特别清楚
现在他嘴里念得最多的
还是毛主席语录
有一次,为记得那段话
在语录本哪一页哪个位置
他得意高兴了老半天
 
《人民共和国》
 
以人民的名义
压榨剿灭
一个个
 
2017/9/3
 
《重阳》
 
这一天
我没有登高
这地方地处平原
无高可登
要说低处,倒是遍地都是
没办法,我就登上自家阳台
脚踏五楼
我就能高瞻远瞩
做一个潇洒的挥手动作
 
2017/10/28
 
《中国红》
 
喜欢喝酒
前几年我欣赏品尝了
泸州老窖西凤酒等等
红瓶子的琼浆玉液
可惜,酒色没有染红
前几天,为了孝敬老子
儿子给我送来了一台
电视机,美名声宝
打开包装一看
呵,通体红彤彤
也是同样美中不足
屏面无法涂红
 
2017/10/30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站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9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