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士师记某章 (阅读357次)



《晴时》
 
 



 
 
雨后晴时
走进临沟那片阴影
风安逸地吹过来
蝉在曲尽时分鸣叫
孩儿们在沟底嬉嚷
这些声音又通通
跟列车的汽笛声
混在一起
传到我耳边
我披着黑衣
站在栅栏内
离我最近的
是棵苦楝树
我一口口水朝它
吐过去
它和它胯下的女贞
都已经结出
累累果实
更矮的地方
葛藤大片
占据于此
几束光滑的铁轨
重新变得空荡
空地上的积水滩
被风吹得皱巴巴
但同样照映出一盏
上好的冷光灯
几条高压线
拴在两座电塔间
光溜溜地
一直吊到沟对面
一眼看过去
上面没站任何东西
连只鸟
都没有
上面追逐的水珠
在昨天夜里起风时
已经夺路而走
不见踪迹
 
                                                    2017/9/20
 
 

 
 
《幼虫》
 
 
 


 
一只通体血红的
微小的蜘蛛
爬上你的床
别怕亲爱的
另一只也爬上
我裤腿甚至
越过裆部
它们应该
来自同一个
蛛网上的巢穴
这个只顾爬
慌不择路的
小家伙
我们没必要
害怕它——
那是在山中小镇
湿度
不断攀升的
秋天某日
时间放慢
百无聊赖
出不出太阳
已经
无所谓
 
                                                    2017/9/20
 

 
 
 
 
《礼物》
 
 
 



 
早晨
往口杯里
倒进一满杯
白花花的热水
见左边杯沿
一只像
隐翅虫的虫子
正仓促逃走
今天
我的嘴唇只接触
右杯沿
喝下去
并没出现什么
异样
来吧
祝我好运
路过杯口的
小东西
会留下
相应的
更小的东西
 
                                                    2017/9/20
 


 
 
 
《袭击》
 
 
 


 
我认识一个老头
是个酒鬼
他私自
开辟了
一座后花园
种上
大朵的红花
专门袭击像我
这样的
非法
忧郁分子
他又一次消失了
两个周
我又对他产生想念
我闯进他的
花园和住所附近
张开全部毛孔
它们会释放一种
盛名已久的气味
混入植物的
气息中
进行还击
不得不说这招
使老头费劲:
除了时间
光线
水份
还有什么东西
非法闯了
进来?
 
 
                                                   2017/9/21
 
 
 
 
 
《毁掉生活》
 
 



 
 
从热水壶倒出热水
再塞上木塞
一些水汽冲出来
(也不是每一次都这样)
这些无聊的家伙
挤过木塞间的缝隙时
发出噗呲的叫嚷
很快泄气
这值得写一首吗?
管它呢我说
几口热水喝下去
一个反嗝
闻到午餐洋火姜的气味
 
                                                    2017/9/21
 
 
 
 
 
 
《重奏》
 
 



 
 
躺在飘窗上
更具体说
是躺在一张铺于
飘窗上的绿色毛毯上
两只脚掌
不停在柔软绿毛上摩挲
比在海边沙堆上摩挲更舒服和随意
零点19,我看了表
至少有三四个声部
在一条声轨上铺进
不算凌晨出发或抵达的货柜车引擎声
和车辆颠簸时金属部件的巨大撞击声
那些天生的音乐家
在家门口昂着头颅
昼伏夜出
不管你听不听都会卖力演出
这样躺着点支烟
听到舒服
绿色软毛丛发出
轻微的沙沙声
又一个重要声部
加入
 
                                                    2017/9/22
 
 
 
 
 
《在楼道》
 
 



 
 
晚上十点
打开门
到楼道抽颗烟
趁房内在烧开水
抽这颗烟
是临睡前的必选
我也会掏出手机
在越来越深的夜里
写上一个分行
冲杯牛奶喝下去
是另一个必选
不喜欢在楼道站着
我也不想一屁股坐在
冰凉的台阶上
那儿没有
事先预备好
一把空椅子
我看见我的
一把高粱苕帚,好吧
我把它放倒在台阶
屁股坐在苕帚把上
很快,把烟灰和烟头
都弹进了
空花盆里
绿植上个月枯死
泥土也干透了
插在花瓶里的
20枝干玫瑰
也被我摆在那里
楼道的窗户开着
吹进来雨夜
清冷的空气
一个异乡人
听见两辆火车
同时到来
如同两匹马
在夜晚会面
各自发出一阵
令人振奋的嘶啸
这一天
正好秋分
 
                                                   2017/9/23
 
 

 
《这场雨要下到十月》





 

