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白龟湖》《与罗羽寒露晤面》 (阅读206次)



《白龟湖》
 ——和罗羽、欧阳关雪
 
 
我们遇见了满身小口袋的栾树,
栾树遇见了自己满身的小灯笼。
嫁接完的月季,变成了树。
观鸟亭外,是芦苇泛黄的潮水,
天上,有个透明的巨大鱼缸,
罩住了这片滚动苇絮的野地。
刺桐被看成千金藤,
我们被看成欧丁香,
魔法一样的世界,
在野外变成唐代的天空。
菊花绿苞鼓出白光,
水杉用细小的叶子游泳,
枯荷水珠,光线闪耀虚无,
蔷薇果在岸上羞涩着静止,
野鸭在荷叶上漫步,巡查着秋池的王国。
没有丑陋的植物,只有丑陋的灵魂。
一路都是少女样的栾树。
矮地柏清香为高士,
水下野草翻卷出马鬃。
踩着枫叶,看着鸢尾花
听到泥土的沉默。
水杉的绿手垂钓着云南歌手的歌唱,
木槿花铺垫着长路,
奢侈如密林,狂野如夹竹桃的毒。
我们用手弹拨着泉水的火炬柏,
它们翻转身体,落下雨的泪滴。
大榆树摇摆着愉悦,
守着公共秩序,与这个世界若即若离。
 
              2017.10.5
 
 
 
《与罗羽寒露晤面》
 
与罗羽约在湛河旧书市,
那里也是花鸟市、宠物市,
喧闹着鸟鸣,花朵和人声。
我像一个无声物,随意走在人群中,
我分开人海,一个腰间系着毛衣的
中年人,绿衣绿裤,像粗壮榆树
站在旧书摊前,我拍打他的后背
发出一个同类到来的微弱信号,
他转身,我把几个香蕉提起,
他摇头,旧书的魅力胜过金黄的果实。
我翻开《地理辞典》,他淘来的宝贝
藏有“天然桥”“头盔风”,一个个
点燃惊喜的词,世界,急切需要
一次全新的发现和考古。我又打开
846页的《汪精卫国民政府成立》,
一块黑色封面的纸质砖头,
1984版,一万八千册,内部发行,
意味着某种先天热闹的终止,
每个政权,乖乖听从沦陷般的支配。
不受指挥,最失败的辞藻飘荡在
汪政权的南京上空,而旗上黄飘带,
已被石头城升起的通缉名单,撕去。
这时,厨房中的罗羽把花生、烧鸡、
辣椒摆上,我的目光还在周佛海、
影佐祯昭、今井武夫的回忆里跳跃,
过去的功罪与今日地位,正打开
会谈般的空气,从一个祸水的小门
游移向一个另行定制的,彼岸的荒凉。
 
                 2017.10.8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2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