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 《远方》等6个 (阅读361次)



远方

无须放眼,
只用狂嗅:
凛冽的寒气已带着雪腥,
刺鼻而来!

我那哑巴的灵魂,
我那结茧的柔情,
如何躲开?
如何受用!

不远万里,雪原上的苍凉,
已在清晨就悄悄迁徙,
向着南方——
我蜷藏的热带。

我被冻醒,
重重的喷嚏,
响彻了每一片辽阔的森林。

我憧憬着的远方,
已迁往更遥远的地方。
那里没有雪崩,只有炽情的雪人。

                 2017.10.1.




远游

茫茫大雨已让前途变得
好凶险!但何惧,
但已穿行在天幕下多时。

那非皈依之路,
笨重的双足无须朝圣。
只向着迷蒙的远方
径自张望,低啸。

那些被践踏出的水花有时
美极了!和着泥浆,
溅满了狼狈不堪的裤腿。

像又一次仓皇出逃,
却又并不怎样落魄无助。
心间,茂盛的树冠始终在庇护
无辜的孤儿,无论其身在何处。

                2017.10.7.




火车上的抒情

“呜”——汽笛长鸣,
我们都在远走他乡的路上。

“嗡”——隧道通向未知,
一直疯狂追赶着易逝的光阴。

“嚯”——又是一重山峦,
在拔地而起!甚至毫无先兆。

“咦”——目光尽际处,
那峡谷中树影凄迷,莫非有雨?

“哇”——还隐约有民谣,
钻出层层浓雾,轻拂过耳畔。

“喔”——原来是旧梦,
在车窗前萦旋着,一路跟随。

“啊”——如在随风而行,
我们已飘过今生,悄悄回到前世。

                2017.10.9.




大风歌

秋日在枝头摇曳。
剧烈的颤栗,来自每一丛叶片。
或有人从天而降,
跌入了神界?或有人蓦然醒来,
静静咆哮,却早已面目模糊。

骤寒扫荡了一切——
街道、橱窗,以及镜子里伶仃的影子。
竟无人敢去诅咒,
都只用头巾包裹好自己,一丝不露。
世界乍然变得乖顺,在凛凛秋潮前。

                  2017.10.11.




漫走古宅

雨下了一夜,还在下。
砖瓦间渐透出潮润的呼吸,
一张一翕。每一座房檐下,
历史都曾在此驻留、歇息。

并无游人。我是惟一访客,
散漫如游魂,却也恭谨,
膜拜着窗棂上的一寸寸尘土。
古人的家宅,我不速而至。

杏花也即是请柬吧。后院中,
秋色已酝酿好更大的芳菲。
园林空旷,轻烟起自湖面,
迷蒙了半醉半醒的眼睛。

再无处逡巡了——小亭袅娜,
宛似执伞的丽人,诱人小憩。
只片刻,雨花就更其绚烂了,
正好回旋于回廊,踱它几步。

偏偏,还有侧门隐绰在一旁,
不时召引着。我微露惊疑,
却已置身向淅沥的往事。
影壁一再拦住我孤冷背影。

没有一座庭院,属于我;
而所有高墙上青灰的色彩,
都追随我。仿佛是一种礼遇,
更胜于雕梁画栋,更具拙朴之美。

               2017.10.11.




古村行

曾为古堡,如今
它的腰间已系上了新绸。
又来了许许多多
陌生的头颅,在窥看
一条条蜿蜒了数代的老街。
而流言仍如荒草般
不知枯朽,疯狂地
蔓生在古槐四周,
幻化为独特的乡俗。

古庙躲过了浩劫,
尚还香火旺盛。佛像前
有人偷偷许愿,只盼
感应天地——多少老人为此
痴守了一生的风月。
不少手艺失传了,
恍若毁弃的残垣
不复存留,斑斑血泪因此
凿刻进了每一道车辙。

所有战争都已作古,
在无比平和的宅篱边,
连犬吠也绝无敌意。
人群不必再躲入
暗沉的地道,以抵御
世间莫名的侵扰。
反而,却以平淡的生活
迎候着一双双猎奇的眼睛——
于此,瞳光中再无城市的硝烟。

             2017.10.12.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8年12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