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这口齿刷着天光的余数(组诗) (阅读489次)



 
同眠劫

——往生备忘录


在一个被窝里睡上50年的
伴侣,
还会有梦中滞留的小障碍吗?

这是多么奇特的信号——
黑暗中,
她是如何把拳头攥紧,清晰弹出去,
一下,两下。

无法澄清身体的一侧是冤家。
吓着就醒。
当拳头像陌生感袭来,

幽微,穿过太虚,
那耗散着的身体信息也耗散着
今生见证。似乎
上帝掸了个超出同眠的谜团。

2017、2、27
 
 
无根之木


我还是一棵树吗
有可能,我还是无心的
涉过一条河
撑起一座庙
或被剜成一座空心塔
我被赶早上山的人
死死挽住
扎入他昨日的厚土

2017、4


一粒陈芝麻


失去太多
让我们经久谈论
 
——题记


出走的永远出走,归来的尚无归期
背对一间小黑屋
前额浮上微光

泪水一滑,有了捷径
一回眸
小黑屋就有密密麻麻的小戏迷

有了小戏迷也就有了
更迭的布景
更迭的身世

泪水滑着,记忆的旋梯
天光隐退,幽黯的形势下
小戏迷口齿洁白

这口齿刷着天光的余数
让小黑屋可久坐
可浓缩

门扉不闭的寂静义演
啮齿小鼠可闹心
又骗了时间

20175
 
 
逝物在
 
 
梳头,洗澡
脱落的毛
冲进下水道
 
剪指甲
拌瓜子壳
丢进花钵
 
吃鱼头
崩了半颗板牙
吐进痰盂
 
没有什么根
能吸收它们
土也为难
 
有一天,人成灰
可鉴之物
还是蛮多的
 
2017/9/2
 
 
心气
 
 
实心麻将边
围坐松散的人
 
烟气熏灯
伸过子时的手臂
又被一枚老年斑
悄悄打上
 
他们已无暇顾忌每一寸光
都是耗散
心脏越来越硬
阴部塌缩
 
唯有一个女子
贴在丈夫的背阴
耳垂揉热了太久
她有过紧凑的胴体
 
2017/9/2
 
 
秋日啊
 
——题记:我想听到那人的声音
 
 
秋日啊
趴窗看
山阳迟缓于山阴的秋日啊
人们还在时光中流转
寒凉虽至
在不能探底的天幕
和唯一落日的山坳
大气涡流都是一个假动作
蓝星和草间虫鸣都不会沙化
沉实的木桌继续沿着水平生活
吱吖而不会跺腿
偶尔的灵感青了一块土豆
在储物间冒芽
 
秋日啊
默祷
迟缓于落木的秋日啊
河水沉落还在颈部
想起一个人我就会耳鸣
他一声不吭
一声不吭坐在
一个边地伐木场的木段子上
 
2017/9/17
 
 
母亲扫墓

——致一位诗人的母亲


从未见哪座墓丘
因溃土而改变什么。
墓墙砌得周圆而坚固,
——何须提防它又犯下傻事。

墓草繁茂又凌乱,
匍匐向低矮的墓墙。
母亲撩着耳廓的乱发,
像是自己的秋风不值一提。

她佝偻着——她已背离
严苛的秩序。
墓草繁茂又凌乱,
透支了她的营养。

像讨得寿终正寝的面子,
墓丘讨得一份白霜。
“这枝草乌黑又乌黑,
不可能来自年老母亲们的白头。”*

注:引句出自沃尔特-惠特曼《我自己的歌》,赵萝蕤 译。

2016、10
 
 
会怎样
 
 
一味地会怎样会怎样
像逼着蜜蜂尽快酿出蜜
枯槁的一日游后
蜜蜂的确酿出了蜜
从此再无情绪
走四方都是枯槁的打哪儿来
蜜蜂叮着花蕊的秘密
被强制
叮着打哪儿来
打哪儿来哟蜜渗没渗出
 
蜜没渗出打哪儿来
瓜熟蒂落也就是
不想跟你一样长智齿
会怎样会怎样这不
周而复始了吗
星移斗转
圆得不发黑就发光
 
蜜蜂留下蜜无疾而终
枯槁的一日游后
你不是落蒂
你是梨
你是梨你是枝头椭圆的监狱
在枝条探监时刻
你的智齿你的舌你滑动的喉结
你婉转的气流
打哪儿来哟
噗——吐掉监狱的甜核
 
2017/5/23
 
 
无题
 
 
炼丹炉的紫烟冷不丁
被溶洞猛吸一口
溶洞内褶皱,钟乳是活的
 
炼丹炉的紫烟照常升起
道士下山
道士结交机器人
 
机器人是活的
机器人脑部移植的溶洞
猛吸一口炼丹炉的紫烟
 
苍山滴翠一般
机器人作诗
从前——都这么脑褶皱
 
2017/5/23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