去年某时
当时天气怎么样
已经记不清楚
朋友给我一瓶炸辣子
叫我吃
我没吃
一直在搁到现在
一年多过去
它依然没什么变化
瓶盖紧闭
我确信自己永远不会吃它
不会把它抹在
任何雪白的馒头上
现在。包围它的光线
柔和又暗淡
重油密实地裹着
曾被它沸腾后
炸得噼啪乱响的辣子粉
味道根本不会跑了
                                                   2017/9/25
 





《记一条河流》
 






大雨过后
山中一条小河
变成一条中等河流
在持续中等的雨中
洪水猛涨
终于涨成一条大河
它还是走贫穷的小河道
卷着各种物什
兴奋地向下游奔去
现在你见的最多的
是一些圆木、枯枝
在宽大浑浊的河面漂着
木屋和草舍也会漂来
在这类大型漂浮物上
铆钉会把变形的结构
死死别在一起
快看朋友们,一头猪
稳稳站在了上面
它从来没有见过的泽国
竟然是这样
它被这盛大场面裹挟
不由得四腿发软
它就要趴在河面上了
岸边上,一个男人和
一个女人并肩而立
他们很沉默
共同打着一把折断
伞骨的黑伞
对着大河咔咔拍照
还要录像
远远看见它时
最先露出来的
是一脸浑浊澎湃之光
 
                                                    2017/9/25
 





《记一场烟火》






 

阴雨天
下午5点一刻
一场烟火
在黄沟对面的民房群中升空
很快,一朵白烟腾起
不停还有焰火在
这朵白烟内部
尖啸、升空、爆炸
发出闪烁的火光
使它只能继续升腾
使它成为一朵白云
比天空任何云朵都白
它上升,上升
直到最后看上去
跟远山的云海连在一起
再也看不出烟云的差别
它代表的死讯像是
从未发生
我突然想起
一场战争,它最好
就以这种方式宣告结束
就这样结束

 
                                                     2017/9/25





 

《遥祝》




 

我妈带着她老父老母
来到珠江边
80块一张票
登上夜游的轮船
她有些兴奋
对耄耋之年的父母
又做了一件安心的事
作为她儿子
我不喜欢这条江
也从不理会她的要求
我听她在微信群说话
拍了大量照片
却还不会熟练发出来
老人在一旁交谈
睁大渐渐浑浊
更加孤独平静的眼目
无论如何
我为我妈高兴
我想到
要为他们
这个愉快的夜晚庆祝
对着空空的房间
突然一个人
用手指吹出一阵
响亮的马哨

 
                                                     2017/9/25




 

《秋汛时分的午后》






 

从窗户看出去
除了宏大的雨幕
全都是静物
都安静地待在它们自己的位置
户外工种,包括
盖楼的挖地的拆墙的拉线的
全都停了下来
雨水产生四处弥漫的雾气
到了难察其变的地步
但这种情形不会持续太久
到点了
它们会陆续醒来。甚至
慢慢产生激烈的跃动
低洼处的人家
住梁上的小子
都会掀开潮呼呼的被子醒来
动作比晴朗时日
要更加凝滞一些

 
                                                    2017/9/26





 
 
《板栗和毛栗之一》
 




 
九月下旬
树上的刺球被催开
露出饱满果实
山腰上的老妇
来到一棵栗子树下
她一个人
打下一堆板栗
她胸中也明了
毛栗的所在
半天时间
她坐拥两种果子
第二天
趁露水未消
她慢悠悠下山来
你要说她茫然吗?
不茫然




                                           2017/9/26



 
 

《板栗和毛栗之二》





 
 
吃颗板栗
又摸出颗毛栗
比较起来,两种栗子
味都寡淡
或者是
九月雨水太多了吧
还没等罢园
越后面下山的
味越寡淡
 
                                         2017/9/26
 
 
 

《骤然》
 





被困山中小镇
一边沿河川道断了
另一边下山的路已被水毁
出山太难
况且雨也不停
这个时候,鸟鸣也休止
蹄印更加罕见
清溪变成浊水
但是别急,这些东西
会带着新的神奇面目
重新回来
                             

                                        2017/9/27




 

《安澜楼看水》






 

栏杆上的石狮子镇不了水
崖岸上塔楼镇不了水
喜水的野鸭子
现在也不会出现
江面宽阔许多
众水,安静下来吧
显然我这么说
不起什么作用
这无妄的一句
正如江风

 
                                                     2017/9/27
 




《夜月》






 

夜雨收住,钩月短暂出现又匆匆隐匿
外面到处弥漫着雾气。我关上窗
想到云层上方必是一轮不灭的皓月
雨云的遮蔽一下就从胸中抹去
在结雾的窗玻璃上,我写上:
夜月每晚升起,清辉反复拂拭
正是在拂拭它自己
并不是为它所照耀的事物
 
