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诗人专栏

管理入口

作者信箱 留言板







◎ 2017.9诗歌 (阅读270次)



君儿2017年9月诗37首
 
 
《伊译沙写》
 
 
2010年衡山诗会后
写的《困惑》一诗
2016年飞越中国海
赴韩国首尔时
首次被伊沙订货
并现场获得他
同样飞越中国海
带到首尔的书法作品
泰戈尔的
“泥土受到侮辱
却回报以她的鲜花”
我穿着鲜花的裙子
原来全是为了获得
这份荣耀
 
 
 
 
《灿烂之夜》
 
 
来描述一下
我的床头
《解深密经》趴在利德治疗仪上
《王阳明全集》和《新世纪诗报》摞在一起
右手边《唐诗鉴赏辞典》
翻到刘禹锡《平蔡州三首》
“忽惊元和十二载
重见天宝承平时”
还是挺让人感动和振奋的
印度室利阿罗频多著的
《薄伽梵歌论》
看得似懂非懂
主要是徐梵澄先生的译文
用的是半文半白语
电线,眼镜,枕头,插头
落发,衣服
半生寂寞皆为书
床头最灿烂的声音是
签字笔划着笔记本的唰唰声
和窗外的深秋之雨
步调相同
 
 
《老同学》
 
 
毕业30年
同学要二度聚会了
有经营正能量研究中心的
有政府的局长,处长和科长的
有经商的,有教学的
有搞语言研究的
有信基督的
有写写旅行散文的
有卖音像制品的
没有人对诗歌置过一词
所以我也就敬谢不往

 
 
 
《危机》
 
我看到老榆树
就要掀开上面的屋子
 
 
 
《农村老人自杀风》
 
 
据载
70岁以上
生活不能自理
经济条件差
子女生活比较困难
得了无法治愈的疾病
满足以上几个条件
老人自杀就是
“明智的选择”
看到这条消息
想起一部日本电影
《樽山节考》
母亲为了减轻儿子的负担
自己用石臼把门牙敲掉
这样就能有资格
让儿子背上山
喂鹰
 
 
 
《闺蜜》
 
 
君子兰生出女儿了
青青地,挨在她的身旁
 
 
 
《秋分》
 
 
我问电脑
世上有多少种鸟
多少种鱼
 
它说鸟有9000种
鱼有2万种
 
我问电脑
电钻是不是你的兄弟
 
 
 
《你说》
 
 
辞了工作
像大姑一样
到世界各地
去旅游吧
 
 
 
 
《亲自己》
 
 
先生说
我不是他的
亲老婆
因一点也不会疼爱
是,我把全部的爱
给了儿子
我对自己其实也并不
怎么爱护
我想告诉他我
其实也不是一个
亲自己
 
 
 
《珠宝大厦》
 
 
有一座高出
周边所有楼的
巨高的高楼在往云里盖
雾霾的时候
根本看不到它的顶
有时甚至整座楼都看不见
我也说不上
它有几百米
一次从重庆坐飞机回来
我一眼认出了它
认出了它
也就到了家
 
 
 
《种族歧视关》
 
 
在罗马海关
胡桐晓递上护照
海关工作人员打开来
翻到“CHINA”一页
于是,喜剧出现
他停下工作
玩起手机
看一眼胡桐晓
玩一下手机
看一眼胡桐晓
玩一下手机
2分钟后
见胡桐晓平静地站在那里
没有催促,乞怜,央告
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玩弄手机
最后他只好拿起图章
不情愿地盖在
护照上
 
 
 
《武装》
 
 
每天
早上
都会与钱
哦不
是武器
相撞
这个街面
有这么多
银行
押运人员
不再是过去的
镖师
光有一身
功夫
他们手中
还有黑洞洞的
枪口
指着路人
潜藏不露的
那并不纯洁的
思想
 
 
 
《带两把伞静坐》
 
 
 
每天都能看见这个女人
在政府门前的隔离线边静坐
自带板凳和遮阳伞
今天看到她竟带了两把伞
向阳的那把缠着巨大的黑色塑料袋
她自制的加封强化层
真是一个爱美的女人
 
 
 
《人间》
 
 
撒谎者手里捧着一本
《说话的艺术》
 
一根细细的白毛飞过眼前
我与它也有过前世的密约?
 
铁路边长着一丛丛野生向日葵
金黄的小脸托起无人的铁轨
 
一个外国酒吧
也打出了核心价值观广告
 
因为目的地不是自己喜欢的
所以看杨树哗哗鼓掌也没有高兴起来
 
只要还与一棵绿树在一起
希望就能继续长大成人
 
一段历史不敢面对
只好去反复排演另一段
 
但愿你们所有的鬼祟
只是因为贪钱
 
不看电视
你避开了多少灾难
 
幸福有一面
绿树天空和瓦舍的窗子
 
 
 
 
《星星的孩子》
 
 
超市一楼
一直有一个智障儿
在四处活动
不知是谁家的孩子
也不知他夜夜都去哪里
经常光着膀子
有时帮助推推购物车
有时盯着自己的衣服看
有时就是单纯地笑着
他的年龄也许并不小了
10多年时光
购物者一个个老了
独有他还是一副不老的
孩子的脸庞
 
 
 
《金银花》
 
 
就要开学
胡桐晓一连气
嘱咐我几件事
一根雪茄要分三次抽
记得去中医那扎针灸
治好颈椎和腰疼
过马路看车
做事不要太性急
今天,他给我沏了一壶
金银花茶
我给他用此煮水
所以他知道
金银花能去火
消炎
 
 
 
