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年9月12首 (阅读1132次)



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xptangyz


 《睡在天下》
 
家以外,朝东我能睡,朝西也能睡
身体已经服八卦,身体中的
金木水火土,负阴抱阳
又无依无靠,打铁的在打铁,做篾的在做篾
十万大山横卧于两侧,我鼾声如雷
十万火急是谁的急,屋顶有天,头下有枕
睡不着的那天,听鸡鸣,如听训诫
一声。两声。又一声。叫得山好水好人寂寞
2017-9-28
 
 
《我为什么非要做一名诗人》
 
棉加上花。铁加上锈。再加上一个人
为什么非要做一名诗人
这问题老让我想到那只热窝上的蚂蚁
什么地方不能讨生活
非得到那面锅盖上走来走去
难道凡是烫脚的地方才是有温暖的地方
难道你就是那个
宁愿被莫名的香气一骗再骗却不知脚下有火的人
2017-9-27
 
 
《能力》
 
风在山顶做雕塑时,时间言听计从
米开朗基罗的手,罗丹的手,达利的手
统统帮不上忙
那块巨石如花怒放,没有二,只有一
什么叫浑然不做?这就是
有人内心起火,暗中泼墨,跟着云朵
在天上造图形
开与合之间,倒下一碗又一碗内心的彩墨
不是多了,就是少了
另个人对他说:你什么都有,但不会杜撰
不疯狂我也会立即死掉,请支持
这种说法。那年我在玉龙雪山吟诵诗句
为了代表大地的嘴唇
附近一头牦牛抬起头,它有空掉的双眼
难道,这就是没收
牦牛与我之间,永远是对立的单数?
2017-9-25
 
 
《网络时代的个人密码》
 
来到网络时代,我就赶紧种篱笆花,砌高墙
记下一些通往个人空间的密码
活出个地下工作者的模样
这边描绘一朵桃花,那边开出一朵牡丹
国家不知道的部分,我都要牢牢记住
被我偷偷养活的几只蚊子或蚂蚁
如熟谙女人身体上的兴奋点
通向地窖的暗道,大地深处有哪些灯盏
一个盖子,一个瓮口
暗暗发笑,一个老神的口袋里
也必须有几块零用的铜板
这一切,另一个明眼人都看在眼里,那个黑客
佯装什么也不知道,依然与我点头,微笑
对我说天凉果然好个秋
又道上帝不想要的,巫也不要
而我小腹下处那块胎记,他早已摸过多次
2017-9-20
 
 
《我的第二天》
 
问这问那,这一生,已接近
无话可问。
无话问也是一问。问夕阳
夕阳正落在疯人院的屋顶上
这是鱼贩子的黄昏
鱼摊上,还有大堆卖不出的鱼
只好撒上一层盐,这也是
我的第二天
鲜鱼变成了咸鱼
你别挑三拣四啊,这鱼我已贱卖。
2017-9-18
 
 
《戏中人》
 
又一阵的锣鼓声中,将我写在
剧本中的那个人,推上台
先是行走在一种叫西皮流水的调子中
后又回到曲牌名为江湖叠的步伐
身份开头是志薄云天的大雁
几番念唱做打后,变成遗落在江滩上的
麻雀,他擅长抖云袖,相当于
我们说的,罢了,罢了
在谁暗中动了手脚的换场间
经他长袖一舞,永怀绝望
与心有不甘,便有了
各自归位的东西两侧
一个戏中人最拿得出手的就是
自己的命,又伸手摸不到脚下的水深水浅
当他唱到虚无,死日便到
乙亥年白露,提前来了一场大雪
有人要他提前去断头台
断头之用,用于大水落而石头出
锣鼓一阵紧似一阵,有情怀的曲子
有时也很难唱,唱一半常没了续命的
调门,追魂鼓接踵而来
而胡乱中的小命不长眼,总是敌不过
更胡乱的小鬼
但你必须先入戏,进入他们说的
这一出。是与不是。爱与遗恨
可以属西楚,亦可归东汉
台上小步一圈,日月失色
观众纷纷责问:这戏唱的是哪一头
既没有秦腔的寒烈,也没有
川剧的变脸,又是一番合理的老调重弹
老调不重弹,哪来的
桃花如火,再现一春?搬凳子回家的人
依然在棉被里不睡,想写戏的剧师
为何不救他一命
乡亲们啊,如果能救他,谁来救我?
2017-9-15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
 
