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今天的先生们(10首) (阅读656次)






今天的先生们(10首)
 
 
 
 
非亚
 
 
 
 
 
 
《时间》
 
时间过得真快啊,我转眼就要从婴儿变成了老头
时间过得很快呀,上午转瞬就变成了下午
白变成了黑,黑又变成了白
阳光刚刚离去,月亮就推门进来
星星干脆自己挂到了屋檐
时间,时间,一大群鸟儿在黄昏的空气中叫
很快啊很快啊
很快啊
它们飞到河边的芦苇丛
然后又向一株大树
飞起
翅膀像闪电,迅疾而有力
时间太快了太快了,拉都拉不住
一个老太太看着年轻时的照片在镜子前
发呆,当年的美变成了一张纸
记忆合上,又打开
时间,时间
另一个老人在床铺上默默念着
牙齿几乎掉光,皮肤皱巴巴没有
一点光泽
他好像看见死神
从天花板掠走了一列
火车
 
2017,8,17
 
 
 
 
《芭蕉林上方的月亮》
 
月亮看起来没有什么决心
照亮这个黑色素过于稠密的夜晚
 
芭蕉林领会了它的心意
有气无力
不再长出任何一片新的叶子
 
路边的银行培训中心大门紧闭
看不到一个青年学员
 
石头砌起的挡土墙之上
有一家“致青春”的本地菜馆
 
我想象有一天呼唤几个写诗的朋友
在哪里喝一次大酒
 
结束了一次散步之后
一个女人用铁桶里的水浇灌新长出的青菜
 
我作为居住在新兴村附近的一个居民
向暗淡的月亮打了两声招呼
 
2017,9,10
 
 
 
 
《今天的先生们》
 
他搂着一只猫
 
他低着头,搂着一根电线杆
 
他的嘴唇吻着另一个嘴唇
 
他光着膀子,面前是一块大玻璃
 
他站着高楼上面的黑暗,穿一件体恤
 
他独自一大口吞掉月亮
 
他带着自己那对翅膀,走过红灯闪耀的十字路口
 
他卡在一扇窗口,半截身体露在
外面
 
他堵塞在一根救命的管道
拉不上来
 
他悬挂在树上,像一只蝙蝠
 
他进入一扇门,前面又冲进来一扇门
 
他喝着饮料,笑笑
笑笑
 
他制造一片云,手指上的烟雾!
 
他搂着一个女孩
干杯,干杯
 
他把自己变成一张卡片,极其薄那种
 
他追击着自己,一直到围墙
和疯人院
 
2017, 8,29
 
 
 
 
《我手中的地图》
 
有海岸线。有陆地的轮廓。有纵横交错的街道。
有火车站。指北针和比例尺。
有铁路。港湾。码头。索引和标注。
有河流。山脉。峡谷和一块平原。
有湖泊。池塘。城堡。
和飞机场。
有阳光照耀的草地。也有阴影连绵的森林。
有环形广场。巷子。街头空地和菜市。
有市政厅。住宅区和富人区。
有大学城。幼儿园。中学和一座监狱。
有高等法院。屠宰场和花园。
有奥林匹克公园。
和一座足球俱乐部的体育场。有狂欢的摇滚酒吧。
路边咖啡店。旅馆。
和一座医院。
有警察局。汽车4S店。
和加油站。
我从另一个城市过来,翻看手上的一份地图
抽着烟,歪着脑袋
看着街上的一切
我享受陌生游客
在这个地方的一切待遇
类似一条鱼
游进了这片水域。类似一只蜂鸟
或海鸥。
飞入了这里的天空。
 
2017,8,15
 
 
 
 
《给肖旻》
 
回忆又一次顽固地钻了进来,拉开门
掀开悬挂的门帘
突然地站在我的面前
回忆,在那个傍晚
是一个从外地意外过来的朋友
站在我的饭桌前
来得正好啊,我打开酒
拿出碗筷
招呼他坐下,在窄小的单身宿舍
在一根日光灯下
把一桌子菜
干掉
那是冬天,我的朋友意外地从外地过来
没有打任何的招呼,像一阵风
突然出现在门口
哦,这有什么要紧
有什么要紧
我们快乐地在哪里讨论写作,哲学,讨论诗歌
窗口外面,我的衣服悬挂在一根铁丝上
被风慢慢吹干
而被明亮驱赶到外面的黑暗
站在楼道外面
一直在哪里,听我们的谈话
从房间传出来的
谈话
 