 
《投掷灵魂》
 
 
胡桐晓有时很失望
妈妈怎么这么傻
理解不了他看的动画片
日本人设计的剧情
男女互换了灵魂
投放进对方的身体
 
 
 
《胡桐晓的梦》
 
 
像一部精彩神奇的魔幻大片
他还那么年轻
不像我,再悱恻的梦
都隔着一层淡淡的帘幕
 
 
《到政府上班》
 
 
第一天
发现梧桐树上
两个巨大的鸟巢
未见到鸟
 
 
《沥青蝴蝶》
 
 
一只黄背黑点的蝴蝶
停在一小块干沥青上
沥青太尖
它每一次向山顶的冲击
都跌了下来
绕了一圈又一圈
它忽闪着翅膀
最后,终于停在一小处
沥青高峰上,这次
它像一个披着斗篷的英雄
过午的太阳
晒着楼顶,晒着沥青
也晒着黄斗篷的
蝴蝶英雄
 
 
《观音塑》
 
 
 
每当路过这座雕塑
都会想起一个出租车师傅
学汉语言的我言之凿凿
说它像冲天的钻头
师傅拉着我到一个特别的距离
叫:“现在再看”
哦,真如他说
一个栩栩如生的观音
戴着他的璎珞天冠
立在繁华的十字路口
车往右拐上另一条相连的马路
开到一个特别的距离
师傅又喊:“现在再看”
这次是另一个角度的观音
戴着他的璎珞天冠
庄严地望着远处的渤海
或者其实是更远处的
南海
 
 
 
《祈祷辞》
 
 
 
上帝
让我爱上
这洒扫庭除
一日三餐吧
把生虫的枸杞放在木托盘里晾晒
把玉米渣煮成粥
把鸡蛋打在瓷碗里加水炖成蛋羹
把肉放进高压锅
凭我的双手
我的心
让生病的亲人康复
阿门
 
 
 
《梦》
 
 
梦里又是爬山
或上或下
一个长镜头特别清晰
藤条弥漫
乱石突兀
从不走山道
好像根本也没去想
这个问题
 
 
 
 
《果子未熟》
 
 
 
在网上
买云南野生香蕉
下了单
交了钱
好几天没消息
我问在线客服
怎么回事
她说果子还没熟
等熟了就
给您发货
 
 
 
 
《迷情天空》
 
 
多年以后
我也许会思念一面
满是绿叶的窗口
最上面的一部分
是早上的天空
 
 
 
 
《歇在自己的船》
 
 
低头看自己
小腹突起处
无数的主管精神
意志的细胞
可以爬上岸来
暂时从浮沉的海中
觅得片刻休息
 
 
 
《一个没有菜谱就不会做饭的人
也活了下来并学会了写诗》
 
 
在菜谱上写下
一首诗
整个做饭的过程
变得比平日轻松
 
 
《2017,花钱如流水》
 
 
照顾两个病人
荣誉前所未有
艰辛也是
 
我没有疯
算不上颓废
 
只是偶尔,清晨睁开眼睛
不免黯然神伤
用手指敲敲自己的脑门
 
 
 
《它们史》
 
 
设想一下
十年,或者二十年后
它们中的一个佼佼者
续写自己的家族史
某年某月某日
事前,没有任何征兆
它们的家族
老老少少几代
被突然喷洒一种难闻的液体
又被一种外观像一个小房子的
纸板屋粘住
然后翻箱倒柜
人类把它们的老巢一个个清理
灭我爷娘
踏我儿孙
更可气的是人类用的是传染药
一人被喷淋
全家死光
“人类的罪行
真是罄竹难书”
它在结尾已变得
慷慨激昂
 
 
 
 
《突然想起一个城市》
 
 
它是经济开放发达之地
这个谁都知道
也是年轻诗人选择跳楼的地方
这个知道的人恐怕只限于特定的圈子
 
 
 
《知道你在就已满足》
 
 
我承认
很多时候
我都没有专注于诗
煮药
做饭
收拾屋子
看几页小说
敲稿件
上厕所
行在路上
也只见到了树和
尘雾
穿梭往来的
快递车
 
 
 
《命运》
 
 
有时,会想想命运这东西
弟媳妇出车祸时想过
儿子生病中想过
妈妈在老家摔断腿后想过
今天,只是吃了一枚火龙果
也莫名其妙想了一下
 
 
 
《拍蚊子拍掉了自己的眼镜》
 
 
 
看着它
载歌载舞
飞在灯泡照耀着的
天地之大美
或宇宙之空
 
 
 
《签名售书》
 
我让儿子
开个微店
卖我的诗集
儿子不太愿意
又费事又不嫌钱
我说妈妈可以签名
签名你懂吗
“我知道
歌星影星们都这么干”
 
 
《资本主义撕下了
温情脉脉的面纱》
 
记得上高中政治课
书上有一句
资本主义撕下了
温情脉脉的面纱
后来生活越积越多
迎面碰上的某些人
某些事,使我脑海里
一次次闪回这句话
生活它一次次撕下
温情脉脉的面纱
 
 
 
《先锋楼》
 
尘雾里的高楼
尘雾里的冬青树
一座工厂拆走了
新的钢筋水泥和玻璃幕墙
马上填满了空地
空地上又长满了一群崭新的
先锋楼
 
 
《小筑》
 
 
一个店面
唤作古筝小筑
好像在别的地方
也看到过这个“小筑”
多有意思
不是建筑,不是砌筑
垒筑,夯筑,浇筑
而仅仅是小筑


返回专栏   


© 诗生活网独立制作  版权所有 2004年5月