我最早的剧本是写一个小沙弥去告状的
写到了铁,铁的心。也写到了悔
让一个正直的判官,悔成了举步维艰
剧情袅绕的还有读书中的错位
将孟子读成了苏格拉底
原因是炉火升起后他们都说到了
什么是成心与后来的心成
这几样东西黑夜里相互抵消过,花与蝶分离
后来天亮。这一天又成了模糊的一天
2017-9-13
 
 
《行刑》
 
我瘦,血少,手被割,嘬一口
又往肚子里咽,血没走,血还是自己的
这个黄昏,光线在减少
地形在慢慢隐去,遍地都像在失血
喝一杯茶后
指尖的血已经看不见,但疼的位置
不需要使用眼睛
另一个行刑队长,对附近的另一个人
也割了一刀,这一次,谁也没有看到
我流淌的是我的,大地流淌的是大地的
2017-9-11
 
 
《山野间的事业》
 
我让钱大王村村长买了一百多箱蜜蜂
等于赠送了好多个大兵团
我在一旁离开心脏地做事,与花草
探讨什么叫一传十十传百的事
唱的歌是没有心脏的歌
即使感觉上已经实打实高过上帝
心脏也没有在身上
此外,一想到村里王大嘴的媳妇
终于关心到什么叫甜蜜的好事
一些小小的器官
在为她失控地排泄
我的心脏也为之成群结队嗡嗡嗡地喊叫
2017-9-8
 
 
《那些我们从没有见过的动物》
 
它们不喝茶,不请客,不食人间烟火
即使吃人,也是我们意愿中去吃掉谁
这里不说龙,说麒麟,九尾狐
夔牛,英招,飞廉,当康
没有一样我们有见过
又说到它们吃什么的问题,那是
空气中的什么呢?我尝试过多次
但没有一件可以吃
长得像鸟是种任命,却有第三只腿
人面马身那一个,另配有一对翅膀
面目都很急切与我们拉开距离
兴许没有十足的背叛,就不足以倾倒
内心的铁水,显示出臆造的高迈
万中无一,扯平大自然与人心的谁有谁无
仿佛没道理的,才更合理
这就是谁早就练就的隔空抓物法吗
不然,都活得好好的,还要这些做什么
也幸好有它们,我们困顿不解的
才有了聚形与现身,并且
种类那么多,让我们东边不亮西边亮
邻居般相处,却从来看不见摸不着
我想过一个问题,古人们
捏造出这么多东西,一定也存在
荷尔蒙过多的问题,比如
为了一次也没有到来的胜利
想象过生出来的儿子
一会儿在殷商,一会儿在吴国
可以替我们出气,排除万难
可以不经过我们的学习深造
一来到海边,一口气就会把海水全部喝干
当中必定也有谁会写诗,只是
只是每写到无语处
是不是也像我这样,会痛哭一场
2017-9-5
 
 
《初秋晨起,又听远处送葬声》
 
那边是无限江山,这边是半盏残酒
世事热后又凉,又说谁先谁后,众鸟出没
先就是我先走,后就是你再来
手机里还有许多号码
天明时仍要叫醒外甥上学
门前的彩票店依然人进人出,刚进来的
这个,请出手试一试手气
只有谁在说:先走的人从来为大
他要去入座,你让开,后走的是第二个神
2017-9-2
 
 
《寄存》
天地只许寄存,大山和石头肯定不同意
但白云同意,蝴蝶翅膀上的斑点
也同意,同意的还有一顶王冠
尽管它牢固的比狮子的牙齿还霸道
这些都要统统送入空门
哭闹的人断定不了自己在门内还是门外
有对联子只有半截:“归去来
来来去去,领衔一字总是归”
我正要续接,手机里的酒友在猛喊
“快来!螃蟹对虾鲈鱼还有人,都是你的!”
想起十多年前母亲临终的话
“我生了你,身体也是借给你用的。”
楼下便有人叫道:“某某!下来领取快递。”
2017-9-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3年5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