2017,9,17
 
 
 
 
《傍晚的一次散步》
 
他拎着一袋菜市场买回去的东西
走上一段台阶
 
她跟在一个女人后面
肩膀扛着一根竹竿
 
他穿着一件橘红色的马甲
摸另一个橘红色女马甲的手腕
 
她站在路口那里张望
另一个女人也一起张望
 
她从马路横穿过来,在栏杆边
看另一个女人用树枝
燃起大火
 
他撩着肚皮,在人行道
露出困倦和疲惫
 
他骑着电动车,快速穿过一截向上的斜坡
 
他在房屋面前弄她的铝合金
她则在空地搬那些铁枝
 
他拉着一条狗
绕过一棵树和一堆草
 
他穿着一条短裤
蓝色运动上衣
路过一个有大幅壁画的红色幼儿园
 
2017,9,10
 
 
 
 
《房子》
 
城市有各式各样的房子。酒店用来接待客人
图书馆用来寻找知识
博物馆探寻古老的气息,法院用来寻求公平和正义
美术馆用来突破想象
餐厅用来品尝美食,咖啡馆用来聊天
酒吧用来听民谣和爵士乐
办公楼用来写字
做各种商务
活动
屠宰场用来宰杀一头猪或者一头牛
菜市场用来生活
会展中心用来跨国贸易
邮局用来寄信件,银行用来存取现金
学校用来教育下一代
监狱则用来囚禁暴徒和犯罪分子
车站用来运送旅客,仓库则用来储存货物
大量的住宅用来安顿家庭
单身男女或离异者
超市用来购买
欲望
美容院用来年轻
小卖部用来购买烟酒
养老院用来延长衰老的时间
医院则用来诞生
或者抢救死亡
而我一直想建造一个窄小的房间
它坚固结实
用来安置动荡的心灵
 
2017,8,6
 
 
 
 
《我照片中的陌生人》
 
你闯进我的镜头,被我
拍到
你是谁,我并不认识你
一切只是一个偶然,你大大咧咧
穿一件蓝色衣服
看了看我,然后瞬间
又从我的面前
消失
 
还有很多,一个一个
全是陌生人
他们在大街走动
在我的镜头里,哦,不
在我电脑的照片里
我不会去了解他是谁,会干什么
来自哪一个省
下一步去哪
是离开这个城市,还是去找他的女友
和情人
约一个朋友去酒吧
喝两杯
或者只是站在江边,一个人看对面的高楼
 
哦,他们只是偶然出现在我的镜头
甚至没意识到
已成为照片的一部分
即使看到我举起相机,他们似乎也不介意
最多只是扭头
躲开
或者笑一笑,他们不会和我打任何的招呼
根本就不会
我们只是,交叉而过的一些点
我生命中的流星
转眼消失在街道,人群
和夜空
之中
 
2017,8,3
 


 

《今天》
 
今天没有人过来爱我
因为我既不
有趣
也不如一只公鸡漂亮
引人注
 
在夜深人静的时刻
唯一爱我
是一台电风扇吹过来的风
以及从
天花板降落到头顶的
光线
一根
 
2017,8,29
 
 

 
 
《致每一天的人们》
 
每天人们总是很忙碌,出去上班
开车,或骑电单车
穿过一条隧道。右转弯
再右转弯
在民族大道就稍微加快速度,他们密集在南湖路口
等一个红绿灯。警察在那里
注视着路况的变化
云朵淡淡的。太阳此时,正照耀在琅东高高的天空
 
也有一些人不用上班
他们退休,或离职在家,一早起来
出去锻炼
到河边和公园
他们压腿,弯腰,快步走或者
慢跑
太阳,也同样穿过树枝,扔掉阴影
照耀他们
 
还有一些
呆在各式各样的房间,在校园,银行,医院
菜市场和监狱
他们是各种不同的人,求学,存钱,
治疗身体
购买新鲜的食品,囚禁肮脏的灵魂
 
我呢,我也是他们中的一员
在匆匆上班的路上
我总是迟到
我,没有特别的激动,也没有特别的悲哀
我开着车,穿过茶花园路
到达了伟业小区
到了傍晚,太阳转到了另一个方向
人们从办公楼出来
看到满世界充满了它赋予的光彩
而悄悄从地平线爬过来的夜色
会抓住一个一个回家的人
和他们一起,挽着
他们的手
喜悦地,又一次上电梯
穿过每个单元的
楼道
 
2017,9,25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0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