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2017年的诗[5]:谢幕 (阅读717次)




◎植物园
 
海南热带植物园里的
依兰香,檀香木、马府油、面包树、美登木、剪刀树… …
形态各异,用途千差万别
有的能做香料,有的可做能原
有的用于制作钢琴,有的用于制造武器
有的能治病,有的能杀人
“神秘果”“三步倒”“断肠草”
造物主为我们备好了一切
武侠在这里,江湖也在这里
善人用的东西在这里,恶人用的东西也在这里
2017.9.16
 
 
◎词语
 
为了过好一个节日
我盯着月亮
看了好久
为了写一首诗
我寻找着月亮存在的意义
 
为了过好一个节日
我赋于月亮
清澈,圆满,古老,长情
为了写一首诗
我赋于月亮孤绝,冷傲,新鲜,锋利
 
我每赋于月亮
一个词语
词语就起了变化
词语先从白天穿越到夜晚
然后从地面上升到天上
 
月亮只能在天上
我无法想象月亮掉下来的情形
无法想象
那么多词语掉下来
那种痛苦的样子
2017.10.4
 
 
◎中秋
 
家里有病人
大家小声说话,小声走路
月饼就不吃了,被搁置一边
 
月亮升起来
天空献出
祷告辞,和安魂曲
 
生者和死者相互安慰
少女初潮
海水上涨,群峰低伏
2017.10.4
 
 
◎目睹一只鸟的死亡
 
榕树下,它扑打着翅膀
但飞不起来。它开合着尖喙
但发不出声音
 
昏黄的路灯没有照亮它的身体
而是在它的周围形成一个光圈
它在暗处,挣扎
 
树很大,光很大,世界很大
只有它,是小的
它倒在一小块草皮上,闭上眼睛
 
我,一个路人。伸出上帝之手
要救它,带它回家
为它准备一个纸盒,小米和水
 
但它已经筋疲力尽
安身之所,食物和上帝都来得太迟
它像一个来历不明的难民
死在它不熟悉的国境线上
2017.10.14
 
 
◎弥留之际
 
弥留之际,她伸出手
喃喃自语,来了,来了
仿佛真有人为她引路
真有一个门已经打开
 
现世的亲人围着她
包括她的老丈夫,他捏着她的手
问,爱我吗
在停顿了一下后,她点点头
 
一辈子,她怨恨他
不花钱为她买新衣
不分担她养儿女的苦
不敬她的家人,不买药为她治病
花心,偷情
 
但他却是她唯一的男人
比她更老,却肯定
比她活得更久
她说服自己,是爱他的
 
为一个爱的人一生受苦
还不算太糟糕
她这样说服自己
一生,马上就要结束了
2017.10.14
 
 
◎进妈祖庙
 
进妈祖庙以后
就被庙里的工作人员领着
在香火箱里放香火钱
在公德箱里放公德钱
就被另一个工作人员领着
去算命,报生辰八字
听一个模样古老的人
指点迷津。进妈祖庙的人
就像进其他庙的那些人一样
面对菩萨就跪拜
就深深低头,就喃喃自语
就全心全意地祈求
菩萨啊,求你帮我
救我,求你不弃我并降福于我
2017.10.20
 
 
◎谢幕
 
被众人哭着
被众人抬着
被众人送着
送到了墓穴
被众人埋葬
一人一把土
 
从不能进食
那一天开始
儿女们为她
注射白蛋白
求神拜佛和
去水库放生
精心准备着
寿衣和棺材
灵堂和墓地
 
这整个过程
她是局外人
她是缺席者
她躺在床上
唯一能做的
就是吸氧气
 
有四根管子
插进她身体
鼻腔插胃管
颈部输液管
腹部引流管
尿道导尿管
 
最后的日子
仍然不说出
对这些管子
是不是厌烦
对自己一生
是不是满意
 
享年八十三
仍然不说出
“爱”
眼睛闭上了
幕布拉上了
灯火熄灭了
墓碑立起了
2017.10.22
 
 
◎寂静的事物
 
寂静的事物是黑衣白花
一枝鲜白菊
像一个人那样
悼念
另一个人
 
寂静的事物是低下的头
合上的眼
是一个人退场后
余下的时间
和多出的空间
 
是停止敲打的锣鼓
熄灭后的鞭炮
是无声的
深遂的
沉向大地的肉体
升向星空的
魂灵
2017.10.25
 
 
 ◎杀人犯黄氏
 
83岁母亲,用60粒安眠药和一条丝巾
杀死了46岁的小儿子
然后去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母亲供述,小儿子自小弱智
不能说话,长期卧床,生活不能自理
为了照顾他,她过得很辛苦
 
“她不死,我也死不成”
另一位有残疾女儿的老母亲也八十多岁了
她说出的这句话
曾经刷爆2017年的微信朋友圈
2017.10.3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