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李浔第三季 (阅读230次)




2017:李浔第三季

 
在没有瑕疵的失眠里     
 
摆上小凳,请失眠的人都来坐坐
那只虫子的呜叫,像一条小溪
从头到尾都有你的倒影。
在秋天,有声音的事和人
都会让树叶落地,让往事满天飞。
睡不着真好,清醒、洁白
在没有瑕疵的失眠里,天越来越高
这是天大的好事,从此
心再也不会比天高了。
2017-9-9于湖州
 
 
苍白词
 
没有月亮的时候
我就敲敲那只老银盘
这苍白的声音
响亮而且会传宗接代
有月亮的日子
我的面色稍微好了些
在苍白中苍白
我只是坏掉的一部分
在明亮和苍白之间
人间的悲欢,无非是
月亮像一枚老钮扣
系扣在贴胸的内衣上
有时,永远掉在来路上了
2017-8-23于湖州
 
 
 
旅途的尽头
 
你说
去好玩的地方吧
一起看牛发呆
听马奔跑
梦里的旅途
锣声是锣声的尽头
梦醒之后
好玩的地方都有
左眼的黄河
右眼的长江
总有一天会浩浩荡荡
2017-9-15于湖州
 
 
河钓足了他们的胃口
 
没有比流水更公平了
比如,那些鱼
错过机会的都游到远处快活去了
留下的它才会成了鲜美的鱼。
没有比流水更无情了
比如,那些下钓或上钓的人
河钓足了他们的胃口
各种各样的方式等待
一年或一万年
时间随着河拐弯时
人间的痛是弯的,且有着倒刺。
2017-10-2于湖州
 
 
 
观画展
 
在玻璃的后面,牲口爬在墙上
微笑的女孩追着蒲公英奔跑
山高远,云不识风,溪水没有来路
这些场景,透明但沉默着。
展厅里, 现实和不现实的人
都被无端地吊挂在墙上
玻璃的反光中,看画人的
秃头、桃花眼、啤酒肚,还有小心事
一会儿在山前,一会儿在云上。
2017-9-11于湖州
 
 
软硬
 
耕过的地又松又软
软软的日子
无法做一个顶天立地的人。
异想天开
而天越来越高,云散架了。
恋爱中的人酥得没有骨头
他曾试过,顺着雨丝
沿着月季的花径,丝瓜的藤
想爬到天上去。
请你不要伤心
立秋了,他仍不会有梯子。
软心肠的人,都能欲穷千里
可惜少一肚铁石心肠。
 
 
 
那时候的草原
 
那时候,马日行千里,去了漠北
格桑花开在鞭声里
毡房里有热酒,坑上有红肚兜
有月亮的夜,虫鸣在爬山坡
当然还有快乐的狼,幸福的鹰
 
草原的传说,只剩下年年腐乱年年发芽的草根
风不能再低了,草和羊也是
那时候的草原,坦率、真诚
有点像留有络腮胡须的大叔
从草原回来,他不走弯路
两只耳朵又软又红
2017-9-28于湖州
 
 
 
离别
 
当时花开得浓密
无路可走
一只不识相的鸟
飞离故乡
如今春已不在
花草让路
春不会在意鸟的归舍
你这个没有翅膀的人
是走着离开故乡的
面对那只飞走的鸟
走累的人
幸亏都有一棵识相的树
2017-9-19于舟山嵊泗
 
 
奇怪词
 
你想要忘掉的,也全在这里
耳朵,眼睛,嘴巴,还有惹事生非的手脚
 
不动声色的,都在这里
哂了三天的网,系在岸边的船,关在抽屉里的信
树根的蝉蛹,被封的瓷窑,故人碑上的姓名
2017-10-16
 
 
离家的路上
 
这世道,有路没路都在你脚下
你走动时,像剪刀
剪走了快乐的,仇恨的路
你一直在路上,
有荤有素的日子,不缺家乡
你仇恨时,去割割韭菜吧
没有比它更乐观了
2017-10-9于湖州
 
 
野果
 
我实在叫不出它的名字
圆圆的胖呼呼的野果
在掉光树叶的枝头随时会掉下来的样子
我回头看了几眼
这无端的担心也是胖呼呼的
许多年后,我越来越坚信
胖呼呼是会有皱纹的
2017-9-6于湖州
 
 
手茧
 
你无意触摸这个世界
云一样无力,两手空空
连坟上的草也把握不到。
你想要的,有山一样固执的脾气
下手重些,必须再重些
山就能长在你整个掌心里。
2017-9-2于湖州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5年8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