                                                    2017/9/28


 

《风过缝隙》





 

某个声音
从紧闭的窗外传来
如风过缝隙。呜呜地吹响
这种声音低沉,均匀
推开窗户,山野比昨天浑沌
在一块裸露的天台上
一个男人低头推着研磨机
研磨刚浇铸上的混凝土
发出风过缝隙的呜呜声
他按着身体和呼吸的韵律
在上面走走停停

 
                                                     2017/9/29



 

《还乡》







 

谈到凌晨2点
决定好他的未来
我们结成坚固联盟,想这样实现自己的意志
这个世界被卑鄙操纵了太久
我对她说
没人胆敢决定我
但在这个夜晚
我们密谋,反复确认他的去处
轻轻拉动手中的操纵杆
他的灵魂还淌着故乡的血吗?
我问自己。目睹这虚空
他亲手所建的庭院荒芜
在缥缈中徐缓展开
                                                     2017/9/29


 
 

《碗口大的树》






 

一个姓第五的小伙子
摸了摸我脖子
给我的颈椎打了个比方
就好比一棵碗口大的树他说
扳弯它
一松手它就会回过来
你的不是一棵树
是一截枯木
顶着枕骨
轻微的麻木像冬日的溪水
流过整片岩床
手臂被沁凉环绕,比较舒服
                                                     2017/9/29



 
 

《青烟》




 

远远看那青烟,越飘越涣散
地被收拾干净
天空裂开口子绽放出落日的嫣红
把最后一块腌黄瓜吃进去
少量米粥粘在碗里
片刻后,一股青烟
从他口中悠然冒出
                                                     2017/9/29
 


 
 
《孤犬吠夜》
 
 
 
 



月光透过薄云
他在一个匣子里
安然躺下。合上匣门
用手亲自揭下自己的面孔
举起来看
并不能看见自己
他重新把它合上
此时。四野浑然一色
薄云被慢慢掀开
尔后又重新回到
原来的样子
 
                                                   2017/9/30
 
 

 
 
《蜗牛》
 
 
 



 
高过墙头的
枝条、树叶以及树冠
滴着水
在这群散兵占据这面白墙之前
雨水已经不断漫下
细小的瀑流冲刷它们
戴雨具的孩子站在矮墙下
不断发出命令
要求它们全部向上爬
它说完话后
空气没有发生什么变化
但有几只已经探出
躯干和触角
往墙头爬去
 
                                                    2017/10/1
 
 
 
 
《静穆》
 
 



 
 
把水槽收拾干净
带好戒指
干完这些,秋日宁静阴沉的午后
坐在沙发上
加上一件薄衣
想想正在遭遇的
幻景,它们殊难预料
如神的翎羽被点燃。它卷起的火焰
抚过每一片树叶
 
                                                   2017/10/6
 
 

 
《夜幕》
 
 



 
 
夜晚一次散步
闻见干草被点燃的气味
它淹过我头顶
接下来发生的是这样:
低垂的夜幕中
浮现一个人
他在入夜时分静坐于旷野
望远并冥思
但肉体的痛苦不停地打断他
从侧脸看去
他十分平静
只是眼角闪烁着
无法聚拢的光芒
远处倒伏的干草
在空旷中熊熊燃烧
那条长长的火线呈现出
一个漂亮的弧度
 
                                                2017/10/8
 


 
《远山》
 
 



 
 
经常看的那片山我叫它远山
现在。清晨
远山浮起薄尘
灰白的纱幔垂坠
一直延伸到视野的尽头
我坚持那里面
至少有一颗苦心
正发出间奏悠长的跳跃
值得注意的是
它呼吸时
远山也在缓慢起伏
 
                                                  2017/10/9
 
 

 
 
《马哨》
 
 



 
 
十月某个中午
我在房间内无聊地
吹出一阵又一阵嘹亮的马哨
我相信我的邻居们都听见了
他们正干着手头的活儿
这河谷就没有一匹良驹?
我抱怨。阴沉的天空正裂开一道光缝
当我倒头睡下
听见头顶的马场发出轰轰雷动
天人牧养的马群
随时可能跑下来
并不是为了杀伐
我不得不再吹响一次
 
                                                 2017/10/9
 


 
《士师记某章》
 
 




 
 
我情愿被剜掉眼睛
并且。我知道怎么当个瞎子
怎样如盲蛇般窸窸窣窣
滑动身体寻求你
谁知道,信女人和
被人群戏弄哪个更有意思?
一双孩童稚嫩的手
只有它,愿为瞎子引路
你,无尽喧嚣中的一段低语
大概是说
必有风暴吻我的额头
 
                                              2017/10/11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